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宿舍後壓抑著浮躁的心情,乖乖的開始看著書; 準備考試. 畢竟自己沒回家為的也

是唸書.總不能又被當了吧! 認真的看了兩天書, 心裡覺得充實不少; 腦袋也靈活了

許多. 有種當學生很幸福的感覺. 不過這種話如果說給那群朋友聽; 應該會被當成是

瘋子吧?!

經過了兩天的閉關 ; 書也唸了一個段落, 決定犒賞一下自己; 打電話和宇風聊聊天.
說打就打! 趁尚未被自己說服別去打擾她之前; 抓了 一把銅板便往外走, 看看手錶;

才八點半. 這次不會太晚了吧!
電話接通的那一刻起, 又開始了莫名的緊張 . 該和她說些什麼呢?祝她佳節愉快 ; 還

是問她排戲好不好玩 ? 其實說什麼都無所謂的, 只是想聽聽她那永遠都帶著微笑表

情的聲音來確定她的存在罷了~~數著鈴聲到了12下, 我終於失望的掛了電話. 宇風

不在.她會在那兒呢? 和什麼人在一起呢? 是社團的夥伴; 還是齊哥呢?

搖搖頭 ; 想太多了. 明天一大早有課, 齊哥今晚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 正胡思亂想時

突然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嗨! 子勻, 你正要回宿舍嗎?」
順著聲音看過去, 原來是齊哥. 我笑了! 從沒像現在這麼開心能看到他………
「對啊.」
「閑著沒事, 去你宿舍聊天; 可以嗎?」齊哥一張笑臉,永遠是那麼單純無心機的樣子,

令人無法拒絕.

當然好啊!」
嘴上說 OK, 但心裡是有點不安的. 覺得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 不過也有可能真

的只是閑聊,或討論功課; 借筆記什麼的………
進了房間, 齊哥自在的坐在收音機旁挑起錄音帶來.
「你報告都做好了嗎?」 齊哥問.
「只寫了一 份. 還有另外一份打算等元旦放假再做. 」
「你最近有買什麼新的專輯嗎?」
沒有耶, 都是舊的, 有想聽的就拿去啊.」
「英文系的人是不是都聽英文歌啊? 」 齊哥怪怪的問了一句.
雖然直覺上這是有點不太正常的問題, 我還是笑著回答 ; 「不一定吧!」
「你覺得宇風這個人怎麼樣?」 齊哥抬起頭; 帶著自在的笑.
「什麼怎麼樣?」 我突然全身緊繃, 帶著防衛心反問.
「沒有啦! 只是想說, 看看你對她是不是有好感: 要不要幫忙撮合你們兩個而已啦.」
齊哥一向不是這種人,也不會去淌這種混水. 說白一點, 他自己根本就需要別人的幫

忙才有勇氣去追女生; 怎麼可能會當起我的紅娘來!? 

我笑笑沒有回答. 其實; 應該是不敢回答吧! 曾有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很想衝口說出:

「是的,我喜歡她.」
但理性的那個子勻掌控了局面, 選擇了最常扮演的角色''中間性質的濫好人'' .
「看看, 再說啦!」 我模稜兩可的回答, 心裡卻不由得忐忑了起來.
接下來齊哥和我又討論了一會關於社團裡寒假活動的計畫後便回去了. 而我則整晚

都在想著齊哥問我的那句話; 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是真的想幫忙嗎? 為什麼? 難道

是宇風拒絕了他的告白?
還是, 事情完全相反, 宇風已接受了他, 而他則因 '' 濫好人'' 心情作祟; 跑來我這兒

想表達他的歉意?

太多的可能與不可能, 只可惜除了齊哥; 沒人能告訴我真正的答案. 而我則連問他的

勇氣都沒有.突然有種預感, 攤牌的時候應該就快到了吧 ? 只是在那之前,我會不會先

變成一個神經兮兮的年輕老頭呢 ? 真是亂恐怖一把的 !
聖誕節也終於結束了,同學們不再有辦活動偷懶的藉口,(當年不流行倒數的跨年晚會)

只好老老實實的過日子.不過元旦遇到了連假不玩又有種對不起自己的感覺 ! 所以社

團的幾個夥伴便約了一起去三峽玩. 本來想拒絕, 因為早已決定元旦時要作 '' 工廠設

計 '' 的報告. 不過既然要一起做報告的夥伴都去玩了, 那我一個人留在宿舍也沒什麼

用! 所以; 玩就玩吧 !

