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回到原點            

             
子勻; 收信快樂  :

       好像已經很久沒與你聯絡.真的很不好意思。只是最近有點煩, 不想讓自己字裡

間可能會透露出的不快樂影響你. 所以, 我選擇沉默. 也謝謝你的不多問, 謝謝你一直

來的陪伴!

       升上大四, 雖然課業壓力減少,但是即將面臨的社會壓力卻更大.徘徊在該〝用

力〞再玩一年,還是要認真考慮未來, 為成為一個適應良好的社會人士做準備.

       我的最愛當然仍是話劇. 但那只是個夢想. 而我不相信自己有讓夢想成真的能

力. 我也不願花費無數的青春歲月做實驗.然後在30歲或更老一點的時候才來後悔.

       我喜歡穩定的, 安心的生活模式. 我害怕未知的; 或任何可能大於百分之 50 失敗率

的挑戰。我更不想和命運作對,明知不會有好的 ending ,就不須再做努力.

       理智, 冷靜的我做了些改變. 不想再受制於人;我,選擇當自己完全的主人.這只結果,

而過程,就當做是豐富人生的絢爛煙火吧!

       你不用太緊張或又為我擔心. 其實, 一切都如往常;沒什麼不同的.我只是想讓自己

再堅強一點罷了.有空, 我還是會去找你聊天, 聽音樂的!


祝            好 

                                 宇風                        1990.   9.    21.

 

 

星期六的午後, 看完等了快一個月的信, 冷靜過頭的內容; 加上一句 :一切都如往常,沒什

不同. 我原本興奮的心, 彷彿被澆了盆冷水, 也冷靜了下來.

真的一切如往常嗎? 不是要重新洗牌了嗎? 看看宇風寫這封信的日期, 正好是齊哥去找

她的那天.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宇風被齊哥拉回頭了? 抑或是她心軟的不願意

傷害他,無法照自己的意願走?而她的 '' 意願 '' 又是什麼呢?

悶著頭不停猜想著所有的可能 . 但是, 沒有宇風的背書, 也不會有真正的答案的.

晚餐時間, 阿信一如往常來敲門. 兩人一同下樓覓食去. 正愁著不知要吃什麼的時候,

Pink和小強從一旁晃了過來.

「這麼有默契呀?」 小強故做 ''曖昧'' 的說.

「是啊!」 阿信也回了一個媚眼, 看著他們兩的表情, 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吃飯嗎?」 Pink 說.

「對啊,」 我說; 「不過不知道要吃什麼?」

「那就…….去吃自助餐好啦! 有免費的冰涼綠豆湯外加冬瓜茶!」 小強笑嘻嘻的建議.

「嗯, 好吧!」 阿信看著我,聳聳肩. 四人一起走進那間常去的自助餐店.

免費的東西好像真的特別好吃! 大夥兒喝著綠豆湯配冬瓜茶, 不知不覺也把一盤的飯菜

全吃光了.

「你們知道嗎,」 Pink 壓低聲音說: 「那個齊哥和姜宇風也分手了呢!」

這消息來的突然, 我瞪大眼看著 Pink, 又看看阿信, 卻說不出話來, 雖然我等這個結果,

已經等了很久; 很久.但沒想到在知道消息的這一剎那,自己仍會說不出話來的激動著 !

「對啊! 那天我特地翹課陪他去 S大等人,人是等到了,但是姜宇風看到齊哥竟然沒有一點

喜或是特別開心的感覺,不過也沒生氣就是了! 應該說是呈現一種 ''沒反應 ''的反應

吧? 她只對著我們兩個傻瓜微微一笑說 '' 來玩啊? '' 然後就走了.」

「這麼酷啊?!」 阿信笑著說.

「是啊! 真的是太酷了一點! 我和齊哥追也不是, 走也不是,本來以為她只是去和朋友說說

話,會再回來, 但是沒想到, 她真的就這樣走了.最後我和齊哥也只好無功而返.」

「也太慘了吧? 連句話都沒說到啊?」 阿信問.

「嗯, 其實她的態度是很和氣的. 不過, 看著她你就是說不出話來, 真奇怪.」

「她有一種令人不敢隨便說話的氣質.」我說出自己的心聲.

「對, 就是這樣.」

「可是她之前來玩, 看起來又很好相處啊?!」 Pink 不解的說.畢竟她可是第一個讓Pink

願意借出隨身聽的女生!

「真的確定分了嗎? 還是只是冷戰,吵架啊?」 阿信說.

「是分了, 昨天齊哥已經收到她寄來說掰掰的信了.」 Pink 說.

「為什麼? 不是好好的嗎?」 阿信又說.

