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住台北,不懂古典音樂,不知道話劇是什麼, 也不會積極的調查她的行蹤;進而時

常伴著她. 那麼, 這樣的我該如何去爭取她的注意呢 ? 對她而言,我會不會只是個曾

經一起去旅行的夥伴而且恰巧是個男生而已呢?

更令我感到挫折的是, 齊哥彷彿一直都走在我的前面, 自己好像被遠遠的甩在後頭;

只能不斷的踩著齊哥走過的步伐, 踉蹌的跟隨著 .稍早和阿信聊天時的那股信心不知

道為什麼竟全然消失, 而心情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起落, 自己也無從得知.是電話接

通時那頭傳來的聲音太過冷靜, 沒有喜悅的感覺嗎 ? 不對, 她一像是如此恬淡的.還

是因為聽到齊哥的事呢? 或許吧! 連和宇風在電話裡聊天都會出現齊哥的名字,那種

逃不過齊哥 ''魔掌'' 的感覺, 真是很令人感到沮喪的……

渾渾噩噩的, 就這樣度過了一個週末, 雖然心情一直很低落, 不過總算也完成了該交

的報告;這算是唯一的安慰吧!? 星期一一早剛走進教室就看到幾個人圍著齊哥在打聽

S大舞會的情況.

「怎麼樣,好玩嗎?」第一個傳入耳朶裡的聲音來自軒哥,這個星期他因為必須回台中所

以沒去台北陪尹秀.

「反正就是舞會嗎! 沒什麼,不過她們準備了點心BAR, 挺不錯的, 我在那坐了一晚;

也不致太無聊, 因為也吃了一晚!」齊哥聳聳肩, 看到我進教室便對我著說: 「哎,子勻,

我看到陳少芬了! 」

天啊! 怎麼又提到她!? 我看了齊哥一眼, 歪了歪嘴角, 沒答腔.

「她人其實還不錯啦,笑嘻嘻, 挺親切的! 只是太主動了, 一直向我打聽你的事, 不過

你放心, 我沒說什麼,我知道她不是你喜歡的那一型;過度熱情! 連只是和她聊個天

都不由得想烙跑呢! 」齊哥有點誇張的形容著, 還挑了挑他那略帶溫柔的眉毛…

我給了齊哥一個無奈但感謝的笑. 想到自己已經寄了一封 ''表白'' 的信給她,不知道

她收到了沒? 希望那封信能為這件事帶來句號.

星期一的課一向是最重的, 滿滿的八堂. 上完後人也快癱了! 不想再去人擠人; 決定

買自助餐回宿舍吃.沒抱什麼希望; 只是習慣的把手伸進信箱內,沒想到裡頭竟躺著宇

風寄來的限時信.心裡湧上一股暖流 ;她是在意我的……

等不及吃完晚餐, 坐在床邊的地上就先看起信來了.


給濫好人子勻;

       來信已收到, 就在要出門去學校上課之前. 所以一直到現在才有空給你回信,

也許有點遲了, 但還是希望多少能給你些幫助. 

       關於你信中所提到的被我們小學妹喜歡的事,其實我也曾聽會長~莉雲~提過,

她說有個小學妹非常的崇拜你,已經到着迷的程度,所以上回你把信寄到學會時,莉雲

還說我怎麼可以搶學妹的偶像;被數落了幾句,想想真是好笑. 

       喔! 不好意思,不好笑, 因為你是如此的困擾! 其實大家都知道, 感情之事若非

兩情相願是一點也不美好的,而且帶給彼此的將不是快樂而是痛苦與煩惱; 對不對?

所以只要你靜下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應該就可以知道該怎麼做才對!別勉強自己;

也別欺騙別人,因為時間久了所造成的殺傷力一定會更大的.

      不過也千萬別讓小學妹太傷心難過, 別忘了要讓彼此都能夠快樂地繼續過每一

個日子, 對未來仍充滿美好的希望,與去愛的勇氣! 

      以上當然只是我個人的小小淺見啦 !其實自己也沒什麼經驗,不過是我的直覺罷

了, 希望你能早日解決所有的困擾, 自在的過未來的日子.

      剛剛很感謝你那麼晚了還打電話來'' 慰問 '' 我, 這麼冷的天氣 ; 那麼晚了,還讓

你特地去外面打電話, 真是不好意思. 學會的事終於告一段落, 接著便要開始忙社團

的事了.真是無限期待 ! 還記得當初剛進 ''話劇社'' 時的自我介紹說了: 我念大學的

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參加話劇社. 這句話還讓當時的指導老師瞪大了雙眼呢! 聽起來也

很誇張, 但對我而言只是實話. 因為家人不讓我唸戲劇方面的科系, 所以便偷偷立

下了這樣的志願,不過放心 !我的成績是相當穩的,從來沒被當過,而且都保持了一定

的水準, 這樣還夠格玩社團吧 ! ?(對了, 記得你說自己被當了兩科, 下次要加油喔!)

       社團的事會一直持續到明年的4月,比賽的時後如果可以的話,別忘了來觀賞一

下我們努力的成果喔! 剛剛電話中提起, 想來''參觀''我們排戲的事, 屆時你若真來

了; 可別認不出我來才好! 因為排戲時的我是有點瘋狂的!沒辦法,排戲時,常常得一

人分飾多角, 挑戰人格分裂的極限, 很刺激的! 

      該去睡了;下回再聊吧, 掰 掰!

祝               成功脫離濫好人王國

                              有超大黑輪的宇風          78 . 12 .  17  AM00:30


看完宇風的信, 空蕩蕩的心好像突然被填滿了許多東西, 至少; 她是認我這個朋
友的!

雖然目前只是朋友, 但是換個角度, 我們; 已經是朋友了呢!

我是不是太過樂觀了呢? 會不會她對每一個人都一樣好呢! 唉, 這一切, 也只是猜測.

看完信,吃完飯, 正坐著發呆時竟有人敲門. 打開門一看, 是齊哥. 有點驚訝, 但仍笑

著請他進來.

「你今天怎麼沒去吃飯?」 齊哥問.

「喔, 我買回來吃.」 我指指垃圾桶裡的紙盒.

「剛剛拿筆記還小黑, 順便過來找你玩.」

小黑是住在5樓的一個同學, 不同系; 但有共同選修的科目, 也是個熱心的好人,他的

筆記一向是缺課者的最愛.巨細靡遺, 還細心的用色筆做滿記號!!

「當然好, 隨時歡迎! 」 我說.

「對了, 元月17號那天慈暉社的老幹部不是要集合嗎? 乾脆到你這兒來好了, 擠十個

人應該沒問題吧?」

我都忘了這回事了, 因為寒假快到了, 老幹部要先開會決定一些活動負責人及訓練內

容. 而且有些人可能準備退休, 只能輔導;不能實際的去參與活動. 例如: 我和軒哥;

齊哥等等.

「擠十個人當然可以, 反正看的到的地方都可以坐嗎! 」

「嗯, 太好了! 那到時候就約你這裡囉. 不用再到外面去吹冷風.」

「沒問題啦!」 我豪爽的說.

「那天 S大的舞會你怎麼不去? 我看到了好幾個小學弟呢!」 齊哥問.

「怕去了遇到不該見的人, 也怕給宇風她們添麻煩.」 我說.

「你想太多了啦!其實你如果也去的話, 我們倆有伴, 根本什麼也不用怕, 我一個人在

那兒坐冷板凳 , 還得和許多不怎麼認識的小學妹 '' 交際 '' 才真是慘呢! 」

「宇風呢?」 發現自己竟然可以自在的在齊哥面前說出這兩個字,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她

沒陪你?」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