日子一天天過去, 很快的新學期也開始了.升上大三,大家的課業都不輕,幾乎每天都有六

課.所以只能利用週末假日再和對方的工作人員籌劃一切事宜。包括每個環節的安排

以及小隊長帶隊的訓練.當然'土風舞'的練習也是不可省略的.彷彿有做不完的事;大到訂

遊覽車.小到美工刀要由誰負責帶.而我;顧人怨值星官,只要把額外的作‘教土風舞’做好

即可,其他一切的事情彷彿都和我無關似的,我只要精神上支持大家,偶爾在一旁說說:

苦啦!你們好強啊!等等很欠揍的場面話,然後在被揍之前逃離現場可以了!

其實值星官的工作就是在露營那兩天負責管理秩序,像軍中的''黑臉班長''必須從頭到尾

著一臉,不能隨便和同學或學弟妹們說笑,直到整個活動結束.所以這個擺明了失去交

友機會的工作當然沒人要做。不過對我而言倒是無所謂,因為自己早已經習慣站在圈

外面忙來忙去,只要在要的時候能及時走進那個圈圈給予幫助就可以了。

 

很快的,終於到了露營當天.按照計畫,一大早十幾個工作人員就領著一百多個系上的新

人從中壢搭了早班火車到台北和S大的同學們會合.然後再改搭他們所訂的遊覽車

營區.當我們一路浩浩蕩蕩地穿過台北車站及忠孝西路,到達約好的集合地點時,他

整好隊;坐在階梯上等我們了!遠遠望去,那十幾個學會的工作人員並沒有像上次都穿著一

的淺綠色polo衫,不過好像每個人的身上都繫著一條紅色大方巾. 有的綁在髮上;有的當

成領巾;的綁在手臂或手腕,有的甚至綁在大腿上,形成一種怪異;有趣的象.我想,這大概

是為了便讓新生辨認出學姊的方吧?迎著風,紅紅的方巾飄揚著,點綴在一百多名的

新生之間像閃著紅光的星星,果然醒目。

隊伍由齊哥帶頭,小強押後.身為值星官的我不能混入人群中打屁,只好跟著小強,慢慢的

隊伍的最後面.到集合地點後隨便找一個無人的落站著,沒事人似的看著他們幫新生

點名,編排隊伍。一邊確認著是否帶齊了所有的用品,一邊整理歸類。一群人忙的不可開

交。想到自己竟然這悠閒的在一旁發呆,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

正發著呆,在人群裡突然看見暑假時到C大開會卻先離開的工作人員之一;是長髮的那個.

裡拿著一疊紙,低頭信步往我這兒走來.她真的很高,至少有170吧? 襯衫,牛仔褲,

髮這次沒有被紮成辮子,只是自然的垂放在背後,隨著腳步輕輕飄著.那條識別長方

隨意的塞在腰際但也不唐突,不願讓她發現我一個人站在這兒的狀,下意識的緊

背後的牆壁;別過頭,希望她能就這麼走過去別看到我。低著頭看著她一步一步進入我

線又一步一步的遠離,突然來了一陣風,那條被她隨意塞在腰際的長方巾緩緩飄落在

的眼前.反射性的拾起方巾,我叫了她一聲:「同學,你的東西掉了!」 

聽到我的聲音,她停下腳步,轉過身接著我遞給她的方巾後緩緩抬起頭,淺淺的笑著.溫暖的

眼神彷彿只為我而存在的溫度,散發著柔柔的光暈.與四目相對的剎那間彷彿被定住了似

的,連呼吸都掉了一拍.

「謝謝.你也是C大的工作人員吧!」她用手朝人群指了指又說, 「大家都在那邊集合了,

過去嗎?」

從她的話裡可以知道她對我是陌生的.不過面對整個暑假都沒參加籌備活動的我;以及不

需要練習土風舞的她,這種反應本來就是正常的.只是不知怎麼的,我心裡竟有那麼一絲

的失望飄過.

「 我是值星官.到營區前不能和新生見面交談.」我笑著回答,試著表現的自然一點.

她皺了皺眉,給我一個感到困惑的表情後仍笑著對我點點頭,又繼續往堆放行李的那一頭

走去.看著她不的表情,突然有股想跟她解釋的衝動,希望能多留她一會,多說幾句話.

裡開始不安的猜想著她倒底是行政是活動總幹事呢?軒哥喜歡的人會不會真的是她呢?

'' 一起露營兩天,到最後總會知道的吧?!'' 壓下自己有點混亂的思緒;還有不知道為了

麼加快的心跳;看著她漸遠的背影一邊跟自己保證著. 

