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二,所以還有四天就可以見到她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收到宇風的信;又知

道了這個消息.日子總算又有了新目標可以期待,我高興的直想唱歌了! 一群人吃飽後

就各自回自己的窩去,而我也終於可以坐下來專心的給宇風回信.一切就緒, 提起筆來

卻不知該從何下筆,有許多的話想說;但又怕說的貿然,唐突,怕引起宇風的反感.就這麼

又發起呆來.為什麼我不能像別人一樣是個行動派,只能這麼溫吞的寫著信呢?其實埋怨

也沒有用;誰叫自己就是這種個性!想到齊哥已經約了宇要去看電影,自己再不加油就

來不及了.身個大懶腰,提起精神開始用筆和她聊天.



宇風你好: 

       來信已收到,知道沒辦法購得露營照片,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也無所謂啦!那些快樂

的片段,其實都已留在我的腦海之中,需要時;只要閉上雙眼便歷歷在目了. 

       剛才得知你將於12月2號與尹秀相偕前來參與敝校之運動會,真是高興.我亦受

齊哥之邀擔任''陪玩''人選之一.希望屆時能不負所託;讓你對不感興趣的運動會不會覺

得太無聊才好. 

       最近大家都在為了運動會和園遊會而忙碌,操場上總有來來往往的同學們正為了

比賽在做練習和準備,異常熱鬧.其實第二天的節目更精采!不過聽說3號那天你不能來,

真是可惜. 否則可以帶你好好逛逛校園;看看各式各樣的整人遊戲攤位,應該會比第一

天的運動會更有趣才對!

       誠摯地希望妳能考慮考慮!我可以當你私人的專任嚮導;讓你更深入的了解我們還

算不錯的校園,盼能有好的回音; 見面再聊吧!

        上回忘了留下我的聯絡電話,只要你有空;有事或沒事都可以call我,子勻當偈

為你惑及解悶!


                     電話: (03) 4563778 轉   302

祝                                       快樂          

                                       期待很快見到你的子勻            78. 11. 28  



貼上郵票;為確保宇風能在12月2號前收到信,便立刻出門寄信.原來心中有了牽掛的人

是這種感覺.喜悅中夾雜著無法掌握的不安;還帶著一絲絲無法確定的甜蜜.

數著數著,12月2號也終於到了.因為我是個''文人''(文靜的人) 對運動一向沒什麼興趣, 

也不是特別厲害,所以並未參加任何的比賽.整個早上就待在看台旁用''心''參與,用嘴巴

加油!而尹秀和宇風她們則在快11點時才由軒哥去車站接過來.齊哥和軒哥先帶她們隨意

逛逛之後便一起來到我們學校的新體育館.因為齊哥事先已和我約好下午兩點才去球場

集合,所以雖然心裡也想早點見到她;卻不好意思開口,只能耐心等著約好的時間到來. 

好容易終於捱到了會合時間,一走進球場看台區就看到宇風的背影,長長的頭髮輕輕垂

在背後.

「嗨!你們已經到啦!」 我壓抑著內心的喜悅,淡淡的笑著和她們打招呼.

「對阿!好久不見!」 尹秀說.

宇風笑著對我點點頭;「你不用比賽嗎? 長那麼高!」

「不用.我運動一向不太好,讓比我利害的人打就行了.」 我老實回答.

「我也是,我的體育成績一向是全班倒數的那幾個.」 宇風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發亮的眼

睛還轉了一圈真是可愛.能和宇風有''相同之處''也讓我不禁開心起來,儘管不是什麼重

要的事情……

沒多久比賽開始.我們一起坐在看台上觀戰,雖然班上同學的技巧都不錯;但只有軒哥

一個人將近180,怎麼搶也搶不贏平均身高180的對手,所以打的很辛苦.比賽過程中尹

秀看得非常投入,還不時的表示意見.而宇風雖說對運動沒有興趣但還專心的看著球

賽;只是偶爾會露出''放空''的表情.不過每當尹秀和她交談時,她也總能立即進入狀況;

予正確的回應.

「看的懂嗎?」 我問宇風,我想她會發呆;也許是看不太懂吧?

「還好啦!只是不知道怎樣才叫''犯規'',還有,犯規的時候到底是哪一邊要罰球啊?」

宇風皺著眉說:「軒哥他們好像一直沒辦法得分是不是? 」 

「都是對方太高又太兇了!」 尹秀說;語氣非常激動. 

「沒辦法,對方有兩個是校隊 ,而且都長的很高.」 我委婉的解釋著. 「不過齊哥他們打

的算是很不錯了啦;至少分數沒有差很多.」 其實已經差了20分了.

球賽激烈的進行著,我的內心也激烈的交戰著到底該不該跟宇風開口,問她關於明天的

事情,在天人交戰100回後,我終於下定決心;鼓起勇氣對宇風說: 「你明天真的不能來

嗎?」 

宇風轉過頭來,笑了一下. 「我要回家啊!而且每次回到家就不想再出門了!」

我也笑了笑, 不知該不該再繼續說服她………….

一旁的尹秀眼帶笑意的看了我一眼,又專心的看起球賽.這時齊哥正好跳起來投籃而且

得分;尹秀高興的跳起來拍手,一邊笑咪了眼說: 「齊哥好像比其他人厲害耶!」

不知是否是我多心;但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是種俱有暗示性的雙關語.怕自己太過勉強會

造成宇風的反感,下場可能會和東哥一樣,所以便忍著,不再多說. 

籃球賽只比了兩場就結束了, 因為一直輸……所以當軒哥他們退場的時候也才四點半

而已.同學們都圍過來討論剛剛的比賽,一邊罵對手太會犯規;長太高,一邊打量我身邊

的兩個女生.沒人敢多說些什麼,只在眼神不小心交會的剎那輕輕的笑一笑而已.坐在宇

風旁邊, 偶爾幫她介紹班上的同學;偶爾和她聊聊天,真希望時間能走慢一點,
大家永遠

都不要離開這個看台,而站在三人之外的齊哥也不要再靠過來了!

 

                                                        (待續 .............)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