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在圈圈裡的憂愁

自從迎新露營以來; 只要 C大有活動, 一定會在校園裡看到 S大女生的身影. 而如果

S大有活動; 同樣的,C大的同學也一定會有人受邀去參與盛事.

就像12月2日的運動會, 除了誼璇和宇風外;還有好幾個小學妹也來了. 而12月16號

晚上 S大所辦的聖誕舞會當然也有很多 C大的同學受到邀請. 軒哥和齊哥不用說;都收

對方會長寄出的邀請卡, 至於我則接到陳少芬的電話邀約, 我當然已經拒絕.軒哥是

向不參加舞會的,而且聽說台北女生個個利害異常, 怕被發現自己的缺點=>完全

沒有跳舞細胞, 再加上本來就要回台中家所以決定不去.而齊哥雖然也是只會跳 '' 土

風舞 '' 但為了去給當工作人員的宇風打氣; 便答應出席,不過另一個原因其實是因為

他家就住在台北市,不去的話好像有點太不夠朋友了!

於是12月16號當天只好一個人窩在宿舍想像著 S大的舞會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

一邊數著時間; 一邊思考著自己該不該在這樣的晚上打電話給宇風. 聽著收音機的節

目捱到了九點, 阿信來了. 找我一塊兒去吃東西, 這才想起自己也還沒吃晚餐,便套上

套和阿信下樓覓食去.

星期六的晚上;校園附近的商店和攤販生意一直都很好;滿是人潮,熱鬧得很.但是雖然

有阿信相伴,不知怎地,就是提不起勁來, 總覺得有股莫名的孤單;沉甸甸壓在胸口.

一路上和阿信閑聊著,也沒太注意究竟自己是否不小心也把內心的感覺表現出來.直到

吃了一半;阿信終於忍不住問我 :

「喂, 你怎麼啦? 有心事啊? 瞧你心不在焉的!」

「沒有啊!」 反射性的否認, 事實上,我也實在不好意思說.

「是和那封你在等的信有關吧?」

看了阿信充滿自信的笑臉, 不知道是他的觀察力很強;還是我表現的太明顯, 微微動了

動嘴角,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怎麼, 連我都不能說? 小心悶死你自己啊!」

阿信說的對,如果真的有人能聆聽我的心事,那麼他肯定是唯一的一個了,因為班上的同

學幾乎是一面倒的都鼓吹齊哥去追宇風的...

於是我告訴他;自己已經喜歡上姜宇風,並且決定努力去爭取, 就算明知道齊哥也想追

她. 阿信張大了他的招牌鳳眼,輕輕的的說了句:''不會吧? '' 因為我一向是個'' 友誼至

上''的人 ,怎麼可能會想和朋友追求同一女生呢? 所以這一次我決定站出來不退縮的

舉動,真的是讓他無法置信. 但是這麼多年來, 宇風是唯一一個能牽動我的心,讓自己

直掛念著的女孩.所以說什麼都不能放棄.

「會讓你下這樣決心的女孩一定有她特別的地方. 那就加油, 用力追吧!別怕齊哥, 反

切都還是未定的. 而且; 我覺得你比齊哥優呢!」

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後, 心情頓時輕鬆不少. 就像在大海裡抓到了泳圈一様; 不再那

麼無助, 至少; 我還有阿信支持自己啊!

很高興阿信來找我吃飯, 除了讓自己心情好了不少外; 那句 '' 你比齊哥優 '' 彷彿幫

我打了強心針般,增加了我許多信心.

吃完很晚的晚餐, 兩人緩步走回宿舍已經十點了. 我想; 晚一點應該可以去打電話給

她吧?雖然自己無法在''型體上''陪她, 但是在精神上是一定支持她的!!而且一想到齊哥

陪了一晚的宇風不知怎地總有一股被丟在一旁的孤寂感.於是打起精神, 

一邊作報告,一邊聽著收音機;時間過的倒也蠻快的, 轉眼就11點了, 而報告卻還只寫

了不到1/2. 不過我還是放下報告, 抓了滿滿一大把的銅板下樓去打電話給宇風. 

心情雖然非常緊張,但也是興奮的. 雖然一路上都在思考著該跟宇風聊些什麼,但是當

電話接通的那一刻; 突然有點慌了,腦袋呈現一片空白.不過會在晚上11點打電話給

生,又說不出什麼重點只了傳達自己的關心, 這應該就是超越一般友誼的暗示了吧!

只是; 這麼笨的暗示希望她能懂. 