說好了週六下午出發, 週日中午回來, 還有元旦當天的假可以做功課; 趕點進度 ! 而

且去的都是很熟的伙伴, 像軒哥; 齊哥 ; 阿信 ; 阿華; ……小強等等. 大家還約定這

是個 '' 女賓止步'' 的聚會, 相信會因此玩的更自在 ; 更率性吧!?
所以, 這個計畫便在沒課的周二下午, 在社團裡約好了. 一票人愈說愈興奮, 準備來

個 '' 野性的解放 ''.聽得之後才進來的人滿頭霧水,大家也不多作解釋, 低著頭;嘿嘿

嘿的笑著.

整個下午大家就在社辦裡瞎聊一通, 直到後來有人來找齊哥他們去打籃球的時候才

散會. 我和阿信也就背著書包回宿舍去了.

路上阿信突然問我和宇風之間近來可有進展, 我笑了笑, 思索著該怎麼說才好.

「好像沒辦法有很明顯的進展.」 我淡淡的說著 ; 「距離太遠,一開始的認識也太少,不

敢跟對她表明心意,只能自己一個人偷偷的努力.所以好像沒什麼用, 更何況我連該

怎麼努力都不知道.」

「台北算很近的了, 你可以去找她啊! 隨便一個理由都可以,理由越奇怪暗示越是明顯!

軒哥不也是每個禮拜都去找那個 ''大嫂 ''的嗎?」  

阿信給了一個很平常的建議. 「不是有句話 ; 什麼女怕什麼郎的 ? 你只要常常出現在

她的身邊 ,一但習慣了, 她就不能沒有你啦! 」

阿信說的很輕鬆 , 但是對我而言, 這可是高難度的方法. 而且太像強迫中獎了 ! 我一

點也不希望宇風是因為 '' 習慣 ''才接受我, 就像自己也不會因為'' 寂寞 ''而隨便找一

個人來陪一樣.感情必須兩個人對彼此有相同的感覺; 在人群中總會自然而然的互相

引.當然慢慢培養也是可以的, 但絕對不是因為習慣,勉強或麻痺.至少;我是這麼認

的 !

把自己的想法委婉的向阿信解釋,換來的是一個白眼和一句 ''八股老頭子 ''!誰叫自己

從小就是看那種 ''八股文 ''長大的呢?! 就算現在要改也來不及了,更何況我一點也不

想改變這個存在我心底深處的 ''真理 '' !

不過,萬一宇風真的因為習慣了齊哥的陪伴而選擇了他,那我該如何面對這個事實呢?

退出戰局, 當齊哥的好哥兒們, 永遠的站在圈圈外看著微笑的宇風. 或者; 永遠不再

看到她, 並且遠遠的離開那個圈圈?

「我覺得, 你就是想太多, 想太久.」 走到宿舍門口, 阿信做了結論. 「有時候, 有些事不

能太理智; 要有點衝動帶點瘋狂才能成功的; 你知道嗎 ?

阿信拍拍我的肩 , 對我點點頭 , 語重心長的說完結論似的話後便走回他的308室,

而我則帶著一肚子的八股思想進了屬於我的302 .

連著兩天晚上都提不起勁, 只隨意的翻著書. 裡頭在說些什麼當然是全然不知 ! 就這

樣什麼也不想, 讓腦袋放空的浪費著時間. 過了九點有人敲門, 原來是五樓的小黑.

「子勻, 有你的信.」 小黑只探了頭並沒有進來的意思 .這才想起今天回來時忘了看信

箱了.伸手接過信來, 說了聲 「3Q.」  小黑點頭一笑就消失在門口了. 

低頭一看, 是宇風, 我不由得笑了. 慢慢走向書桌, 拿出拆信刀; 小心的打開.

 

                                                  (待續 ....)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