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切開的圓

因為元但是連假, 有幾個老師便趕著在放假前給同學們來個小考. 而有的老師則出了

作業,要大家在放完假後交報告. 所以;真是''幸福''極了!

好容易混完了星期五, 隔天星期六,終於可以輕鬆度過. 而且想到下午就能和大家去

'' 解放 ''一下, 心情不知不覺的異常開心!!至於報告嗎;就等回來再來個 ''分工合作''

完成便了.當然這也是大家早就有的默契啦!

星期六那天下午,四輛機車一路飆到三峽. 天氣是有點冷,到了目的地的時候,臉都有

種凍僵的感覺.大夥先到預定過夜的活動中心放好東西後, 便出發去走附近的步道, 

尋找那個聽說應該很美的瀑布.

一行人仗著年輕力壯;邁著大步往高處走. 一路上討論著要放假了還給大家小考的老

師有多機車, 再加上要把分數加入總成績計算更是不道德! 說著說著又開始比起誰被

當過最多科. 優勝的阿華還得了一個 : ''二 一 王 '' 的頭銜. 大夥兒說到激動處; 幾

度笑的喘不過氣來; 還坐在路邊休息. 雖說是年輕人,但畢竟是爬山嗎 ! 就這樣走了

一個多小時,終於也找到了那個傳說中的瀑布. 其實並沒有多美; 只是大家辛辛苦苦

的走了那麼一段路後, 很自然的; 她就變美了.

站在瀑布前的大石頭旁, 每個人都擺出了 ''英勇 '' 的姿勢拍照留念. 然後便席 ''石''

而坐;稍作休息. 看著透明的水流; 湍急的從腳下的石頭穿梭而過, 那乾淨; 沁涼的

感覺 , 好像在引誘我們去摸摸它.

「是誰說要來這裡的啊?」 阿信突然說了句怪怪的話.

「怎樣?!」 軒哥問道.

「這種地方不是應該在夏天來才對嗎?現在是冬天耶 !怎麼玩水阿 ?」 阿信一副不甚爽

的表情.

「夏天來是普通人的行為. 我們就是要與眾不同; 考驗自己, 才能成為人上人阿! 」 小

強尚未說完令人做嘔的話就被 Pink一把往水裡推; 幸好他反應快及時拉住了旁邊的

齊哥和我,為了怕被拖下水;只好救他一命!

「真的假的!?都沒人要玩水嗎? 這可是很難得的經驗呢!」小強在站穩腳步之後又繼

他的話題 ;而且一邊說著一邊竟真的坐下來,開始脫起鞋襪.

其他人不為所動的站在一旁;'' 冷 ''眼旁觀,當他是個瘋子似的等著看戲.這天山上的

氣溫大概是12, 13度吧? 雖不甚冷; 但是溪水的溫度是比氣溫更低的. 一晃眼; 小

強已經把脫下來的鞋襪擺在一旁; 褲管也捲好了!

「自古以來 '' 強 ''者都是寂寞的, 我只好犧牲小我啦!」 只見小強說完後便緩緩走入水

中;看他一臉鎮定還面露微笑;真是利害. 「兄弟們, 這豈是一個 '' 爽 '' 字了得! 還不

通通給我下來!!!」 

年輕就是一切的本錢! 看小強那副得意樣; 怎能讓他日後有機會恥笑大家沒膽子下水

呢!? 二話不說, 每個人都脫了鞋襪, 捲起褲管,下水去!

「哇靠!什麼爽啊 ? 是凍吧 ! 簡直是在做香港腳冰棒嗎 !」 Pink大叫.

「快點快點! 趁還沒殘廢之前照相作證 , 這可是有錢買不到的 !」 阿華大聲叫著.

於是大家都擺出 '' 英雄般 '' 的pose, 分別拍了腳的特寫; 和上半身的特寫. 像拼圖

似的; 型成一種奇特的組合照. 照片一拍完大夥二話不說都跳上大石頭; 開始罵起小

強.

「你幹麻扯大家下水阿, 冷死人了!」 齊哥首先開罵.

「對啊. 好好的玩什麼冷水嗎! 我的腳好像被刀子砍過, 快沒知覺了啦!」 軒哥原本就

是個瘦子,身高180,體重才56 , 兩隻名副其實的 '' 鳥腳 '' 凍的都紅了.

「其實還滿好玩的啦! 等大家老了; 開同學會的時候, 這就變成一個很好的回憶了.」

我笑著說.

