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會結束加上秋天已完全來臨, 同學們好像突然都瑟縮了起來; 彷彿沒什麼動力驅使大家往前行似的.  
     
因為天氣變冷了, 大家也愈來愈常窩在室內打屁玩電動. 於是在大夥閑聊之中不小心聽到原來東哥並沒  
     

有完全對宇風放棄, 在運動會後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她; 約她同去南部的澳萬大賞楓. 不過宇風並沒

 
     
有答應. 也許她的拒絕太委婉, 東哥不死心的對她說: 「不急, 你慢慢考慮. 出發前我會再call你.」   
     
老實說, 我真的很佩服; 也真的很羨慕東哥的勇氣, 他一付慷慨就義的神氣說:     
     
「追女朋友本來就要向前衝, 反正她又沒男朋友, 大家都有機會; 怕什麼?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  
     
希望?!」    
     
聽了; 也滿有道理的. 是啊! 大家都有機會, 只是我實在不敢向前衝; 我只能慢慢往前走, 深怕一個不小  
     
心就會喪失前進的勇氣; 甚或機會.    
     
隔沒幾天齊哥在上課時突然丟了一封信給我, 嚇了一跳; 是宇風嗎? 一看; 原來是那位S大的學妹 '' 陳少  
     
芬 '' 她又寄信到到學會, 而我因為好幾天沒去學會所以齊哥便替我拿來. 看也沒看; 我隨手就放進了書  
     
包, 東哥撇見突然大喊 :     
     
「吼! 你已經有小學妹在追你, 就不可以來搶我們的宇風囉!」    
     
我看了東哥一眼, 心中有股怒氣, 卻不能發洩出來. 只得忍住, 不發一語.    
     
「什麼叫 '' 我們的宇風 '' 啊? 叫得那麼噁心 !」 軒哥聽不下去;  一旁悠悠的說著.    
     
「''我們'' 就是指所有的單身男子啊!」 東哥一臉嚴肅的解釋.    
     
「好啦! 別聽他在那邊亂說一通. 昨天我剛好有和宇風通電話, 她說她不可能和東哥一起去賞楓的」  
     
齊哥對著我說; 「因為她每個週末都很忙, 連我要還債請她去看影展都沒有空呢!」     
     
「每個週末啊! ? 她在忙些什麼?」 我適度的表現出好奇, 掩飾內心想知道的慾望.    
     
「好像是她們系學會要辦聖誕舞會, 然後還有她的話劇社也要開始排戲了.」     
     
「喔. 」 聽完齊哥的解釋我點點頭. 還記得上次一起坐火車去彰化的時候, 曾聽她提起這件事. 她說了自  
     
己是編劇加導演, 所以許多的工作都必須親自去做. 從道具到服裝; 音效; 燈光; 太多的細節她都必須參  
     
與設計或決定, 所以她應該會非常忙碌而且沒空去玩吧?     
     
對於話劇我是沒什麼概念, ,也不太清楚實際的狀況. 不過既然她忙的沒空玩; 我也比較安心了.  
     
這種想法似乎有點小人, 可是在這非常時期 ; 當然得用 '' 非平常'' 的心來面對事情啊 !心中暗自決定, 晚  
     
上給宇風寫信, 慰問一下忙碌的她好了.    
     
沒想到當天傍晚回到宿舍就在信箱裡拿到了宇風的來信. 慢慢走回房間, 想起書包裡還有一封陳少芬  
     
的信. 想一想; 決定 '' 先苦後甘 '' , 所以先拆開陳少芬的信. 很快的掃了一遍, 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也許是  
     
我無心去了解吧?     
     
接著; 我又打開宇楓的信, 用拆信刀; 小心地…………………    
     
     
子勻收信快樂:    
     
                      很抱歉, 這麼久才給你回信, 因為最近都在忙學會辦聖誕舞會的事. 舞會得提前一周辦 ; 所以  
     
時間實在很緊湊. 不過在忙完這件事後; 我也決定暫時不會再負責任何系學會的活動了. 總得讓學妹們  
     
有當家的機會嗎! 也許我會提早''退休''呢!  所以先休息一陣子; 等會長下命令或學妹有需要時我才會去  
     
幫忙.    
     
