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吃的是Pink媽媽特地為大家煮的傳統農村宴客餐,滿滿一桌雞,鴨,豬肉,煎,煮,

炒,炸,外加紅燒.要什麼有什麼.真是豐盛到一個極致!!因為一整天沒有吃什麼東西(除

了那盤蚵仔煎) 所以大家都不自覺的吃的比平時多很多.直到撐的受不了才停止.看在 

Pink媽媽的眼裡,真是開心的不得了!!飯後Pink又帶大家去散步;在他家周圍逛了一大

圈,還聽到鄉下地方獨有大自然的蟲鳴蛙叫聲.不過因為怕回到中壢會太晚,沒敢停留太

,大夥就帶著十二分飽的肚子踏上歸途.

累了一天回到了中壢已經晚上十一點半, 兩個女生本來要按照計畫直接坐火車回台北;

但軒哥認為不妥,因為實在太晚了!所以便說服她們在中壢過夜,第二天再回去.兩人一

開始面有難色,不過也真的是累了;在大家的一致勸說下只好答應.齊哥特別讓出他的

房間;因為和他同一間房的室友回家了,所以剛好可以讓兩個女生住一起,有伴,也比較

害怕.而齊哥便去睡還在彰化沒回來的 Pink的房間. 

安排就序,大家就地解散,我也走回自己的宿舍.本以為回到宿舍後一倒頭就會累的睡

著, 知躺在應該很好入眠的床上;腦子竟越來越清醒,腦海裡滿滿是姜宇風的影子,

就算是閉上眼睛她的樣子仍清晰的浮在眼前,怎麼揮也揮不去.她笑著說不要時的害羞

表情,看到奇異景象睜大雙眼的認真表情,給尹秀信心時點頭微笑的表情,聽了笑話;笑

瞇了雙眼天真的表情……………

一幕幕的在眼前掠過,越是反覆回想;那影像越是清晰.和宇風相處了一整天的熟悉感

也越濃,每回想一次,那份快樂也跟著重現一次,令我捨不得睡著.像個呆子似的睜著雙

眼就這麼想著,笑著,笑著,想著.突然想到天亮後就可以再見到她;心裡湧上一股安心,

夾雜著些許的幸福感,就這樣,終於在腦子疲累至極點後;帶著微笑睡著了. 

睜開眼已經八點半,為自己睡這麼久嚇了一跳.隨便梳洗;換上一身乾淨的
衣褲便衝去

齊哥的宿舍.一進門就看見軒哥已經到了,正坐在齊哥旁的位子一起看著其它

室友 '' 豆皮 ''和 ''老二 ''打電動.打過招呼,我也坐下一同觀戰. 

「你知道嗎, 軒哥竟然整晚沒睡,拉著尹秀去看星星!到早上快六點才送
她回來.」齊哥笑

報告.

我也笑了笑,不知該如何回答.其實,我心裡是羨慕他的,羨慕他能瀟灑的做
己想做的

事,不必在意別人的眼光,也不用想太多,他不是一開始就把人家''訂''下來了嗎?

我也可以和他一樣把那個女孩 ''訂''下來嗎?

沒空胡思亂想,二樓的兩位客人已經下來了.姜宇風看來已經完全恢復,
但是,算算只睡

了三小時的林尹秀,原本就有點迷濛的雙眼幾乎是睜不開來了,不過臉上的表情是快樂

的,令人不禁想說''愛情力量大! ''

看看一樣是瀟灑自若的齊哥,大大方方的和她們談天說地,一點也不彆扭.我呢?

和林尹秀和乎沒有交集,整天下來說不到五句話,而在面對姜宇風時,我又想太多;不敢

多言,不知道在怕什麼.平常那個口才甚佳的林子勻遇到她就自動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

的是沒比露營時那個值星官好多少的嚴肅男子.就算頂著一張和氣的娃娃臉也沒什

吧?但就算如此,我仍渴望能待在她的身邊,不需說話,只要能夠待在她的身邊,靜靜的看

著她,這樣;就很滿足了!

「我們要回去了.」 林尹秀說. 

正在打電動的兩人聞聲回頭看了一眼傳說中的 ''會長夫人''也看了看姜宇風 ,然後又

專心打起電動來.

「那麼快就要走啦?」 軒哥語氣透露著不捨. 

「下星期有報告要交,期中考也快到了,不能一直玩啦 !」 林尹秀像哄小孩似的回答.

「好吧, 那就先去吃早餐,吃完再走吧!」 齊哥說完便站起來,帶頭走向常去的早餐店.雖 

然只是玩了一天,不過大家的感覺都熟悉了許多,少了一開始時的尷尬,彼此都只叫對

方的外號或名字,而我也已經習慣一轉頭就能看到宇風那淺淺笑著的臉;隨著腳步輕輕

飄動的長髮,說時靈動的表情和慧詰的眼神;還有......................