「就是說嗎! 還是子勻有遠見; 懂我的心意!」 小強說完像演戲般的台詞後; 還對我拋

了一個媚眼.

「既然這樣的話, 那不如你脫光了下去游泳; 等將來開同學會的時候,你就成了唯一的

英雄. 好不好啊?」

Pink話沒說完又來推他.

「不用了, 不用了, 這樣就夠了. 我怕寂寞; 不用太利害;當個 '' 小 ''強就夠了!」 小

強邊說邊閃, 躲過了Pink的魔掌.

晾乾了腳; 穿上鞋襪. 快凍僵的雙腳終於慢慢恢復知覺. 大家隨意的坐在石頭上,一邊

聽著山裡大自然發出的聲音.

「瀑布也看到了; 水也玩過了; 照片也拍了, 現在要做什麼?」 阿華說.

「難得來這種地方, 我們就來冥想吧!」 軒哥提議.

「冥你個頭阿! 」 小強吐槽; 「什麼時候變的那麼有氣質啊 ? 咱們蟑螂族是不來這一套

的!」

「我說, 我們來玩個最無聊的遊戲好了.」 齊哥說.

「既然無聊; 為什麼還要玩?」 阿華無情的說.

「說的也是.」 齊哥還真容易放棄.

「照你們這種說法, 那現在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軒哥發言: 不是說了要來個野性的

解放嗎 ? 這麼死氣沉沉的, 還想要解放什麼啊?」

「好, 軒哥一句話. 玩什麼?」 小強首先附議; 不愧是副會長.

軒哥笑了; 有點奸詐的那種笑法.

「反正我們都在水邊了, 就玩和水有關的好了.」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今天該不會被逼的要在山上洗冷水澡吧 ???

「我說呢; 大家就脫光衣服, 泡在水裡 '' 冥想 '' 好了!」 軒哥說完又是一陣喊打. 好不

容易大家都冷靜下來, 軒哥才繼續說: 「不是啦, 不是啦! 我們來玩猜英文單字, 用中

文說. 每個人輪流出題給旁邊的人猜,答錯就脫鞋子; 襪子; 下水.一個人只能錯兩次.

第三次再猜錯;可是又不想下水的人可以脫褲子; 直到有人下水為止. 怎麼樣 ?」

軒哥得意的一口氣說完規則; 沒人答腔.

怎麼? 不敢啊?」 軒哥又說.

「你真的中了林誼璇的毒了!」 齊哥說. 「玩什麼英文遊戲, 我猜這應該是你們兩個平常

在玩的吧 ?! 亂噁心的! 」

「哎! 很好玩的! 試試看就知道!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不是來解放的嗎 ? 計較那麼多幹

什麼?」

「玩就玩; 誰怕誰!」 小強的英文是有名的破; 他都敢玩了, 其它的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大家圍成圓圈坐好後, 軒哥開始出題.

「阿格利.」

「UGLY, 太簡單了.」 小強得意的很: 「嗯, 我想一下. 普利司.」

「PLEASE. 你出難一點好不好? 這樣顯示不出我的實力.」 Pink 說; 「來一個刺激的;

盲客.」

「什麼啊?不知道啦!」 齊哥想了一會兒; 還是想不出來, 無奈只好脫下鞋子. 接著出了

自己的題目: 「使丟彼得.」

「你才笨咧 ! STUPID.」  阿華很快答出. 「米而可.」

「這是什麼?」 我想了一下; 「喔, MILK. 接下來是: 太博.」

「什麼啊 ? 沒良心的人, 想不到啦 !」 阿信瞪著我; 脫下他的鞋子後說 : 「踢球.」

「老師啦 !」 軒哥笑著回答 : 「TEACHER. 嘿, 嘿, 再來一個 凱人得.」

「凱個頭啊!我直接脫算了.」 小強也加入預備下水隊伍. 「愛司可林.」

「ICE CREAM .簡單! 」 Pink 答的很快. 「批那.」

「土豆; 對了吧!」 齊哥鬆了一口氣.「 串 .」

「串? 不會吧, 有這種英文嗎?...........喔; 火車啊?! 差點被你陷害.」 阿華想了一下.

「撥兒.」

「PAUL 嗎?」 我問.