                  不過忙完舞會後也差不多要開始忙社團的事了. 行程表已經排出來, 每週日都要去學校對詞; 走  
     
位.因為全國大專院校的話劇比賽在每年的四月舉行. 所以現在就必須開始準備.記得去年我還只是副  
     
導和服裝負責人, 沒想到今年可以用我寫的劇本, 而且還可以當 導演, 真是太令人興奮了! 所以我得特  
     
別努力才行呢!    
     
               上次運動會謝謝你們的招待; 請我和尹秀吃大碗剉冰, 而且Pink還介紹 '' Pink Floyd '' 這個樂團讓我  
     
認識真的是太棒了! 回台北後我立刻去買了專輯, 連著聽了數不清的 N遍還是不會膩 , 這樣是不是有點  
     
瘋狂呢? 哈哈, 沒辦法, 因為那些曲子實在是太好聽了!讓我深深著迷, 無法釋手. 我的目標是將所有歌詞  
     
都背熟. 目前已經有八成功力囉 ! 希望下次再連絡時我已經達成目標! 有這種特殊嗜好是不是有點奇怪  
     
   呢?  沒辦法, 從高中起, 只要聽到喜歡的英文歌總是會想弄懂所有的歌詞; 然後理所當然的把它們全背  
     
下來. 這習慣一直改不掉呢! 真希望自己唸書也是這麼用心就好……     
     
                       對了, 那天沒辦法答應你的邀約參加隔天的園遊會, 希望你別介意. 以後有機會再讓你當我的  
     
嚮導; 請我吃到飽好了.    
     
              手酸了; 得去睡了. 下回再聊吧!    
     
   祝                      好    
     
                                                                                                                                       已經有黑眼圈的宇風            78 .  12 .    10  AM00:30    
     
                     PS: 附上我的電話, in case you need it      (02) 9526047    
     
     
看宇風的信不知怎的; 嘴角總是微微上揚, 是受她的文字影響; 還是她本人的魅力所致, 我也分不清楚.  
     
她是個特別的女孩; 至少和我之前所認識的, 及我對女孩的認知都不同. 自甘平凡的隱身在人群裡, 而  
     
自認不凡的我究竟有多少把握能讓她喜歡我呢? 應該一點也沒有吧? 萬一; 她喜歡的正好是齊哥那樣  
     
的人呢?    
     
從小到大的座右銘: 一分耕耘; 一分收穫. 用在求學方面的確非常實際, 但是現在的我卻完全無法預測   
     
自己的付出是否能有百分之一的回應. 不過如果因為這樣就放棄, 那人生應該也會少了許多精采的過  
     
程吧? 也許痛苦, 失望, 折磨會比快樂來的多. 但是只要有一絲絲的希望就值得奮鬥了吧! 因為那個人是  
     
宇風啊!     
     
胡思亂想了一陣, 雖然意志堅定, 卻不知該從何下筆. 不過我所能做的仍然只有寫信給她; 讓她了解我,  
     
不是嗎?!    
     
才剛提筆寫下:   給忙碌的宇風 :   電話竟響了, 瞄了一眼時中, 八點十分. 會是誰啊? 接通後只知是陌生  
     
的女子. 對方即刻表明了她就是陳少芬, 我嚇了一大跳, 是非常大的一跳!     
     
人說'' 見面三分情'' 那麼聽到聲音應該至少有兩分情吧? 礙於情面不好意思太直接的拒絕, 只能打哈哈  
     
勉強應付. 一邊聽著話筒那邊傳來的興奮聲音, 一邊想著究竟是誰給她我的電話. 也許是對方察覺了我  
     
的冷淡, 只好草草道再見; 並說 ''下回再聊 !'' 我也只好回了一聲 '' 嗯. '' . 掛了電話發現整個過程不到三  
     
分鐘. 不過我卻覺得彷彿過了三十分鐘似的 . 想不太起來剛剛電話的重點 ,好像是與聖誕舞會有關吧?  
     