       '' 喂 ?  '' 

       '' 喂, 宇風嗎? 我是子勻. ''

       '' 喔, 你好啊, 怎麼啦;有事嗎? '' 宇風輕快的聲音聽不出疲累.

       '' 沒什麼啦, 就~聊聊天. 怎麼樣; 你們的舞會還成功吧? ''

       '' 還好啦. 反正就是舞會嗎! 事前準備工作比較多, 一但開始了反而沒事. ''

       '' 很累嗎 ? ''

       '' 不會啦! 我是學姊,也不用收拾殘局, 只幫了一下忙,大部分的時間都坐著看;

哈哈, 想想還真有不好意思! '' 話筒那邊傳來宇風開朗的笑聲.

       '' 嗯~ 那就好. '' 聽宇風輕快的說了大約的情況, 自己突然不知該說些什麼. 

       '' 對了, 齊哥有來耶!你為什麼不來? '' 宇風說的隨意; 聽的出來齊哥在她心中

並未佔有特別地位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 喔, 因為要趕報告; 而且我只會跳土風舞. 怕去了會不好意思. '' 

       '' 對啊! 齊哥他也是這麼說, 所以他就一直坐在旁邊看; 等我們結束後還留下來

幫忙打掃搬東西呢.''

聽宇風這麼一說;我突然後悔自己沒去, 搬東西我可是不會輸齊哥的!

       '' 喔, 那你明天還要去排戲嗎? '' 我小心問著. 

       '' 對啊! 從早到晚呢! 因為元旦放假三天大部分的社員都要回家, 所以得把時間

補過來. '' 

       '' 那不是很累嗎? '' 

       '' 不會啦! 其實很好玩的. 話劇最重要的部分不是只在演出的那一個半小時而

已, 平常的排戲過程才是最讓我着迷的. 一群人的心緊緊的被相同的目標綁在一起,

培養出無法取代的默契, 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

從宇風的聲音可以聽的出來那股發自內心的喜悅, 很真誠的. 帶著股小孩般的興奮.

        '' 你真的是很喜歡話劇! 對吧!?  '' 我也是發自內心的說出這句話.

        '' 對啊! ''

可以想像到電話那頭的宇風一定是笑著的. 

        '' 聽你說的我都想去看你們排戲了. ''

        '' 你想來當然歡迎啊, 不過有點無聊就是了.不是社團裡的人通常都撐不了多久.

常常有人好奇站在窗外看, 結果受不了我們一再重複某一個動作或某一句話, 不久就

消失了. '' 善良的宇風是永遠不會說不的; '' 齊哥也說了他想來看看呢! ''

後面這句話, 像個槌子似的打在我頭上. 我; 竟說不出話來了…………

        '' 嗯, 有空的話, 我一定會去的, 而且我會撐很久的! ''這話連自己都聽得出來

有著賭氣似的味道.

        '' 真的? 別黃牛喔! '' 宇風帶著笑說.

        '' 那; 就這樣, 你早點休息吧! 掰掰! '' 雖然心裡並不想掛電話. 

        '' 嗯! 掰掰!  ''

掛掉電話, 慢慢走回宿舍. 雖然很高興能和宇風用電話聊天,但是掛上話筒的我卻覺得

更空虛了.彷彿填完一個洞之後, 便會出現另一個更大的洞.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好遙

遠, 難道自己永遠只能遠遠的關心她;隔著長長的電話線問候她;甚或站在圈圈之外聽

著別人談論她嗎?

 

我不住在離她很近的台北,不懂古典音樂,不知道話劇是什麼, 也不會積極的調查她的

 

行蹤;進而時常出現在她身邊陪伴著她. 那麼, 這樣的我該如何去爭取她的注意呢? 對

 

她而言,我會不會只是個曾經一起去旅行的夥伴而且恰巧只是個男生而已呢?

 

更令我感到挫折的是, 齊哥彷彿一直都走在我的前面, 自己好像被遠遠的甩在後頭;

 

只能不斷的踩著齊哥走過的步伐, 踉蹌的跟隨著 .稍早和阿信聊天時的那股信心已全

 

然消失, 心情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起落, 自己也無從得知.是電話接通時那頭傳來的聲

 

音太過冷靜沒有喜悅的感覺嗎 ? 不,她一像是如此恬淡的.還是因為聽到齊哥的事呢?

或許吧! 連和宇風在電話裡聊天都會出現齊哥的名字,那種逃不過齊哥 ''魔掌'' 的感覺,

真是令人感到沮喪……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Time Tracer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