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林我是第一次來,但是雙方的主辦人員在上個週末已經先來勘查過了,所以一到營區 

後便極有效率的開始分工.放李,小隊長開始整隊.負責文書的也架好桌子;小黑板,

攤開一疊疊的畫紙和活動用的書.頓時系辦的混亂桌面竟在山林裡重現.專心注意小隊

長整隊進度以備隨時開始''上工''的我,忽然聽到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是她;剛剛在台

北集合處曾和我交談過的那個長髮女生,循著聲音,視線也被拉了過去.隔著幾個工作人

員的距離,我看到她拿著名單問齊哥:

「你們那邊的工作人員是不是有一個叫 ''林子勻 '' 的女生沒來啊?我要安排帳棚.」

我用餘光瞄了一眼笑的賊兮兮的齊哥,不自在的拉了拉身上印了值星官三個字的''紅

綵帶 '' .

「喔,林子勻是男生啦!他是值星官,就在那邊.」 齊哥朝我一指,「千萬別讓他睡女生帳棚,

太便他了.」

只見那女孩不好意思的笑著對我點點頭,眼神帶著一絲訝異和抱歉之外還帶著幾許的

溫度;暖暖的.略小的臉似乎也蒙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我的名字被當成是女生已經不是第一了,只是每當大家在知道'林子勻 '是個身高180

的高大男生時,總會覺得有點訝異,算是雙重驚嚇吧?模模糊糊的只覺得自己因為這種方

法而加深她心中對我的印象好像沒什麼值得高興的,隱約中也感到幾許的不妥.這種帶

著期待卻又令人不安而心跳加快的緊張感一陣陣向我襲來.明知道根本不需要太在意她

的感覺;卻又忍不住望向她的背影,彷彿在等待她跟自己說些什麼話似的,傻傻的看了幾

秒才轉過頭來專心聽小隊長在說些什麼.           

隊伍整理好後,所有的工作人員排成一列,向兩百多個新鮮人自我介紹,我終於知道原來

行政是那一個嬌小的女生,叫林尹秀.而那位長髮的女生則是活動總幹事.突然想起上次

開會時引起熱烈討論,最後決定要由她負責的夜遊,不知道會以何種方式呈現?看她溫和

的樣子,該不會只是單純的散散步繞著營區走一圈吧??想到這兒竟忘了自己的 ''身分''

不自覺笑了出來,對了;她叫姜宇風.

 

工作人員都自我介紹完後, 便輪到我這個"大黑臉 ''上台給所有的小菜鳥來個下馬威.

所有不做的事及一定要遵守的規定,像在對新兵作訓練一樣,嚴格要求學員做到

遵守服從我的每一口令.一付欠扁的模樣,在這種歡樂的場合,真是沒人緣到極點了!

誰叫自己整個暑假都沒幫什麼忙,還臣服於''大帥哥才能接這個工作 ''的迷湯以致接了

這個任務.雖然平常的我一點也不會在意在活動中當個顧人怨的值星官,但這次我是真

的有點不自在了.雖然我一如往常的罵著小菜鳥,心裡卻不斷的擔心著,這樣的我;應該

不討人喜歡吧?不過除此之外,很高興一切都按計畫進行得非常順利.很快的就到了營

火晚會的節目.除了有東哥和齊哥準備的爆笑短劇,以及S大學姊們的勁歌熱舞外,每個

小隊也都利用晚餐前後的些許時間準備了精采的表演.整個過程算是非常緊湊有趣的. 

大家都玩的很開心,整個晚上笑聲不斷.在營火晚會結束的時後,軒哥和齊哥用默劇的

方式演了一齣撲朔迷離的兇殺案短劇當題目,然後就開始了壓軸的夜遊.

每一小隊在隊長的帶領下,照著指示的路線去五個關卡;依各關主所給的線索,找出那

齣無厘頭短劇的答案.過程聽來簡單,但聽說每個關卡的關主(S大的工作人員)為了配

合''夜遊''這個主題,都設計了有點靈異的內容.因為負責人姜宇風只設計了大綱以及方

向,讓各關的關主都能有自己發揮的空間.所以聽說有躱在陰暗樹叢中不見其人只聞其

聲的恐怖山洞;有自備水晶球加蠟燭,配上詭異音樂當背景的算命女郎;更有當你一走

進廢棄屋時就會從屋頂掉下一個人的驚人機關...而據說;最後這一關這還是姜宇風

堅持一定要準備的……

沒想到當初怕由我們負責會太恐怖,如今讓S大的女生設計還不是一樣很驚悚? !不過

基本原則,不就是以嚇到人為目的的嗎?!只是,和我心裡原本預期的''純散步''也

實在相差太多了!!

負責夜遊的工作人員沒等營火晚會結束早早就出發到每個定點去佈置現場,然後就待

在那兒等待小菜鳥的來臨.每一由一位C大的的男生搭配S大的女關主.軒哥因爲

和齊哥演題目劇,所以不能''保護''他心儀的對象,錯失大好機會!!而東哥則頂著自

是夜遊老鳥外加團康王的名號爭取去陪對方的活動總幹事:姜宇風,守在終點,收取

每一小隊的答案.並在結束後負責整隊回營區.當然這些誰配誰的過程都是我方工作人

員精心安排的,S大的工作人員完全不知道 !! 

整個遊戲過程都還算順利,除了有個S大的新生在第一關就被藏在樹叢裡的''人聲''嚇

哭,好說歹說都不願再繼續往前走;只好帶她先回營區休息外.所有的隊伍都順利完成

了夜遊.也將答案交給打分數姜宇風.

第一天的活動在凌晨一點結束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帳棚睡覺,當然總會有幾

個興過度睡不著的新生留在空地上開心的聚在一起聊天.工作人員在巡了一圈營區

之後又去開會討論第二天的行程,直到快三點才睡.而六點不到,又被那群整沒睡唱

歌到天亮的人給吵醒了!我們這幾個人認命的起''床''梳洗.遊魂似的回到會議桌旁,開

吃起早餐.卻不時聽到搭在臨時辦公室旁的女生帳棚內發出的陣陣哀嚎聲;

'' 到底是哪些人阿? 整晚不睡覺,真的吵死人了啦 ! ''

'' 對呀,讓我知道是誰的話;今天一定找機會整死他們! ''

''唉哟,我的眼睛張不開啦!都黏住了! ''

'' 我才慘咧; 這個是什麼床啊 ? 太硬了! 我全身痠痛; 累死了! ''

'' 你們不要吵啦 , 我還想再睡啦...''

 ..................................

我們幾個先起來的男生坐在帳棚旁的簡陋會議處,一邊聽著抱怨;一邊忍著笑出聲來的

衝動 看著說起不來;還想再睡的女生們最後還是一個一個慢慢''爬''出了帳棚.大夥本來

還在猜會會有''睡衣美人''出現.沒想到每個人都是穿著和昨天一樣的衣服,能怪

們''想太多''吧!?嘴巴吃著早餐,耳朵聽著軒哥和齊哥閑聊,眼睛卻不自覺的找''那個''

高高的身影.但是卻沒發現.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