似乎是邀我去參加 S大的 Party. 我若真的去了; 也許可以見到宇風吧? 不過宇風如果知道我是應'' 陳少  
     
芬 '' 之邀而前往, 那她一定會以為我接受了陳少芬的感情!! 所以; 算了!     
     
重新坐回桌前拿起筆接續未完的信.     
     
     
給忙碌的宇風:     
     
                 收信愉快! 由信中得知你正處於忙碌之中, 人在遙遠中壢的我無法分憂代勞, 甚感不捨與慚愧.  
     
不過我相信以你的能力, 這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所以先預祝你成功吧!    
     
            其實最近有一事常令我心煩, 我想你也許多少曾聽說過吧? 那就是有關你學妹的事. 自高中以來一直扮  
     
演著'' 爛好人'' 的角色,從不輕易向別人說不; 總是勉強自己做到皆大歡喜. 更不願因一己之私而破壞團  
     
隊之間的和諧或與朋友間的友誼. 更怕傷別人的心! 總是盡量維護表面上的和樂氣氛, 就算犧牲自己讓  
     
朋友們嘲諷也無所謂, 不過長久下來; 真的是累了.所以我這個''濫好人'' 到如今已滿目瘡痍, 而且已瀕臨  
     
臨界點了.     
     
              我真的好想表現出真實的自己; 勇敢說不! 卻又放不下壓在背上沉重的包袱, 只好繼續忍耐.也許哪  
     
天找到了支持自己的動力或信仰, 我也會不顧一切的率性而為吧? 不好意思, 沒頭沒腦的發牢騷, 真不像  
     
個男人.明知道你也很忙; 還用這些瑣事來煩你, 不過既然是朋友, 就得不分悲喜; 照單全收. 你說是不?  
     
             好啦, 吐完苦水之後來說點愉快的事吧!     
     
            那天Pink 會介紹'' Pink Floyd'' 給你聽, 真的是跌破大家的眼鏡! 因為從我們認識以來, 他從不主  
     
動和女生聊天, 更不用說把他的寶貝隨身聽借給女生使用了. 由此可知你的魅力真是'' 無遠拂界''呢!開  
     
開玩笑; 別太介意啊 !不過你能因此而多認識一個好的樂團, 我真的替你感到高興!     
     
                  雖然3號那天你未能前來參與我們的園遊會 ,真的有點可惜.不過大家還是 '' 用力 ''的玩的很開心.  
     
班上的攤位是'' 丟水球 '' . 很熟悉吧! (沒辦法, 主辦者: 馬士東; 對水球情有獨衷! ) 班上的同學輪流當目  
     
標站在挖了一個洞的看板後讓參加遊戲的人丟水球. 雖然有點痛; 不過也替班上賺了不少錢, 而且還成  
     
了當天大排長龍的的攤位呢! 真不知是人緣太好; 還是平時樹敵太多…………    
     
                  這次的聖誕假期和元旦都會留在學校; 不回南部的家. 因為期中考的成績已經出來; 被當了兩科     
     
平均還不到70分, 所以得好好補救 , 免的到時面臨重修的結局 . 你呢 ? 應該還好吧 ? 別忙過頭而忘了  
     
上課喔! 下回再聊吧!     
     
 祝               無憂    
     
                                                                不想再當濫好人的子勻                    78.  12.  13    
     
PS: 有空會打電話和你聊聊天, 希望到時你會在家才好.     
     
     
一樣的 ,貼上郵票便出門把它寄了. 突然想到自己也許該用寫信的方式來向陳少芬表明自己的心意和  
     
立場, 畢竟該解決的事還是該去做. 濫好人還 OK ; 但若腳踏兩條船可就變成偽君子了.    
     
當天晚上寫了一封 自認合情合理; 不傷人但也表達的夠清楚的信給陳少芬, 希望她能接受且面對這個  
     
事實. 一個宇風已經佔據了我太多的精神, 真的不想再去為其它的事煩心, 尤其是這種事. 最重要的是 :  
     
我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我想當個能光明正大站在宇風面前; 有擔當的男人.     
     
                                                                                                                   ~~~~~~~~~第三章完~~~~~~~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