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五人走到自助冰店吃完可以當成晚餐的剉冰後,很有默契的又慢慢走回齊哥的宿舍,

沒辦法,誰叫我們住的地方都沒客廳好招呼客人呢!

一走進客廳就看到電動二人組在打電動,住一樓的Pink剛好一邊聽著隨身聽一邊走出

房間,一貫的招牌粉紅T;上面寫著''PINK''.看到熟悉又陌生的誼璇和宇風;不好意思又

轉頭走回房去,感覺上躲得太明顯了!只看他遲疑了兩秒便對著客人笑了笑在電視旁的

位子坐了下來.也許是看到誼璇沒開口,宇風便主動和 Pink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

Pink仍沒開口只笑著酷酷的點了點頭.他還是那種不太和女生說話的樣子,不過他可是

堅決表明過自己的性向:雄性!!!

「你在聽什麼音樂啊?」宇風的眼神閃過一絲頑皮;也許她察覺出 Pink 的個性,故意和他

聊天吧?

「韋瓦地的.」 Pink簡短的回答.

「嗯; 四季?」 宇風接著說.

Pink 眼睛一亮. 「對.你有聽過嗎?」原本下彎的嘴角竟微微上揚.

Pink 平常聽的東西就和大夥不同,不是很冷門的;就是很古典的,流行音樂對他而言只

是消遣而已.這回換宇風點點頭,一旁的誼璇正和軒哥不知正在說些什麼;只見他們倆笑

的非常開心.

Pink突然把隨身聽接上音響轉頭問宇風.「你聽聽,這是哪一季?」

原來Pink那龜毛的個性又犯了,我猜他是想確定宇風的功力如何,是真懂;還是隨便說說

而已.只是, 這脾氣對班上同學發發就算了, 這回可是宇風; 我心跳不禁加快了起來.萬

一讓對方下不了台階可怎麼辦才好?

只見宇風專心聽了幾秒便說: 「是夏季.」

Pink 像個小孩子似的;轉了一下帶子又問: 「那現在呢?」

宇風又聽了幾秒. 「是冬季.」 

「你很不錯喔!」 沒想到Pink竟然笑了,平時看起來略帶殺氣的濃眉也瞬間溫和不少.在

我們這群夥伴裡沒幾個人能陪他聊音樂的.也多虧宇風不介意,願意回答這種無厘頭的

問題.

「夏季和冬季都各有很強烈的特色,抓到感覺就不會錯了.不過我最喜歡的是秋季,感

覺很美!」 宇風笑著說,一點也不在意Pink的怪脾氣,彷彿那只是每個人都會有的舉動

似的.

記得上次坐火車去鹿港時的宇風和我們聊的內容是西洋流行音樂和早期民歌.沒想到

她也古典樂.不知怎地,突然覺得自己只會哼哼唱唱那些國語的流行歌;好像不屬於

宇風的圈圈,莫名的孤獨感竟浮上心頭.而一旁的Pink彷彿遇到知音似的對宇風的見解

猛點頭,立刻跑回房裡;拿出他的寶貝''粉紅佛洛伊德''來 .( Pink Floyd) 我和齊哥四

目相對;笑了起來.

「這個合唱團很棒喔!我覺得這個專輯 '' The Wall '' 是他們最棒的代表作!」 Pink

興奮的說; 「你要不要聽聽看 ?」

我們對 Pink 的行為都感到驚訝極了. 隨身聽一向是他的寶貝!一般人可是不能亂碰

的,更別提借給女生聽了,看來Pink可能忘了宇風是女生吧 ?!

宇風伸手接了過去;塞好耳機便專心的聽了起來,看的出來她很喜歡音樂,很快便進入音

樂的世界,認真的表情令人映像深刻!

沒多久一旁的誼璇說要和軒哥去散步;然後就直接回台北,而宇風因為要回家所以

璇不同路,兩人便在這兒互道了再見. 

只是一見誼璇離開後,宇風也起身說她要回家了.收好隨身聽,她把機器還給Pink. 

「這些歌曲真的很好聽,雖然只是很簡單的旋律,卻有沉重悲傷的感覺,主唱的歌聲好溫

柔,沉靜;還帶著強烈的戲劇張力.真的很特別! 等我台北就去買他們的專輯. 」

聽了宇風的註解; Pink雙眼閃著光芒, 彷彿遇到知音似的認真的叮嚀.

「它是上下兩集喔!別買漏了.」 

「嗯,我會記得的.」宇風轉過身來揹好她的紅色背包看著齊哥和我說;「我也該回家了,

誰可以帶我去坐公車呢?」 

齊哥笑著說:「我啊! 你家住哪? 要撘什麼車阿? 」

宇風說: 「我家在桃園.你載我去公車站就可以了.」 

原來宇風住桃園,也太近了一點吧! 這應該算是好消息吧?

齊哥一聽是桃園便又問: 「那要不要直接載你回去呢? 」 

宇風搖搖頭,「不用啦!坐公車很快的.」 

於是和大家道別後,齊哥向老二借了機車載宇風去車站撘公車.站在宿舍門口目送宇風

離去的背影,呆了幾秒,我也跟屋子裡的同揮揮手,轉身慢慢走回自己的宿舍.和宇風相

處的時間好像永遠都飛逝的;無論是否真的短暫對我來說永遠都是夠的.對

的了解也彷彿都是表面的;畢竟身處在人群中本來就無法有更深入的交談.也許不

對她貿然的有更確的表達也是原因之一吧? 對自己充滿了無力感;對未來只有茫

與無助.

回到宿舍又想給宇風寫信,好像只有寫信才能和她自在的聊天;不會被任何人打擾.但是

想到自己才剛給她寄過信,現在又寫的話,會不會讓她反感呢?!左思右想;惱了一番之

後決定再等等.等收到她的回信再說吧 !也許信裡面有電話號碼,那麼自就可以和她

用電話真正的聊天了!

運動會結束加上秋天已經完全來臨, 同學們好像突然都瑟縮了起來;彷彿沒什麼動力

驅使大家往前似的.因為天氣漸漸變冷了,大家也越來越常窩在室內打屁或玩電動.於是

在閒聊之中不小心聽到原來東哥並沒有完全放棄宇風.所以運動會結束不久之後終於鼓

起勇氣打電話給她;約他同去南部的奧萬大賞楓.不過宇風並沒有答應.也許她的拒絕太

委婉以致東哥不死心的又對她說:「 不急,你慢慢考慮.出發前我會再call你.

老實說, 我真的很佩服;也真的很羨慕東哥的勇氣.他一副慷慨就義的語氣說:「 追女朋

友本來就要勇敢向前衝, 反正她又沒男朋友, 大家都有機會; 怕甚麼?不試試看怎麼知

道自己沒有希望呢!?

其實說的也很有道理. 是啊! 大家都有機會,只是我實在不敢向前衝; 我只敢慢慢地向

前走.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喪失前進的勇氣;甚或機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ime Tracer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