「不是!」 阿華很得意.「脫吧; 子勻 !」

我認命脫下鞋子. 「被逐.」

「白豬!」 阿信答的很快.「不對, 這是國語. 什麼是被逐啊 ?」

想了好幾秒; 阿信仍滿頭霧水. 「沒想到今天竟然會栽在子勻的手上.」 襪子也脫了,

只差 下水了.「換我出題, 看不得.」

「差太多了; 不可能有這種字.」 軒哥抗議;但,當然是無效,只好認命脫下鞋子.「阿郎.」

「沒聽過.」小強毫不猶豫帥氣的脫下襪子. 「扶老二.」

除了小強; 所有的人全倒, 笑的無法自拔.

「怎麼; 不行啊?」 小強還一臉酷像.

「一朵小花  FLOWER 啦!」 Pink笑完後說出大家都知道的送分題答案.「卡客太優.」

齊哥嘴巴念念有詞的重複了好幾次.「卡客這個人很累; 是不是啊?」

「是單字; 不是句子, 齊哥!」 Pink 挑著眉解釋.

「哎, 我先脫了算.」 齊哥脫到一半, 「有了; 是雞尾酒, COCKTAIL .」說完; 又穿了回

去. 「非可兔你.」

「工廠.」阿華也挺厲害的.「力不拉 .」

「斑馬.」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之後又出了題目,「替修.」

「哎! 我幹麻坐你旁邊啊? 簡直是自殺嗎!」 阿信掙扎著該下水還是脫褲子.

「要脫快脫; 要下快下! 男子漢大丈夫; 怕什麼!?」 小強在一 旁喊話.

阿信笑的燦爛; 一晃眼跳下水. 大家拍手鼓勵之餘, 還拍照作證. 證明阿信的英文是

很破的 !還有 ; 這個英文遊戲雖然一點也沒有增加大家的程度; 不過, 其實還無聊的

滿好玩的啦 !

動完了腦, 吹著風, 又做了香港腳冰棒. 有人提議下山回住的地方吃晚餐去. 七個人

又邁著大步; 往來時的路走去.下山花的時間比上山少了許多.回到活動中心也快六點

了,大家都懶的再花時間烤肉; 所以一致通過吃泡麵解決. 不過還是要升一個營火; 意

思意思.

Pink自願騎車去鎮上替大家買食物,齊哥便和他同去,其他人在附近撿了不少的木材;

準備生火用.七個人圍著火堆 , 吃著用活動中心的飲水機 熱水泡的麵 ,襯著淡淡的月

色 ,微冷的夜風,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把碗裡的湯喝光, 滿足的躺在石階上; 望著灰濛

的天空發呆.

「吃飽的感覺真幸福!」 小強誇張的說.

「你是餓多久了?」旁邊的齊哥問到.

「早在瀑布那邊就餓了!」 小強回答.

「接下來要做什麼?」 阿信說.

「什麼也不做, 讓心靈來個野性的解放.」 Pink說.

「真的, 有野性的呼喚耶!」 阿華說.

原來是不知名的昆蟲, 發出了各式的聲音. 細小的; 但仔細聽 ,就會愈來愈清楚.頓時,

七人全都專心的聽著這大自然的吟唱, 很原始的; 且具有催眠能力的.

就這樣, 一邊聽著蛙叫蟲鳴; 一邊聽著柴火發出的嗶啵聲, 心情感到異常的平靜和舒

服. 什麼考試; 報告全拋到腦後了!

「這樣睡著會不會感冒啊?」 小強真是怪咖; 老想一些奇怪的事. 「子勻, 我可不可以問

你一個問題?」 而且話題轉的還真快!

「可以啊!」 這種情況我應該沒辦法說不行吧?!

「你收到過那麼多的情書, 為什麼到現在連一個女朋友也沒有啊?」 小強果然是怪咖,

敢問別人所不敢問的問題.

我無言,思考著是否該把曾對阿信說過的那篇 ''八股文 ''再拿出來說一次.不過我想,

應該是不行吧?

「你是不是曾經受過傷, 所以後來就不敢交女朋友啦?」 沒想到阿華也加入好奇大隊.

「哪裡受傷啊?」 Pink問.

「脆弱的心啊 ! Of course.」 阿華竟說起英文來 . 「你難道不覺得子勻挺像男生版的

林黛玉?」

「拜託,太噁了! 別讓我把泡麵吐出來 ! 哪有身高180的林黛玉啊 ?」小強一臉嫌噁的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ime Tracer

catchth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