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渾噩噩的, 就這樣度過了一個週末, 雖然心情一直很低落, 不過總算也完成了該交

的報告;這算是唯一的安慰吧!? 星期一一早剛走進教室就看到幾個人圍著齊哥在打聽

S大舞會的情況.

「怎麼樣,好玩嗎?」第一個傳入耳朶裡的聲音來自軒哥,這個星期他因為回家所以不但

沒參加舞會也沒去台北陪誼璇.

「反正就是舞會嗎! 沒什麼,不過她們準備了點心BAR, 挺不錯的, 我在那坐了一晚;

也不致太無聊, 因為也吃了一晚!」齊哥聳聳肩, 看到我進教室便對我著喊: 「哎,子勻,

我有看到那個陳少芬了喔! 」

天啊! 怎麼又是她!? 我看了齊哥一眼, 歪了歪嘴角, 沒答腔.

「她人其實很不錯ㄟ,笑嘻嘻, 挺親切的! 只是太主動了, 一直跟我打聽你的事, 不過你

放心, 我沒說什麼,我知道她不是你喜歡的那一型;過度熱情!連只是和她聊個天都不由

得想烙跑呢! 」齊哥有點誇張的形容著, 還挑了挑他那略帶溫柔的眉毛…

我給了齊哥一個無奈但感謝的笑. 想到自己已經寄了一封 ''表白'' 的信給她,不知道

她收到了沒? 希望那封信能為這件事帶來句號.

星期一的課一向是最重的, 滿滿的八堂. 上完後人也快癱了! 不想再去人擠人; 決定

買自助餐回宿舍吃.沒抱什麼希望; 只是習慣的把手伸進信箱內,沒想到裡頭竟躺著宇

風寄來的限時信.心裡湧上一股暖流 ;她是在意我的……

等不及吃完晚餐, 坐在床邊的地上就先看起信來了.

給濫好人子勻;

       來信已收到, 就在要出門去學校上課之前. 所以一直到現在才有空給你回信,

也許有點遲了, 但還是希望多少能給你些幫助. 

       關於你信中所提到的被我們小學妹喜歡的事,其實我也曾聽會長~莉雲~提過,

她說有個小學妹非常的崇拜你,已經到着迷的程度,所以上回你把信寄到學會時,莉雲

還說我怎麼可以搶學妹的偶像;被數落了幾句,想想真是好笑. 

       喔! 不好意思,不好笑, 因為你是如此的困擾! 其實大家都知道,感情之事若非

兩情相願是一點也不美好的,而且帶給彼此的將不是快樂而是痛苦與煩惱; 對不對?

所以只要你靜下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應該就可以知道該怎麼做才對!別勉強自己;

也別欺騙別人,因為時間久了所造成的殺傷力一定會更大的.

      不過若真無法接受這份情意,也千萬別讓小學妹太傷心難過,記得要讓彼此都能

夠快樂地繼續過每一個日子, 對未來仍充滿美好的希望,與去愛的勇氣! 

      以上當然只是我個人的小小淺見啦 !其實自己也沒什麼經驗,不過是我的直覺罷

了, 希望你能早日解決所有的困擾, 自在的過未來的日子.

      剛剛很感謝你那麼晚了還打電話來陪我聊天,這麼冷的天氣;那麼晚了,還讓你特

地去外面打電話, 真是不好意思. 學會的事終於告一段落, 接著便要開始忙社團了.真

是無限期待 ! 還記得當初剛進 ''話劇社'' 時的自我介紹曾說過:我念大學的主要目的

就是為了參加話劇社.這句話還讓當時的指導老師瞪大了雙眼呢! 聽起來也很誇張,

但對我而言只是實話. 因為家人不讓我唸戲劇方面的科系, 所以便偷偷立下了這樣的

志願,不過放心 !為了可以安心的玩社團, 我一直維持著穩定的成績,以免家人反對.(對

了, 記得你說自己被當了兩科,下次要加油喔!)

       社團的事會一直持續到明年的4月,比賽時如果有空的話,別忘了來觀賞一下我們

努力的成果喔! 剛剛電話中提起,想來''參觀''我們排戲的事就順其自然吧.不必勉強.不

過屆時你若真來了可別認不出我來才好! 因為排戲時,常常得一人飾多角, 挑戰人格

分裂的極限,你可想像一下應該是有一定程度的刺激吧?! 

      該去睡了;下回再聊吧!

祝               成功脫離濫好人王國

                              有超大黑輪的宇風          78 . 12 .  17  AM00:30

看完宇風的信,空蕩蕩的心好像突然被填滿了許多東西, 至少;她是認我這個朋友的!

雖然目前只是朋友, 但是換個角度, 我們; 已經是朋友了呢!

我是不是又太過樂觀了呢?會不會她對每一個人都一樣好呢! 唉,我又在胡思亂想了.

看完信,吃完飯, 正坐著發呆時竟有人敲門. 打開門一看, 是齊哥. 有點驚訝, 但仍笑

著請他進來.

「你今天怎麼沒去吃飯?」 齊哥問.

「喔, 我買回來吃.」 我指指垃圾桶裡的紙盒.

「剛剛拿筆記還小黑, 順便過來找你.

小黑是住在5樓的一個同學, 不同系; 但有共同選修的科目,也是個熱心的好人,他的

筆記一向是缺課者的最愛.巨細靡遺, 還細心的用色筆做滿記號!!

隨時歡迎! 」 我說.

「對了, 元月17號那天慈暉社的老幹部不是要集合嗎? 乾脆到你這兒來好了, 擠十個

人應該沒問題吧?因為每次到我們宿舍最後都變成看電視不然就是玩電動或大老二!」

我都忘了這回事了, 因為寒假快到了, 老幹部要先開會決定一些活動負責人及訓練內

容. 而且有些人可能準備退休, 只能做事前輔導;不能實際的去參與活動.例如我和軒哥;

齊哥等等.