還有當她要和我說話時總會輕輕的叫我一聲 ''子勻 '',那種彷彿我們已是熟識老朋友

的感覺;常常讓我的心暖了起來 雖然她也是這麼叫軒哥和齊哥……………

像是不願面對即將來臨的離別,襯著門外陰鬱的天空;大家都默默的吃著早餐.走出店

門一陣冷風吹來不禁拉了拉薄薄的外套,天氣真的變冷了.抬頭一看,竟然下起了毛毛

雨,昨天在鹿港艷陽高照的景象完全不同,看看身邊的尹秀早已披上軒哥幫她準備的

外套.而一樣穿著薄杉的宇風卻只雙手環胸的慢慢走著.正猶豫著該不該脫下自己的衣

服時;齊哥已經遞過去他身上的外套,笑笑說:「穿上吧,不然會感冒的.不過很久沒洗有

點髒就是.」 

宇風遲疑了幾秒, 笑笑接了過去:「謝謝 .」 

呆呆的看著他們兩個,說不出話來.是自責還是忌妒,說不上來.只覺得無法好好呼吸,無

法好好看著他們.雖然宇風仍在身邊,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只一路陪著她們走到公車站

等公車;默默的. 

軒哥和尹秀走在前頭.而我們三人則跟在後面,就像昨天散步在鹿港小鎮的街道上一樣.

偶爾聊個幾句,只是今天的宇風比昨天沉默了許多,也許是太累了吧?看著穿上齊哥外

套的她靜靜的站在一旁靠著牆.雖然很想和她多說點話;但也只能就這麼偷偷的;呆呆的

看著她,耳旁傳來彷彿是軒哥說要陪她倆到火車站的話,心裡更不捨了.

沒等多久公車就來了,她帶著笑和我們說再見,這兩天來熟悉的宇風又回到我的眼前.目 

送她們三人上了公車,想著自己沒有她的地址,沒有她的電話,也沒有問她的勇氣,什麼

沒有,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挖了一個洞;空了,真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有點茫茫然的,加上些許的失落感,我和齊哥慢慢走回宿舍.其實我們也快期中考了,只

是心裡一點也不想唸書.和齊哥一起回到他的宿舍,坐在剛才坐過的位子,打電動的那兩

個人還在大戰,連姿勢也沒有改變.

「怎麼樣,好不好玩?」 齊哥推推我的手.

我給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昨天啊,不會太無聊吧?」 很像主辦單位的說詞. 

「不會啊,很充實的一天!」 整整玩了24小時,當然充實. 

「本來還怕你不去,不知道該找誰呢?」齊哥又說. 

「OK啦!反正沒事.」 我笑笑回答. 

「你覺得尹秀和軒哥配不配;有沒有希望啊?」

「嗯,」 我認真的想了幾秒. 「一高一矮,應該很有希望吧?」 軒哥178 ,尹秀才156,映像

中不都是這種極端的配法嗎?

「照你這種說法,那身高170的宇風不就得配只有165的東哥囉?!」 齊哥笑著說.

「你也太誇張了吧!」 我是打從心底反對的 !

「東哥要追那個高個子的喔?」 正在打電動的豆皮聽了我們的對話好奇的問.

「對阿!」 齊哥說.

「你們叫他別浪費力氣了吧! 根本沒希望好不好!」 豆皮用誇張的語氣說著,一旁的

老二聽了也笑了. 

「你報告寫了沒?」 齊哥一句話把我從夢境拉回現實.

「還沒,你呢?」

「當然沒有!」 齊哥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要回去寫報告了,差點都忘了!」 我起身往外走.

「等照片洗好再給你.」

這次出遊齊哥帶了相機.沒有宇風的地址;沒有電話;看來;只有照片了.

「嗯,那我回去囉,拜拜!」向大家擺擺手,一個人慢慢晃回宿舍. 

回到房裏便坐在地上發呆,一邊計算著有哪幾科要考;必須先看,還有欠了幾份報告….

想著想著,腦海裏又浮現那張掛著淺淺微笑的臉,難道自己真的迷上那個身影了嗎?接

下來的歲月;只能捧著那張還沒拿到的照片過日子嗎?

唉!不自覺的嘆了口氣,還是先盡責任地把期中考考好再說吧!總不能感情課業兩失意

吧!整理好思緒,乖乖的坐在桌前,拿出那天只寫了標題的報告;繼續完成. 
                                                                                                                                                

                                  ~~~~第二章完~~~~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njustice
  • mm...


    ☆╭┐┌╮☆°.﹒
    ╭┘└┘└╮∴°☆°
    └┐..┌┘─╮∴°
    ╭┴──┤領消 ├╮
    │o o│費券 │●°
    ╰┬──╯   │ ∴°﹒
    ☆ ˍ|ˍ/ˍˍˍˍ/∴☆.
    HAPPY COW YEA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