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學唸的雖然不是男子學院,但是卻是和尚科系,系上僅有幾個號稱略勝於''男人婆''的

女同學.雖不甚差;但是和台北的英文系女生比起來~就是少了那麼一點說不上來的感

覺~這是小強的說法. 

這次的活動,也只有軒哥和小強似乎找到了''歸宿''.看他們春風得意的樣子,彷彿在向

大家宣告 :我有女朋友囉!不過付出的代價是高額的電話費以及每個週末都得''服役''

似的去台北站崗的結果.此外還必須小心翼翼,喜怒哀樂不形於色的忍著內心的狂喜. 

避免落個''重色輕友''的臭名,被單身的同學們批鬥!

東哥就有點慘了.雖然一開始就''很用力''的宣佈自己要去追姜宇風,但在活動結束後, 

卻連給對方打電話的勇氣也沒有.倒是齊哥從一開始就因為負責和對方聯繫活動的關

係必須常常見面或打電話聯絡,所以現在活動雖然已經結束了;可是他和林尹秀還有姜

宇風也都成了朋友.偶爾還會打電話聊聊天或通個信什麼的.齊哥一向是個好相處的人,

講義氣.對朋友的要求也很少拒絕,那張長的像某流行歌星的臉上總是帶著微笑. 雖然

帶起團康來很放的開,但是私底下有點害羞的個性反而讓女生們對他很容易產生好感;

而且不會有防衛心,自然而然的和大家當然都變成了朋友.

至於我;一向不屑這種交友方式的人,又怎麼能洩露出內心真正的感覺呢?背負著''百毒

侵的聖人''的包袱, 我無法向任何人提起自己從露營回來後, 腦子裡便不斷的浮現

一個女孩的影像,那女孩有張不帶任何目的;輕鬆笑著的臉,還有一頭總是會隨著腳步

輕飄動的微長髮,慧詰的眼神還淡淡閃著溫柔的光暈……

幸好大家都捨不得讓那段短暫又快樂,且意猶未盡的友誼就這麼消失結束.於是在過了

2個星期之後,雙方決定舉辦一個''慶功會''.地點在S大校園.說好聽點是不好意思麻煩

她們到中壢來,事實上是怕她們嫌路途遙遠而拒辦此活動! 巧的是我們在這次活動中並

未拍下任何照片,而她們則請了攝影社的同學負責拍照.所以藉故要看看活動的照片,順

便再和那群一起辦活動的夥伴聚聚!!

通常這種''活動後的活動''我是不會參加的.但這回按捺不住心裡的問號,急於想確定倒

底是因為''她''的不在意自己,才讓我有了那份失落感;亦或是''她''真的吸引了自己的目

光,讓我甘願追隨.再加上真的很想再看看真實的她,不只是在腦海裡搜尋著記憶中的影

像,所以當齊哥問我去不去的時後, 便一口答應了. 

參加的人只限學會的工作人員和小隊長.所以S大的同學向學校借了一間較大的空教室

當場所.她們細心的用露營時的照片作成海報貼滿了牆壁;把場地佈置的非常熱鬧.而且

還準備了點心和飲料.大家一進教室大門只見亮片紙花從天而降,驚喜之餘;也嚇了一跳,

小強還因為笑的太開心''吃''了滿嘴的亮粉!!牆上的黑板也寫著斗大幾個字< 歡迎C大

帥哥 >,真是客氣有禮極了!!

雙方會長簡短致詞,互相客套了幾句後便先自由行動.等其他幾個還在上課的同學過來

才開始團康.小強一溜煙就離開教室找他的短髮小學妹去了!一晃眼,軒哥和林尹秀當

然也不見了.不過我一心想再看一次的姜宇風卻一直沒出現.

壓抑著失望心情的我看著同學們三三兩兩在聊天,無事可做,只好真的去看看貼在牆上

的活動照片.仔細的端詳,照的還真不錯,生動有趣;各種糗態姿勢都有,不愧是攝影社的

同學拍的.但是大多是學弟妹們活動時的照片,工作人員只佔了一小部分,全被放到同一

張海報裡.也許是因為''工作中''的關係,幾乎每個人都張大了嘴,而我則被拍到了正在對

新生訓話中,幸好只是看起來嚴肅了點,還不算差. 

而這裡頭最酷的照片應該是軒哥坐在石頭上被丟水球的那一張吧!?因為儘管水球從四

面八方飛來,他的臉上卻還帶著自在的笑呢!

我''用力''快速的搜尋著''她''的蹤跡.一共只有兩張.一張是在營本部和工作人員吃烤

配''菜蟲湯''時照的.照片裡每個人都高舉著碗;面向鏡頭,她笑的很開心.另一張則是第

二天早上她當關主時和某小隊的合照.她半蹲著,歪著頭,淺淺的笑著…………

「找到自己沒? 」

像被抓到正在做壞事的小孩似的,我嚇了一跳;但仍神色鎮定的轉過頭來.原來是齊哥. 

「找到了啊.」 我指了指齊哥的照片.「你看你,真是誇張!」相片裡的齊哥可能是在演短劇

吧;小鳥依人似的靠在東哥身邊; 臉上還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們太過分了吧!怎麼可以放這張,我應該有和本人一樣帥的照片才對啊!」 

我給了他一個白眼. 

「對了,有沒有興趣參加一天一夜的旅行?」 齊哥特意壓低聲音,彷彿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緊靠著我說.突然莫名的心跳加速,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是這樣啦:那個軒哥要約林尹秀去玩,結果她就說想去鹿港玩,但是……」

「不會是指名要我陪吧?我可是很貴的!」 直覺上這事應該和姜宇風有關;為了掩飾內心

的激動,我故意耍冷. 

「貴個屁啦!」 齊哥又笑咪了眼,其實他也是很帥氣的.「是林尹秀說如果姜宇風要去,她

才要去啦!」

那三個字,終於出現了.千里迢迢 (有點誇張)來到 S大,為的不就是那三個字嗎?

「但是軒哥不好意思享齊人之福,就說找我一起去,可是這樣又好像變成兩對;我也不好

意思.所以我立刻想到找你這個''百毒不侵''的聖人一起去!怎麼樣,可以嗎?」

又是那句''百毒不侵'',如果身高172的矮小籃球高手齊哥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的話,他

該會當場跳起來給我蓋一個大火鍋吧 ?!

「看看是什麼時候,時間可以的話,就一起去吧!」 沒什麼特別的語氣,淡淡的回答了齊哥

的話,其實心中早已決定:排除萬難,風雨無阻!

「你知道嗎:姜宇風也有條件呢!」 齊哥邊說邊拉著我往樓下走,這校園對他而言似乎挺

熟的. 

「是嗎?什麼條件?」 我不太相信像她那樣和氣的人會想刁難軒哥,不過若真是這樣,那麼

這些日子以來盤據心頭的影像應該也會就此慢慢消退吧?也好;這樣也好.我有點難過的

安慰著自己.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