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已經看過 N次了嗎?」 我在已經塞了不少人的客廳找了個位子坐下. 

「所以我們在找裡面的破綻啊!」 軒哥答得理所當然.

是啊 ,一群年輕人在一起總是很容易快樂的.就算看的是老電影也無所謂.大伙兒

方法讓自己免於無聊.看完電影,齊哥拿出撲克牌,一群人又玩起''大老二''來.記得剛

進大學時,每天去社團的目的之一就是和同學玩大老二,當時還戲稱撲克牌是''鎮社之

寶'',要進社團得會玩大老二才行,而每玩必輸的人就要在下一次的活動中當''值星官''!

過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瘋狂了,因為升上大三後不少人著打工或交男女朋友,

以不知不覺減少了混社團的時間.不過雖然很久沒玩,大家的可沒退步:仍是殺得

天暗地,不分輊.直到快10點了我們三人才出發前往火車站和林誼璇她們會合.而我

原本忘了緊張的情緒又因為期待那個 ''人'' 的到來心跳又加速起來.

站在車站出口等著陸續走出來的人群,不一會兒就看到她們臉上掛著笑容,一前一後

走過來.大家彼此點頭笑笑,有種不甚熟悉的尷尬感流竄著.沒多說些什麼,五人集合後

就直接走進車站大廳去確認時間班次,也順便先買好車票.那是天晚上最後一班開

往高雄的普通車,開車時間11:55.看看手錶才10:40,大家只好決定去車站對面的速

食店吃點東西順便打發時間. 

雖然距離上次露營已經過了三個星期,但五個人的話題還是繞迎新露營轉.經典

的水球大戰時,齊哥還特別糗著林誼璇說:「我現在還是覺得你躲到女生廁所去是個不錯

的點子, 只是很可惜還是被發現了! 」 

「本來就應該是很棒的點子啊!我以為男生不會去女生廁所,所以就想說待在裡面等大家

的水球都丟完了再出來一定沒問題的.」身材嬌小的林誼璇看出不出是個大胃王,點了個

餐,慢慢但不停的吃著;一托盤的食物轉眼已經消失了一大半!

「真的是算你倒楣,遇到我們這群不達目的絕不停止的戰士!」齊哥歪著頭笑的很賊的說. 

「對呀!不知道是哪個無恥的男生;竟然敢跑進女生廁所,而且還把水球往每一間廁所裡

面丟,真的了!」看林誼璇說得那麼激動,我想當時的她應該是嚇了一''大''跳,而

且還很氣吧?

不過當腦海裡浮現一個秀氣乾淨的女生,被掉落馬桶中的水球彈出的水花濺濕一身的

樣時我也忍不住笑了.

沒錯;真的是挺噁心的!!

「別笑我了!你們那天還不是把夜遊的題目演錯了!」 林誼璇指指軒哥和齊哥,一邊把

漢堡塞進嘴裡.

「真的嗎?」 軒哥張大他的小眼睛問姜宇風. 

「對阿,最後還把當謎題的甘蔗吃掉,」姜宇風笑著說: 「劇情變了,線索也被吃掉了,五個

關卡所給的提示全部都搭不上;害我只好亂打一通分數.」

聽完姜宇風的話,只見軒哥和齊哥立刻互推是對方把甘蔗吃掉的,大夥又是一陣笑. 

五個人開心的聊著,聊完露營開始聊學校功課.一邊埋怨著自己的科系有多難念;一邊說

著對方的功課一定很輕鬆,短短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搭車的時間也到了.穿過馬路走回

車站,沒想到映入眼簾的竟是滿山滿谷的人在等這末班車.五人十目相望,一副已有打算

站到彰化的決心似的對著彼此苦笑了一下.

果不其然;火車進站後不但沒什麼人下車,而且車廂內早已站了不少人,夥是被人群擠

上車的.軒哥護著林誼璇一路往車廂內挺進;可能是想找個較舒適的位子讓她''站''吧?

我們三人卻被卡在車門旁動彈不得,只好就這麼站在原地,搖搖晃晃的出發了!

三個人雖然被卡在車門旁,吹著涼涼的風感覺也還不錯.至少精神上是舒爽的.我們天南

北的閒聊,言談之中發現姜宇風也算是個開朗的女生,思路靈活,許多事情不需多做解

釋她就能了解.不管我和齊哥說些什麼她都能很快進入狀況;適當的表現出她的智慧;但

是遇到她不懂的事情也豪不扭捏的承認;笑著聽我們兩''熱心''的對她解釋,有時也會

們看到她的傻氣.不作做的,天真的傻氣.

她不必告訴我們曾看過多少書,腦子裡裝了多少的學問,只要和她聊天,自然而然的就可

以從她的用字遣詞當中感受到那份氣質.除了動外什麼都略通,不過最喜歡的還是看

書和聽音樂,當然學校的功課也是不錯;據說連一科也沒被當過,真是令人欽佩!雖然齊

強的說: 「唸大學沒被當;哪算是什麼大學生啊?!」

姜宇風聽了也豪不介意,笑嘻嘻的回答:「是!我會謹記在心的!」

不過我和齊哥已是很熟的朋友了,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聊一些和S大或姜宇風有關

事.腦海裡不禁想起第一次在C大校園裡看到的那個有距離感的姜宇風,彷彿已是世紀前

的事了.前的她是那麼的親切,和她輕鬆的聊著天,沒有半點壓力. 三個人似乎有說不完

話題,而每件事由她說出口都變成有趣的,充滿希望的,在她的世界裡好像不存在黑暗,

快的因子似的.看著她話時發亮眼睛; 引人入勝的表情,欣賞著她那恬靜的外表

蘊藏著的''正面能量'';我一點兒也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忍不住開始祈禱火車這麼

的開下去,永遠都沒有終點. 

不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彷彿才剛上車,一轉眼就到了彰化.要不是雙腳有點發麻,

也不會相信自己已經站了四個小時了!正當我和齊哥在向姜宇風說著系上一些特異人士

的外號,三人笑得全身抖動之時 (因為不能笑出聲, 怕吵到旁邊站著也能睡的乘客 ),

軒哥和林誼璇慢慢的從人群裡走了過來. 

「你們在當廁所的守門員阿 ?」 軒哥指指我們所站的位置 . 

「還負責幫使用者看門呢!」齊哥說完,我們三人想起剛剛還真的幫一個不
會關門的

'' 阿婆''看過門,又笑了起來.看我們一臉詭異,林誼璇斜著眼說: 「你們在笑什麼?有

題喔!」

「沒事,沒事,準備下車吧!」 一旁的姜宇風眼神帶笑淡淡的回答,我和齊哥相視一笑; 

也沒說些什麼.這種因為 '' 默契 ''而產生的幸福感,讓我笑的更深了.

下車後,看看車站大鐘四點十分!還好我們已經約了家住車站附近的
同學,說好會先去

休息;小睡一下.等天亮了再出發去鹿港.穿過車站前的大馬路; 彎進旁邊的小巷子

便到了.同學家沒那麼多的房間是事先就知道的.們五個人都窩在客廳的椅子上;和衣

而眠.只不過彷彿才剛閉上眼睛,就聽到同學喚醒自己的聲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ime Tracer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o1027
  • 我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