好不容易大家終於準備就緒,設備和行李也都一一上車了,200多個同學們分別上了四輛

大巴士,朝目的地出發. 在搖晃著往山上前進的車上,雙方的工作人員為確保這兩個多月

來付出的努力不會白費,而且能得到最大的成效,也緊緊把握這最後的一個多小時,將

有的行程和目流程都再做次確認,覺得一切都沒問題後,車子也到達目的地了!

 

大家都不是第一次來坪林,加上上個週末雙方的主辦人員都有再來勘查過一次環境,所以

一到營區後便極有效率的開始分工.放李後小隊長開始整隊.負責文書的也架好桌子;

小黑板.攤開一疊疊的名冊,畫紙和活動用的書.頓時系辦的混亂桌面竟然在山林裡重現,

真是令人備感親切!站在一旁專心注意小隊長整隊進度以備隨時開始''上工''的然聽

到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是她;剛剛在台北集合處曾和我交談過的那個長髮生,循著聲

音,視線也被拉了過去.隔著幾個工作人員的距離,我看到她拿著名單問齊哥:

「你們那邊的工作人員裏是不是有一個叫''林子勻''的女生沒來啊?我要安排晚上的帳棚.」

我用眼尾餘光瞄了一眼笑的賊兮兮的齊哥,不自在的拉了拉身上印了值星官三個字的''紅

帶''.

「喔,林子勻是男生啦!他是值星官,就在那邊.」 齊哥朝我一指,「千萬別讓他睡女生帳棚,

便他了.」

只見那女孩轉過來對我不好意思的笑著點點頭,眼神除了有一絲訝異和抱歉之外一樣帶

幾許熟悉溫度;暖暖的.而略小的臉似乎也蒙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雖然說自己的名字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當成女生了,但是每當大家在知道'林子勻'是個身高

180的高大男生時那種不搭的感覺總會更加強幾分,算是雙重驚嚇吧?模模糊糊的只覺得

自己因為這種情況加深她心中對我的印象好像沒什麼好值得高興的,隱約中也感到了幾

的不自在.這種帶著期待卻又令人不安而心跳加快的緊張感一陣陣向我襲來.

明知道根本不需要在意她的感覺;卻又忍不住望向她的背影,彷彿在等待她跟自己說

些什麼話似的,傻傻的看了幾秒才轉過頭來繼續專心聽小隊長在說些什麼.           

隊伍整理好後,所有的工作人員排成一列,向兩百多個新鮮人自我介紹,我終於知道原來

行政是那一個嬌小的女生,叫林誼璇.而那位長髮的女生則是活動總幹事.突然想起上次

開會時引起熱烈討論,最後決定要由她負責的夜遊,不知道究竟會以何種方式呈現呢?看

溫和的模樣,該不會只是單純的繞著營區散步走一圈吧?想到這兒竟忘了自己的'身分'

不自覺笑了出來,對了;她叫姜宇風.

工作人員都自我介紹完後,終於輪到我這個"大黑臉''上台給所有的小菜鳥來個下馬威.列

出所有不做的事及一定要遵守的規定,像在對新兵作訓練一樣,嚴格要求學員做到遵守

服從我的每一口令.一付欠扁的模樣,在這種歡樂的場合,真是沒人緣到極點了!

誰叫自己整個暑假都沒幫什麼忙,還臣服於''大帥哥才能接這個工作 ''的迷湯;以致接了這

個任務.雖然平常的我一點也不會在意在活動中當個顧人怨的值星官,但不知怎的這次我

卻有點後悔.

一如往常的站在講台上當個襯職的值星官罵著小菜鳥,心裡卻不斷的擔心著,這樣的我應

該不討人喜歡吧?不過除此之外,很高興一切都按計畫進行得非常順利.很快的就到了營

火晚會的節目.除了有東哥和齊哥準備的爆笑短劇,以及S大學姊們的熱舞帶動跳外,每個

隊也都利用晚餐前後的些許時間準備了精采的表演.整個過程算是非常緊湊有趣的. 

大家都玩的很開心,整個晚上笑聲不斷.在營火晚會結束的時後,軒哥和齊哥用默劇的方

式演了一齣撲朔迷離的兇殺案短劇當題目,然後就開始了壓軸的夜遊.

