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忙來忙去的, 只有一開始和快結束的時候才有空坐下來和我說幾句話.」 齊哥無謂

的說: 「倒是尹秀還陪了我很長一段時間. 聊了許多關於軒哥的事.」

「你出賣兄弟啦?!」 我笑著問.

「什麼話! 我是讓尹秀了解軒哥的優點, 還有讓尹秀知道軒哥有多在意她! 」 齊哥張大

他的雙眼: 「我可是用心良苦耶! 」

「知道啦!」 我又笑了, 其實; 齊哥一直都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好夥伴, 永遠都是那麼

善良.

「星期五要交的作業你做了沒呀?」

「天阿! 我都忘了.」 齊哥嚇了一跳. 「你呢?」

「只做了 '' 準備動作'' .」 我據實以告.

「我也得回去 '' 準備 '' 了 . 玩了兩天什麼事也沒做! 走囉!」

齊哥走了之後, 一時也忘了要回宇風的信; 難得的用功起來. 就這樣過了一個充實的

夜晚.

接下來的這個週末是真正的聖誕節, 到處都是亮晶晶的燈泡和美美的聖誕樹. 不可免

的; 我也買了幾張賀卡來寄給在遠方的老同學和朋友們. 特別挑了一張有個帶著透明

翅膀的小天使飛翔在銀色世界裡的卡片給宇風.覺得卡片裡那個純潔無憂的天使就像

像宇風一樣,有著能給予幸福的能量.卡片裡只短短的寫了祝福的話, 長長的信打算另

外再寫; 不好把信塞進賀卡內, 我可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哩!



給小天使宇風:

       首先, 謝謝你為了渺小的我, 帶著超大黑輪寫著為我打氣的信, 你那份心意我

真的通通收到了.

       其實自己也很清楚, 像這種事是不能拖的, 只是濫好人當慣了, 很難去對別人

說什麼拒絕的話,總是選擇裝傻, 最後讓時間慢慢沖淡一切. 但是這次我選擇明白的

告訴對方;也算是自己成長的一步吧!

       不過還是很感謝你熱心給予的建議, 畢竟人在心情低落時也只有真正的朋友能

安慰自己; 陪自己度過低潮, 讓陰鬱的情緒慢慢褪去.

       得知你對話劇的喜愛程度,真令我折服 !也許這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間的差別吧 ?

不過知道你的成績一直很穩更令我羨慕 !你的確非常夠格玩社團! 對於你負責和堅持

的態度及精神實在佩服, 忽然覺得也許不應該把你當成一個普通女孩子看待; 你自己

是否也有這種不凡的感覺呢 ?還是; 在你心裡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呢?

       其實自己在念高中時, 也一直都很喜歡文學,甚至曾有過報考中文系的念頭, 但

是家中長輩無一贊成. 他們都認為男孩子只有讀理科才有前(錢)途, 所以自己才會唸

了目前這個科系 ; 正如你家人不讓你唸戲劇系一樣, 大人們總是想的比較遠吧?只是

年輕氣盛的我們怎會甘願,且心平氣和的接受呢? 反而為自己必須被壓抑的心情與理

想感到哀傷.有時還倔強的告訴自己:他們是錯的, 我們只是不被了解的孤單的靈魂.

也因此漸漸的與父母有了隔閡!其實;言而總之,天下哪有不為自己小孩著想的父母呢?

說自己不被了解, 也許我們也該試著去了解長輩們的想法吧?

       不過,這也是青春年少必經的過程,總是得去犯過錯才算曾年輕過,不是嗎? 

       聖誕節快到了, 你應該無法回家, 必須排戲吧?我也決定留在宿舍唸書,當個好

學生,目標是向你看齊 !期末考能不再被當.雖無法去陪你排戲, 但我心將與你同在!

       關於你所提在 4月時去觀賞貴社表演一事;當然沒問題!到時可別忘了通知我
喔!

       冬天真的來了, 別忘了多加件衣服免的著涼了!

