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如果我們找東哥去的話,她就不去了!」 齊哥還沒說完就笑了出來,而我也忍不住

開了,原來如此. 

「聽說是夜遊的時候,陪她守終點的東哥;一直要說鬼故事給她聽.沒想到她雖然設計了

恐怖的夜遊行程,但是卻最討厭聽鬼故事,還一直''很用力''的跟東哥說 <你如果說了,我

就真的生氣喔!>夠丟臉了吧!真是弄巧成拙. 」 

突然想到今天因為家裡有事回新竹去沒辦法來的東哥,如果他知道了有這麼回事,不知

會有什麼反應?不過至少他的確成功的讓姜宇風對自己印像深刻!想起和東哥一起守終

點,還差點被迫聽鬼故事的她,竟微微感到不捨與心疼.

一路走過中庭,來到他們系學會後面的空地;還真是個隱密的地方.到了那裏只見軒哥笑

嘻嘻的站在林尹秀的旁邊,而姜宇風斜倚著牆站在另一旁.長長的頭髮綁成了高高的馬

尾,看起來很有精神.那對原本帶著距離感的眼睛,在看到我們的時候,多了幾許的笑意.

而我也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對那應該是陌生的面容感到無法形容的親切,有著彷彿已

認識多年般的熟稔.這兩個星期來不斷縈繞在腦海裡彷彿虛幻般的影像終於實體化了.

齊哥指指我說,「他是林子勻,記得嗎?」 

姜宇風揚起眼神對我點點頭; 笑了一下.從她的眼神,分辨不出是否對我有特別印像.說

話的是林尹秀.

「你知道嗎?這次活動回來,我們好多學妹都在暗戀你呢!和你說話得小心點,不然會被

學妹抗議的!」

我不置可否的笑著.「沒那麼誇張吧.」

「真的!不過還有一個和你同分的,就是方禹齊.所以這次可是''偷偷的''出去玩,不可以讓

其他人知道,」林尹秀又補充說道;「否則我們兩個一定會被罵個臭頭!」

林尹秀說得激動,彷彿這次的出遊是個不可洩密的''間諜行動''似的.看著她那可愛又豐

富的表情,也難怪軒哥會喜歡她.姜宇風一派悠閒的站在一旁,好像在聽著別人的事情似

的,對她而言,也許只是單純的陪林尹秀出遊而已吧!?

「那麼就說定了下星期六晚上在中壢車站集合,坐夜車下去.星期天晚上就回台北.」林尹

繼續說明計畫,一旁的軒哥只是笑嘻嘻的猛點頭,平常的那股男子氣慨全沒了…………

「到時候的行程就交給我們來安排,不用擔心.」齊哥說;「我們有幾個住彰化的同學可以

提供''休息站 ''和免費晚餐.」

「好阿, 那就這樣囉. 你們趕快回去教室吧!免得被發現我們''假公濟私''.」 林尹秀催著

大夥兒離開,好像真的是什麼秘密行動似的.

「那你們不回去嗎?」 齊哥問. 

「我待會就去,不過宇風今天社團有事,所以她不會過去了.」 林尹秀左手勾著姜宇風,右

手甩呀甩的領著大家往外走.

「你是什麼社團啊?」 軒哥難得好奇. 

「話劇社.今天下午要決定演出角色名單,我一定得出席,所以不能去參加慶功宴了.」 

姜宇風說的鬆,我們三個卻聽的瞪大了眼,這聽起來不太像一般的社團工作. 

「她是導演加編劇當然得到,也只有她最清楚什麼樣的人適合什麼樣的角色囉!」林尹秀

加了注釋.我們連嘴巴都張開了!導演加編劇;這不是社會人士的工作嗎?! 

「她現在是偷跑出來一下下, 馬上就要回去了. 」

「我要去社團了.」 姜宇風指了指一旁的教室,裡面站了許多人;彷彿都在自言自語般的

著空氣說些什麼, 有的還做著誇張的手勢.我想,可能正在練習吧? 

「星期六見囉!」 姜宇風和我們揮揮手, 「拜拜!」

看著她半跑著進入社團的背影 , 長長的馬尾晃出一個可愛的弧形, 我這才發現她穿了

短褲;運動鞋.就像個長很高的小孩.雖然對她的認識只多了那麼一點點,但仍有不虛此

行的感覺;因為雖然只是多那麼一點點,雖然只是多看了她那麼一會兒,卻已然足夠讓我

確定自己真的已經被她引,無條件的,對她臣服.

「你們先回去吧,我拿了書包就過去.」 林尹秀說完也走向另一間教室.而我們三人也慢

慢走回辦慶功會的地方. 

雖然這次來 S大無法和姜宇風有什麼進一步的交流 ,甚至連話都沒說上一句!但意外的

能夠參週六的小小旅行倒可算是真正的收穫.即使到時後只能在一旁看著她也無所謂

吧.就算只是旁陪著,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幸福,嗯,一種有著安全感的幸福.

回到會場後和齊哥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腦袋已無法正常運作,之後又發生了什麼事;大

家又玩了些什麼團康遊戲,也不復記憶.只一直不斷回想著那閃在陽光下的淺淺笑容,還

有晃出可愛弧形的長長馬尾.還有,還有因為看到我們而浮現的幾許笑意……於是,帶著

那份記憶和大夥回到學校, 開始等待; 等待可以再度見到她那天的來臨.

 

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期待某一個日子的到來了. 雖然說穿了也只不過是陪玩,但在心

裡頭卻不知所以的那麼一絲絲莫名的興奮.彷彿有意外中的好事會降臨似的偷偷期

待著!好不容易終於等到星期六,心不在的上完最後一堂課,便打算躲回宿舍邊聽音

樂邊做報告.玩是很重要,但玩完後有作業可以交出去更是身為一個學生的基本條件!

無論報告做的如何………

只是事與願違.連準備的動作都還沒做好,我的好鄰居兼死黨:阿信(何信文)就來敲門

閒聊.

阿信是土木系的,也是同社團的;和我住在同一棟樓裏.曾經和齊哥同時
一個別

系但也是同社團的女孩.不過那個女孩最後選擇了阿信;哥當然也很有風度的退出,

而且和阿信仍保持是好朋友的關係.這好像就是''慈暉人''不需明言的''社訓''!愛情放兩

旁,朋友擺中間!!

和阿信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吃晚飯的時間也到了.兩人又一起出去吃晚餐.路上;我

順便告訴他,明天一整天不在,別來找我,要記得去吃飯.沒說太多細節只說了要和班上

同學去鹿港玩.不以告的原因實是骨子裡的臭脾氣在作怪.因為一向不怎

麼熱衷''聯誼''的我實在意思啟口,就怕被糗;雖然我知道阿信不是那種人. 

吃完晚飯回到宿舍已經快七點了.繼續下午未完的工作.心想;做多少算多少吧!

齊哥來了電話,要我去他的宿舍打發時間.等時間到了好一起出發.掛了電話拿起準備

好的包包就往齊哥宿舍前進.我住的地方是公寓式的小套房,而齊哥則是和7,8 個

一起合租整棟的別墅.缺點是沒什麼真正的隱私,但優點是有客廳,廚房,而且常常成為

同學們的集合地點.幾乎天都高朋滿座,熱鬧得很!不過,這也是大多時間喜歡獨處

的我所無法忍受的,但是個性開朗的''陽光男孩''齊哥;倒是住得如魚得水.一踏進齊

宿舍,軒哥已經坐在電視前和其他人激動的討論電影劇情了.探頭一看,原來是已經重

N次的 '' 警察故事 '' .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