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風你好 :

        距上次一同到鹿港出遊至今,轉眼已過了三個星期,相信你應該也收到齊哥寄

你的照片了吧?

        回想那天的行程實在是有點過度緊湊,之後又害的你們無法趕回台北,真是抱歉, 

希望沒給你們帶來太多困擾.

        由於和學會的人很熟被強拉去當''迎新露營''時的''值星官''才有機會認識大家,

後來又因軒哥的關係得以再次與你們一同''偷偷''出遊,真是不勝欣喜.因為己平時很

少參加系上的聯誼活動,而以前就算有參加的話;多半也只是為了湊人數;或擔任負

工作人員,常不能盡興的玩.所以這次短短的旅程更令我珍惜,雖然在車上站了四個小

時,隔天又走了一天的路.但每每想起;心裡浮現的總是快樂的回憶,那份曾有的疲累;彷

彿不曾存在似的早已消失無影.

        貴校的期中考應該也已經結束了吧?希望你的成績皆能高pa;而我的小小心願則

是別被當太多就好了!對了,有一事相煩,記得上回到貴校辦慶功會的時候,牆上貼有許

多露營時的照片;可否代吾購之?不論是否OK,都先謝了 !


    祝                              學安

                                出遊的夥伴               子勻        78. 11.  18


不敢多寫;也不敢再看一次是否寫的得體,貼上郵票便立刻出門把它投入郵筒免的自己

後悔,然後;開始等待…………

接下來的那幾天總會在經過信箱時仔細的查看是否有來自S大的回信.阿信看在眼裡

便糗著說:「怎麼?終於也有讓你等待的人啦?!」

我笑笑,不知該怎麼回答.日子一天天過去,開始有點後悔寄這樣的信給她,這不和自己

以前收到那些''擾人''的信是一樣的嗎 ?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夾雜著後悔和期待,我終於在星期二的下午,從信箱拿出了來自

姜宇風的回信.

一口氣跑回三樓的宿舍內,望著那封等了十天的信,一半的我等不及想立刻拆開,另一

半的我又捨不得想多感受一下這份喜悅.

橫式航空信封上斗大的三個字''林子勻''看來率性又不失美感,她的字算是漂亮吧?信

封下方整齊的寫著她的地址,我忍不住笑了;這樣就感到幸福,是不是太早了點呢?終究,

我還是打開了信,用拆信刀,細心地. 



子勻你好:

        收信愉快.好幾天沒去學會,所以直到昨天才拿到你的來信,看看日期已經過了許

多天了;現在才給你回信,真是抱歉! 

        朋友間的認識,真的是需要巧合外加緣分吧?!你因為被同學強拉去當值星官,而

我也因為當了系學會的總幹事,主辦迎新露營,在這份機緣下認識了你們這群可愛

的夥伴,對交朋友一向不甚積極的我來說;也是十分高興的. 

        上次和尹秀去鹿港玩,承蒙你們及Pink的照顧和款待,讓我們度過了一個快樂難

忘的週末,一直沒機會好好的向大家道謝;我亦是耿耿於懷的!雖然回台北累的睡了

一整天,不過;難得有機會參加這種挑戰自己體力極限的旅行,日後應該也會是一個很棒

回憶吧!!

        關於你信中提到購買照片的事,恐怕無法代勞了.因為登記時間已經截止很久了,

真的很抱歉 !下次若有機會再幫你買吧!

        對了,請別再寄信到系學會給我,我會被圍毆的!我和姐姐同住,有需要聯絡的話

請寄到這兒吧.地址如信所示, ok ?


      不多寫了          祝好             

                                 已被會長威脅的宇風               78.   11.     27

 

重複看了三次,信紙上率真有型的字體讓我想起在南下的火車裡聊天時那個開朗又 

可人的宇風.信裡的她就和映像中的她是一樣的.輕鬆的語氣帶著不給壓力的自信,一

樣的和氣溫文,我好像可以看到她寫信時帶著頑皮笑容的樣子,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

內容太過簡短.正想拿出紙筆立刻回信的時候,阿信來了. 

「喂 !你不吃飯嗎 ?走吧;太晚就沒有自助餐了.」

「已經那麼晚嗎?那就走吧!」我站起身,隨手拿了一本書壓住宇風的來信和我的空白

紙轉身準備和阿信走出 302.

「怎麼,你一直在等的信來啦?」 阿信瞄了一眼我桌上的東西隨口問著. 

「嗯.」 我竟老實的回答.

「原來你 ''真的''在等信阿 ?」 原來阿信只是在猜啊 !? 都怪自己破功洩底了!

「誰阿?我見過嗎?」 阿信語帶興奮外加用充滿好奇的表情直瞅著有點不知所措的我.

「沒什麼啦,只是個朋友.」 我竟然害羞了起來,真是天知道為什麼. 

「算了,反正到時候你還不是會告訴我.」 阿信還真有自信!也許~ 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朝著平時常去的自助餐店走,一進門就看到齊哥的背影和學會那一票人.

「喂! 過來一起坐吧! 」 軒哥朝我們招招手.

理所當然的端了盤子走過去和大夥兒一起吃.阿信雖然和我們不同系,不過大家都是

''慈暉社''社員,很熟的.

「你知道嗎?咱們大嫂決定要來了耶!」 Pink說.

「大嫂?」 阿信一付聽不懂的樣子.我到是心裡有譜,但是;只有她一個人來嗎?

「就是軒哥的女朋友;林尹秀嗎!」 Pink解釋.

「你們是說 S大的啊?」 阿信又問.

「對阿 ! 因為齊哥去盧 ; ㄟ不是啦,是去邀請姜宇風 ,要她陪大嫂一起來玩,否則咱們

軒哥會失去動力,無法參加運動會. 」

「那個姜宇風就這樣答應啦?」 阿信又問.

「沒有,是齊哥犧牲小我,打聽到姜宇風很喜歡看電影;尤其是藝術電影.所以允諾要幫

她排隊買票;請她去看金馬影展! 」

這真是''一箭雙鵰 ''阿! 我想齊哥應該是開始行動了吧?而自己只不過才收到一封信而

已,唉!我又想嘆氣了. 

「那她們什麼時候來啊?」 我輕巧的問著.

「就第一天嗎! 12月2號 .因為隔天姜宇風要回家不能來.」 齊哥說著突然轉頭向我;

「到時候還要請你幫忙喔 .」

「幫什麼忙啊 ?」 我是真不懂. 

「因為當天我和軒哥都要下場比籃球,所以希望到時後你可以來陪她們,免的她們太無

聊了.而且如果有什麼需要的時候,身邊有認識的人比較安心.」齊哥說著說著已經吃完

盤裡的東西;喝起湯來了.「本來想說找Pink幫忙,不過他一向不太理女生,所以還是找

比較好. 」

「喔,沒問題啊!」其實是求之不得吧!心裡暗自高興著;幸好 Pink不喜歡和女生打交道,

我暗自想著.…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