「擠十個人當然可以, 反正看的到的地方都可以坐嗎! 」

「嗯, 太好了! 那到時候就約你這裡囉.」

「沒問題啦!」 我豪爽的說.

「那天 S大的舞會你怎麼不去? 我還看到了好幾個小學弟呢!」 齊哥問.

「怕去了遇到不該見的人, 也怕給宇風她們添麻煩.」 我說.

「你想太多了啦!其實你如果也去的話, 我們倆有伴, 根本什麼也不用怕, 我一個人在

那兒坐冷板凳 , 還得和許多不怎麼認識的小學妹 '' 交際 '' 才真是慘呢! 」

「宇風呢?」 發現自己竟然可以自在的在齊哥面前說出這兩個字,有種不可思議好像脫離

了現實的感覺.「她沒陪你?」

「她忙來忙去的, 只有一開始和快結束的時候才有空坐下來和我說幾句話.」 齊哥無謂

的說: 「倒是誼璇還陪了我很長一段時間. 聊了許多關於軒哥的事.」

「你出賣兄弟啦?!」 我笑著問.

「什麼話! 我是讓誼璇了解軒哥的優點, 還有讓誼璇知道軒哥有多在意她! 」 齊哥張大

他的雙眼: 「我可是用心良苦耶! 」

「知道啦!」 我又笑了, 其實; 齊哥一直都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好夥伴, 永遠都是那麼

熱情;善良.

「星期五要交的作業你做了沒呀?」

「天阿! 我都忘了.」 齊哥嚇了一跳. 「你呢?」

「只做了 '' 準備動作'' .」 我據實以告.

「我也得回去'' 準備 ''了. 玩了兩天什麼事也沒做! 走囉!」

齊哥走了之後, 一時也忘了要回宇風的信; 難得的用功起來. 就這樣過了一個充實的

夜晚.

接下來的這個週末是真正的聖誕節, 到處都是亮晶晶的燈泡和美美的聖誕樹. 不可免

的; 我也買了幾張賀卡來寄給在遠方的老同學和朋友們. 特別挑了一張有個帶著透明

翅膀的小天使飛翔在銀色世界裡的卡片給宇風.覺得卡片裡那個純潔無憂的天使就像

像宇風一樣,有著能給予幸福的能量.卡片裡只短短的寫了祝福的話, 長長的信打算另

外再寫; 不好把信塞進賀卡內, 我可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哩!

給小天使宇風:

       首先, 謝謝你為了渺小的我, 帶著超大黑輪寫著為我打氣的信, 你那份心意我

真的通通收到了.

       其實自己也很清楚, 像這種事是不能拖的, 只是濫好人當慣了, 很難去對別人

說什麼拒絕的話,總是選擇裝傻, 最後讓時間慢慢沖淡一切. 但是這次我選擇明白的

告訴對方;也算是自己成長的一步吧!

       不過還是很感謝你熱心給予的建議, 畢竟人在心情低落時也只有真正的朋友能

安慰自己; 陪自己度過低潮, 讓陰鬱的情緒慢慢褪去.

       得知你對話劇的喜愛程度,真令我折服 !也許這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間的差別吧 ?

不過知道你的成績一直很穩更令我羨慕 !你的確非常夠格玩社團! 對於你負責和堅持

的態度及精神實在佩服, 忽然覺得也許不應該把你當成一個普通女孩子看待; 你自己

是否也有這種不凡的感覺呢 ?還是; 在你心裡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呢?

       其實自己在念高中時, 也一直都很喜歡文學,甚至曾有過報考中文系的念頭, 但

是家中長輩無一贊成. 他們都認為男孩子只有讀理科才有前(錢)途, 所以自己才會唸

了目前這個科系 ; 正如你家人不讓你唸戲劇系一樣, 大人們總是想的比較遠吧?只是

年輕氣盛的我們怎會甘願,且心平氣和的接受呢? 即使明知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但仍不

甘的想試一試;闖一闖.

       不過,這也是青春年少必經的過程,總是得去犯過錯才算曾年輕過,不是嗎? 

       聖誕節快到了, 你應該無法回家, 必須排戲吧?我也決定留在宿舍唸書,當個好

學生,目標是向你看齊 !期末考能不再被當.雖無法去陪你排戲, 但我心將與你同在!

      關於你所提在 4月時去觀賞貴社表演一事;當然沒問題!到時可別忘了通知我喔!

      冬天真的來了, 別忘了多加件衣服免的著涼了!

祝            排戲順利

                       很高興能有你這個朋友的子勻         78. 12.  20

 

寄了信,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不斷想著自己和宇風之間的差異,腦海裡一直記著她那一

 '' 為了進話劇社而上大學'' . 雖然聽起來有點瘋狂, 但那種氣魄真像是個俠客般;

令人仰望! 相較之下有點優柔寡斷的自己, 書唸的普普; 在社團裡雖然也是個幹部; 但

在尚未能肩負起重責大任之際又即將退休. 想半天還真挑不出自己的優點,除了長的高

一點;還有因為古文看多了所以 八股一點... 但,這又怎麼樣呢?

想想,突然覺得自己這樣患得患失;有點太過誇張! 也許是因為身在暗戀狀況中吧? 

其實愛情應該不是絕對的對應; 或是絕對的相反吧? 應該把一樣的人配在一起, 還是

該讓完全不搭的人一起通過生活的磨練呢? 亦或是這些都不重要; 只要彼此心意相通;

頻率相同,在四眼相對的那一刻就能知曉;其他一切的一切都不需要考慮了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ime Tracer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