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林尹秀好像還沒起床, 要不要去叫她啊?''齊哥推了軒哥一把.軒哥愀了一眼齊哥,

沒說麼,但臉上的笑卻是甜蜜的.沒過幾秒帳棚裡突然又傳來說話聲.....

''我真的起不來耶,全身都好痛啊!''是林尹秀的聲音,''你拉我一下啦! ''

原來裡面還不只一個人,那應該就是''她''吧?

「 謝謝喔!我們等一下再出去啦,反正現在廁所一定滿滿的人,去了也
沒位子. 」

「 嗯 ,好吧.」 輕輕飄入耳朵裡的果然是姜宇風的聲音.我,齊哥,和軒
哥三人視而笑,

只覺得這兩個女生還挺聰明的.不想讓一會兒走出帳棚的''她''覺得尷尬,我被過身,忍

那份想看著她的情緒,靜靜的吃完早餐.

過了大約20分鐘,所有的人終於都''恢復正常''且''精神奕奕 ''的在會議桌旁集合就定

位.我,也準備好迎接當''黑臉''的第二天.


第二天早上的節目是''闖關'',一共有十個關卡.所以除了我和美工小偉之外,每
個工作

人員自負責一關,男生們都自動的往遠處走; 把靠近營區的場地讓給S大的女生. 

而離我最近的剛好是林尹秀和姜宇風負責的關卡.不必守關卡也暫時不需盯著新生管

秩序的我陪著美工小偉在營本部閒聊.斜坐在沒人擠的長板凳上,吹著涼涼的山風發呆.

廣闊的營區裡不時傳來同學們的笑聲甚或歡呼聲,呆望著前方;讓視線越過林尹秀守的

一站,緩緩的;帶著遲疑的,落在姜宇風的身上.不想讓自己和別人一樣隨便對一個陌

生女子著迷,卻無法克制的只想看著她.穿過人群,從細細的縫裡靜靜的看著她.

看著她清晰地向每一個小隊解釋遊戲規則,帶著微笑地鼓勵學弟妹們再試一下.遇到好

的事總是笑彎了腰,而在她笑彎了腰的同時,微捲的長髮便灑滿全身;在她直起身來

時又會乖乖的回到那略為單薄的背上.好幾次笑得蹲在地上起不了身,就乾脆席地而坐;

毫不扭捏.學弟妹們耍賴要求放水送分時,她也會大方的答應.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

在C大校園內,記憶中和我錯身而過的姜宇風臉上彷彿帶著讓人有距離感的表情,那個

她和眼前的她溫度上的落差真的很大啊!心裡突然想起東哥也要''訂''下她的事情,不知

怎地;直覺告訴自己:應該希望不大吧? 嘴角抑制不住的微上揚.....


'' 值星官怎麼可以偷笑!''原來是齊哥先回來了,一邊說著一邊在我的
邊坐了下來 .

'' 怎麼?看到什麼好笑的,分享一下嗎! ''

'' 沒什麼啦!''我將上揚的嘴角拉回原位.

''這次的活動應該算是成功的吧!本來還怕台北的女生太嬌;可能會很慘.沒
想到他們還

害;各種人才都有,而且又放的開,真是不容易.當然;''齊哥又補了一句,''和我們的陣

容比起來,還差那麼一點點啦! ''

正在趕工寫得獎名單和獎狀的小偉也說:''沒錯沒錯!現在就等下午頒獎典禮完後的那場

<水球戰>結束;然後就可以回家睡覺了!我真的快累死了 ! ''

'' 水球大戰?''我有點驚訝.''你們也太狠了點 !S大的人都不知道吧?!''肯定是的,因為連

我都不知了........         

''當然不知道囉!女生是不會同意這種野蠻遊戲的.不過;''齊哥笑的很曖昧,兩眼都瞇成

條縫了.''這是咱們C大的傳統嗎!不玩不行的! ''

''不是C大, 是慈暉社! '' 小偉補充.

身為慈暉社的老鳥當然知道水球的危險姓,因為我可是這次活動中最沒人緣的''值星官''

啊!到時候不被砸成''水''人,我看學弟妹們是不會罷休的!!

闖關遊戲慢慢的都結束了.所有的關主都把成績拿過來由齊哥和姜宇風統計.再聽取各

長的意見選出各具代表性的選項.比如:大膽王;大胃王;搞笑王;最佳表演....等等.

大家嘴巴不停的說,小偉和S大的美工則手不停的寫上名字,再加上插畫,做成一張張的

獎狀.不一於大功告成,放飯去了!這天中午是由同學們自己烤肉,再加上營區老闆

煮好的每組一大上頭浮滿菜蟲的青菜魚丸湯.真是夠營養的了!不過每一組仍然是喝

鍋底朝天!只能說大夥兒的適應力超強,而且年輕就是本錢!

下午兩點準時舉辦頒獎和結束典禮.沒想到我還得了一個<酷哥獎>.大概是給我忍了兩

面無表情的獎勵吧!?