每一小隊在隊長的帶領下,照著指示的路線去五個關卡;依各關主所給的線索,找出那齣無

頭短劇的答案.過程聽來簡單,但聽說每個關卡的關主(S大的工作人員)為了配合''夜遊''

這個主題,都設計了有點靈異的內容.因為負責人姜宇風故意只設計了大綱以及方向,好讓

各關的關主都能有自己發揮的空間,所以聽說有關主躱在陰暗樹叢裡,讓新生不見其人

只聞其聲的恐怖山洞;有自備水晶球加蠟燭,配上詭異音樂當背景的算命女郎;更有當你

一走進廢棄屋時就會從屋頂掉下一個人的驚人機關...而據說;最後這一關這還是姜宇風

堅持一定要準備並且和工作人員一起到現場佈置完成的……

沒想到當初怕由我們負責會太恐怖,如今讓S大的女生設計還不是一樣很驚悚? !不過

的基本原則,不就是以嚇到人為目的的嗎?!只是這和我心裡原本預期的''純散步''相差太

多了!

負責夜遊的五組工作人員沒等營火晚會結束就提早出發到每個關卡定點現場,然後就待

兒等待小菜鳥的來臨.每一由一位C大的的男生搭配一位S大的女關主.軒哥因爲

和齊哥演出夜遊的題目劇,所以不能''保護''他心儀的對象,錯失大好機會!!而東哥

頂著自是夜遊老鳥外加團康王的名號爭取到和對方的活動總幹事:姜宇風;一起守終點,

收取每一小隊的答案,並在結束後負責整隊回營區的任務.當然這些誰配誰的過程都是我

工作人員精心安排的,S大的工作人員完全不知道 !! 

整個夜遊過程都還算順利,只除了有個S大的新生在第一關就被藏在樹叢裡的''人聲''嚇哭,

好說歹說都不願再繼續往前走;只好讓她先回營區休息外.所有的隊伍都順利完成了夜遊.

也將答案交給打分數姜宇風.

第一天的活動終於在凌晨一點左右結束,幾乎所有的人也都回到自己的帳棚休息,當然總

會有幾個興過度睡不著的新生留在空地上開心的聚在一起聊天.工作人員在巡了一圈

營區之後又去開會討論第二天的行程,直到快三點才睡.而六點不到,又被那群整

聊天唱歌到天亮的人給吵醒了!我們這些工作人員只能認命的起''床''梳洗.然後又遊魂似

的回到會議桌旁吃起早餐.耳邊不時傳來搭在臨時辦公室旁的女生帳棚內發出的陣

哀嚎聲;

''到底是哪些人阿? 整晚不睡覺,真的吵死人了啦 ! ''

''對呀,讓我知道是誰的話;今天一定找機會整他們! ''

''唉哟,我的眼睛張不開啦!都黏住了! ''

‘‘我的頭痛得快爆炸了!’’

'' 我才慘咧;全身酸痛完全動不了了!這這根本不是床吧? 也太硬了! ''

'' 欸!你們不要吵啦 , 我還想再睡啦...''

 ..................................

我們坐在帳棚旁的簡陋會議處,一邊聽著抱怨;一邊忍著笑出聲來的衝動,悠悠的看著說

不來還想再睡的女生們一個一個慢慢''爬''出了帳棚。大夥本來還在猜會會有''睡

''可看,沒想到每個人都是穿著和昨天一樣的衣服,真是頗令人失望~

嘴巴吃著早餐,耳朵聽著軒哥和齊哥閑聊,眼睛卻不自覺的找''那個''高高的身影.但是卻

一直沒有看見.

''你的林誼璇好像還沒起床, 要不要去叫她啊?'' 齊哥用手軸推了軒哥一把.軒哥瞅了一

眼齊哥,沒說麼,但臉上的笑卻是甜蜜的.沒過幾秒帳棚裡突然又傳來說話聲.....

''我真的起不來耶,全身都好痛啊!''是林誼璇的聲音,''你拉我一下啦! ''

原來裡面還不只一個人,那應該就是''她''了吧?

「 謝謝喔!我們等一下再出去好不好,反正現在廁所一定滿滿的人,去了也沒位子. 」

「 嗯 ,好吧.」 輕輕飄入耳朵裡的果然是姜宇風的聲音.我,齊哥,和軒哥三人視而笑,

只覺得這兩個女生還挺聰明的.不想讓一會兒走出帳棚的''她''覺得尷尬,我背過身,忍

那份想看著她的情緒,襯著一林子的混亂; 靜靜的吃完早餐.

過了大約20分鐘,所有的人終於都''恢復正常''且''精神奕奕 ''的在會議桌旁集合就定

位.我,也準備好迎接當''黑臉''的第二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