祝            排戲順利

                                 很高興能有你這個朋友的子勻         78. 12.  20


寄了信,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不斷想著自己和宇風之間的差異,深深被她那一
 '' 為

了進話劇社而上大學'' 所折服. 雖然有點瘋狂, 那種氣魄也真的像個男子漢了! 相較

之下有點優柔寡斷的自己, 書唸的普普; 在社團裡雖然也是個幹部; 但在尚未能肩負

起重責大任之際又即將退休. 若真要挑出自己的優點,恐怕只有文學底子比別人好;

別人八股一點罷了! 但, 這又能怎麼樣呢?

想想, 又覺得自己患得患失; 有點太過誇張! 這會不會是戀愛徵候群之一呢? 也罷,  

戀愛中的人不都應該是瘋狂的嗎? 而且處在暗戀狀況中的我症狀本來就應該更嚴重

的, 不是嗎?!

                    *******************

轉眼又是星期六, 也許是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總覺得時間過的很快.到了第三堂課時,

卻發現齊哥已不見了,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蹺了最後兩堂課要趕回台北.

「他家不是住台北? 那麼近; 幹麻蹺課?」 東哥說.

「因為他要去請姜宇風看電影阿!」 軒哥笑嘻嘻的說:「聽說姜宇風週日都沒空, 所以只

好約星期六下午啦! 」

我想, 應該是上回運動會時約好的電影債吧?

「他們已經在一起囉?」 東哥又問 , 語氣透出一股無奈.

突然覺得自己心跳得好快, 連握著筆的手都彷彿顫抖了起來. 不自覺暗自祈禱著 :千

萬別是肯定的答案呀!

「不知道; 應該沒有吧? 」 軒哥回答; 「齊哥很害羞的.」

應該沒有? 也有可能是有的囉! ? 我擔心的想著.

「姜宇風是一個看似好相處, 其實很難懂的人. 表面上好像什麼都能和朋友聊;其實心

裡沒說出來的佔了99% , 很麻煩的! 很有深度的! 」 軒哥說的口沫橫飛; 頭頭是道.

 「難度指數高達前三名!」

「你又知道囉!」 東哥吐槽.

「當然! 她好像是10月15號生日,我們都是天秤座, 我當然知道阿 !」 軒哥得意得說:

「我也很有深度喔!」天秤座? 從來沒想過要問她的星座. 原來她是天秤啊! 難怪總是

給人一種很舒服和協調的感覺. 十月十五號, 我可得記起來!!

「那你和那個尹秀呢?」 東哥好奇的問.

「很好哇! 」 軒哥笑著答. 「等上完課 ,我也要去台北找她呢!」

「真令人羨慕!」 東哥說出很多人的心聲.

一邊聽著他們閒聊, 一邊想著,待會下課後馬上去書局買本星座的書來看看, 研究一下

天秤座才行. 知己之彼; 才能真正的言之有物正中要點阿 ! 

二話不說 , 中午一下課便衝向書局. 仔細一找才發現關於星座的書真的太多了!根本

無從選起! 最後乾脆先站在書架前一一瀏覽; 看看重點, 特色, 再決定要買哪一本.

大致上天秤就是美與和平的星座. 像個秤子,重視平衡, 公正, 理性與感性兼具. 無法

忍受醜陋的, 不完美的,不公平的一切. 優雅有氣質, 是屬於俊男美女星座. 看到 ''俊

男'' 腦海裡不禁浮出軒哥的臉……我還特別找了一下與她合得來的星座,水瓶; 雙子.

心中暗自竊喜 , 因為我正好是水瓶 ! 不過映像中齊哥與我生日差沒幾天,該不會他也

是吧 ? 那可就太……巧了……

隨意看了幾本都大同小異, 該記的也差不多都記住了.結果一本也沒買就打算回去.

雖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一想到如果被同學發現自己在看 ''這種'' 書的話又好

像有點丟臉 ! 想到這裡不買的心意更加堅定的離開了書局.

明天起連著放兩天假, 校園裡明顯少了許多人. 一路吹著冷冷的風走回宿舍, 一邊

猜著齊哥和宇風正在看甚麼什麼電影呢 ? 兩人又會聊些什麼...想著想著, 突然覺

得站在圈圈外的自己好孤單啊!

關於齊哥和宇風的事, 我實在不該知道太多, 因為那對我心情的影響真的很大!只是

己卻又總是忍不住的想知道, 這種感覺真是矛盾極了 ! 

 

                                             (待續....)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