東哥和好幾位同學連午飯都沒吃就悄悄的躱到廁所去裝水球.不過這個秘密籌劃的''水

球活動''終究還是被S大的工作人員發現.有人找來了沒什麼幫助的雨傘;有的顧不得節

目還沒結束就跑到老遠的地方躲起來.而姜宇風也不知去哪找到雨衣,早就穿上,

邊還繼續節目的進行.現場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

根據官方統計;據說一共準備了數百顆的水球.好幾個人提著整桶水球,一副準備大幹

場的樣子.而S大的小隊長也趁亂搶走了好幾桶的水球.

就在值星官--也就是我啦---向大家報告活動已全部進行完畢,謝謝大家
的同時,水球

從四面八方出現,場面亂至極點,只知道自己沒幾下就全身都溼透了.而軒哥則很酷

的乾脆坐大石頭上任人宰割.東哥拿著整桶水球,專挑可愛的小學妹下手.一點

也不心軟.齊哥倒是早已失跡.穿著雨衣的姜宇風遠遠的躲在樹林外,卻又不停的

笑著.而聽說林尹秀在很久躲進廁所後就沒再出現了………………….

經過大約10分鐘的混亂後,終於把水球用完了.所有的人都慢慢的從各個角落走回來,

身的水.連穿著雨衣的姜宇風以及躲在廁所的林尹秀也不例外.歷時兩天的迎新

露營就這樂;成功;而且還濕答答的結束了!

所有的人;包括學弟妹們;都互相幫忙,快速的拾好帶來的東西,搬上路旁等待

的"公車".帶著不捨的心情,踏上歸途.

回程途中,像重播似的大家興奮的說著這兩天所發生的一些趣事.而我也終於可以不必

再板著臉;並且脫下值星官的紅彩帶自在的和大了.幾個總幹事們開始分''財產''

把各自從學校帶來的用品拿回自己的箱子.笑聲中突然發現姜宇風拿著用公費買,但是

發完的獎品;一大盒巧克力,和一些餅乾等等,一一打開準備請車上的人吃.看她抱著

裝了糖果的箱子一笑著說多拿一點,搖晃晃的往前走.明明內心是期待著能與

她有所接觸,能有機會和她說說話,但是當她走到我的面前時,我竟不敢直視她那雙有著

柔柔光暈的眼睛.

「我們學校的人都以為名單上的林子勻是女生呢!沒想到竟然是最酷的星官,真的是

思.」姜宇風輕輕的說著,還帶著淺淺的笑,長長的髮絲一邊塞在耳後;一邊垂落

臉頰.第一次這麼近看她,帶著笑意的雙眼;不是特別的大,卻讓我無法輕易
移開自己鼓

勇氣才與她相對的雙眼,迎上她的視線,我呆了兩秒,腦中一片空白;只除了她那輕輕

的臉. 

「多拿一點, 有好多!」 看我沒有動作,她把手中的盒子舉到我的胸前,還鼓勵似的輕輕

的點點頭.

「謝謝.」 這是我唯一不需思考就能自然說出的一句話.拿了一顆亮晶晶的紅色巧克
力糖,

看著她一位同學走去;一股強烈的失落感湧上心頭,想到自己怎麼連和她自在的

閒聊都沒辦法,真是沮喪.直覺得自己就像個大白痴!說不定她會以為我很介意被錯認成

女生;甚至在生氣呢?!

自責之餘突然被自己的反應嚇一跳.我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她的想法,又為什麼會有這麼

強烈的失落感呢?這些反應都太不像我了.是因為一向能吸引女生目光的眼中就

如同一般人,完全顯示不出一點特別,而一向不將視線停留在女生身我,在遇見她之

後卻無法轉移自己的目光嗎?

順著山路,車子蜿蜒而下,不久就到了解散地:台北車站附近的公保大樓.大夥兒序下

車,不斷的和學弟妹們互相揮手說著: 「掰掰,學校見.」 一邊還交代著:路上小心!」

人群終於漸漸的散了,S大的學姊們也送走了學弟妹.林尹秀和會長王莉雲走過來向軒哥

大家說:「再見,謝謝大家的合作幫忙!」

跟在她們身後的姜宇風也笑著朝我們揮揮手,然後;她們也消失在眼前了. 

「她們;就這樣走啦?」小強有點不可置信的說. 

「真是的, 至少也一起吃個晚餐再解散嗎!」東哥附議. 

齊哥瞄了軒哥一眼. 

「沒關係,我有林尹秀的電話,我們約好改天要一起出去玩.」軒哥一
臉無所謂的子. 

「什麼嗎! 每個工作人員的電話我也都有阿!只是,就是怪怪的嗎!好像今天說了再見,就

會再見了似的…」一向陽光的齊哥難得的說了句灰色的話,但也說出了我內心的感覺.

是啊,心裡有股彷彿不會再見了似的哀傷與不捨竄流著.

不能怎麼辦,目送她們離去直至完全消失的背影;我們這群流了一堆汗,沒洗澡 還玩了

水球大戰的臭男生只好悻悻然的回中壢.決定先好好的大睡一覺,然後再繼續過平凡的,

麼有趣的每一天……

 

                                                          第一章完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