「老實說, 連齊哥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這才奇怪!」 Pink 說: 「對方好像說了一些連齊哥都

不甚了解的理由和原因. 然後結論就是:分了.不過很肯定的是沒有第三者!」

沒有第三者, 多麼令我難過的一句話, 原來; 真的不是因為我.

「難道齊哥一點試著挽回的意思也沒有嗎?」 我冷靜的問著.

「不知道耶, 應該說; 齊哥根本不接受這個結果吧!」 小強說 :「他說他還是會努力看看的.

就當是 '' 從頭來過 '' . 」

這句 '' 從頭來過 '' 像支鐵鎚打在我頭上! 真是~真是我的天呀!!阿信也看了我一眼, 笑的

賊賊的. 我回了一笑; 無力的…………

離開自助餐店, 各自回宿舍. 心裡並沒有因為確定了齊哥和宇風分手的消息而開心多少.

為了那句 '' 從頭來過'' ; 原本該是喜悅的心, 像被蒙上一片烏雲似的;沉甸甸的悶著。

「是因為你的關係嗎?」 在回宿舍的路上阿信問我.

我笑笑, 「是就好囉!」

是啊! 我多希望自己是宇風和齊哥分手的原因, 就算讓我當壞人也無所謂的!

自從知道宇風和齊哥的事之後, 思緒就不受控制的亂竄. 無法克制的想再向宇風表白

次自己心裡不斷呼喊的感情; 再不找個出口就會潰堤的情緒. 我不斷的問著自己,宇風為

什麼要和齊哥分手? 既然分手了又為什麼不能和我在一起? 為什麼寧願獨自一人也不願

有我做伴相陪呢? 是因為我真的還不夠好,無法取代齊哥的位子嗎? 說什麼''一切都如往

常'', 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呢? 難道我的努力還是不夠 ? 不夠感動她,不夠改變她的心意

嗎?

星期一一進教室就看到幾個人圍著齊哥在說話. 敏感的我不好意思走過去加入,只找

個附近的位子坐,下, 那是個剛好可以聽到所有對話的距離.

「你準備怎麼做啊?」 阿華說.

「就, 從新開始, 再追一次囉!」 齊哥的方法還真實在!

「累不累啊?」 阿華又說.

「就是之前太不累,太不在意了才會變成這樣的!我活該吧?」齊哥的語氣有點認命的無奈.

是啊! 不懂得珍惜宇風的人, 本來就不應該擁有她的!

「你確定不是因為有第三者嗎?」 軒哥問.

齊哥先是聳聳肩,接著又搖搖頭 :「不是吧!? 她說了是要為將來打算,要找到屬於自己新的

向. 所以先不交男朋友的. 」

「這理由聽得我頭昏!」 小強扁扁嘴, 一付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相信喔?」 阿華好像 ''不相信 '' .

「她說的, 我相信阿! 」 齊哥的單純; 是唯一配得上宇風的條件吧?!

是啊, 宇風說的我也相信的! 不為什麼; 就是願意相信,如此而已.


給宇風:

       知道你已做出 '' 重大決定 '' ,知道你選擇孤獨一個人面對未來,知道你所說的 :

一切如往常沒什麼不同.  代表了什麼涵意. 我, 只能無言.

       我仍在期待幸福的降臨, 仍在等待你的回應. 你應該知道的 ; 不是嗎?

       讓我照顧你, 讓我陪著你, 不好嗎?

       時間, 我願意給你時間, 我一直都是願意的!

       只要答應我, 至少答應我; 你會考慮, 好嗎?

       我一直都很乖的守在一旁; 守在你的身後, 你知道的!

祝                       不孤獨


                                子勻          1990.       10.   1.



子勻; 收信愉快 :

       一直很喜歡有你這個朋友, 理性的為我著想, 感性的為我守候. 但我無法給你承

諾, 給你你要的幸福. 我放棄拉鋸之戦, 請你, 也放了緊緊纏在手上的那條線吧!

       我相信理性的你, 一定做得到. 而感性的那個你;就請放自己一個長假,別再為我

費心神;別再折磨自己了.我是個壞人, 只夠做你的好朋友.

       說了要重新開始, 要重拾單純的幸福. 所以, 我也不再是齊哥的女朋友.讓一切

回到最初, 最平凡, 單純的階段. 讓我可以坦蕩的面對你和他, 自在開心的做自己.

       我無法選擇任何一個人而不去傷害另一個人,甚或明知未來一定不能在一起,仍

然浪費這段青春歲月勉力維持, 待來日分手時承受更大的痛苦.

       所以, 我選擇雲淡風輕,就讓他変過客, 變過程吧! 

       而你, 真實存在的你, 答應了要做一輩子朋友的你, 你也有選擇的權利.

          You can stay where yoou are ;or you can also leave for a better place .

祝        好,            比我好!!

                            宇風.               1990.           10.   4.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