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宇風信中提起最近又迷上了新的音樂 '' 歌劇魅影 '', 隱約中想跟著去了解的衝動竟

已不如往日的濃烈.自己彷彿真的已經慢慢抽離那份瘋狂追隨宇風, 成為宇風影子的心情

了.宇風不需要喜歡另一個宇風的.說不定她喜歡的是真正的子勻呢?! 是啊,宇風的確不需

要另一個自己相陪! 也許, 我早該放下,不必盲目的跟隨著,只需表現出最真實的自我就好

了,也許, 也許這樣的我正是宇風所能接受的.就像之前宇風說的:Be yourself! 只是,我

像已經錯過那個時機,永遠無法知道答案了,不是嗎 ?

                          

雖然已經是大四了, 不過竟然還有台北著名的女校願意和我們辦聯誼. 班上的孤男不少,

都說別錯過了 '' 最後的春天 ''. 興奮的直要之前的活動總幹事 '' 齊哥 '' 負責接洽連繫.

齊哥也只好半推半就的當起召集人. 看他忙的很開心,彷彿也暫時忘了宇風沒有和他聯絡

落寞.還笑嘻嘻的逼我答應到時一定要''捧場''. 我當然也只有點頭答應的份啦!反正,特地

為宇風留的假日, 她也從來沒有出現過, 就像齊哥宿舍每晚的 11 點, 電話從未響起一樣…

 

宇風:

       和你一樣, 每天乖乖的上課, 上課, 再上課! 這裡頭包括了大四的課,家教的課以及考

研究所的課.沒什麼高低起伏, 沒有太多的期待與失望的過著每一天.

       現在全部的力氣可能都要放在準備明年四月開始的研究所考試.當然囉, 二月的''預

官''也是必考的. 只是; 心裡真的比較希望能考上的是研究所.畢竟預官對 '' 前途 ''沒多大

的影響.但 '' 碩士 '' 則有不少幫助!

       只是一邊要注意大四的課程,一邊要背補習班的東西,真的是有點累人.有時偷懶,便

給自己放一天的假, 不過常常不知不覺又放過頭了.

       聖誕節又快到了. 滿街亮晶晶的裝飾品又帶來濃濃過節氣息.今年的你, 應該不用

什麼系內的活動了吧?系上的話劇排的如何了呢? 希望一切都很順利,對你做的事一向

都很有興趣, 只是無奈路途遙遠, 真是心有餘力不足, 我也只能遙寄祝福了!

       也希望下次你在沒課的週四下午, 再來C大看 '' 50 元小電影 '' 時, 能不嫌煩的再來

與我打聲招呼. 甚或是打個電話, 讓我去接你過來; 也是 OK 的!

       別想太多, 太在意別人的目光, 或想法. 相信自己, 像我相信你一樣!

                    You  are the best !

祝                     快樂

                                        子勻                1990.   12.   25.

 

 時間過的很快,和M大辦聯誼的週末也快到了. 主辦人齊哥和協辦人小強, 整天忙著聯絡

和做準備. 包括先去場地做探勘. 看他們 '' 雖累尤開心 '' 的樣子, 什麼忙也沒幫的我; 我

們,也落得輕鬆, 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而根據Pink 的說詞, 齊哥甚至已經不再守著 11點

的電話.而且每天都忙著和對方的主辦人員通電話 '' 聊 '' 到很晚. 聽到這樣的消息, 我心

裡還真是 '' 五味雜陳 ''.

說為自己少一個敵人而開心; 有的, 儘管我們可能都已不再是宇風的 ''男友候選人''.

說為走出情傷的齊哥高興; 也有,

說為齊哥的容易遺忘而生氣; 當然也有.

更不用說為了宇風的那麼容易被取代而難過, 心疼.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希不希望齊哥就此真的找到新的對象, 完全放棄宇風. 這當然代表著

我可以完全脫離和齊哥一起競爭的壓力. 但這也代表宇風之於齊哥,只是個過客,不值的

過客…想到這兒, 我竟是生氣的想揍齊哥的!!

星期五的晚上, 沒有電話響起, 不用去接宇風的日子, 不知不覺已過了將近四個月, 真的

是好快 ! 說我一點也不在意絕對是騙人的.其實我根本從來沒有停止過等待,也從未停止

過對宇風的思念, 一點也沒有!我努力的把那份感情壓抑在內心的最深處,不再對任何人

提起,也不再輕易的洩漏任何憂傷的情緒. 用盡全力遮蓋自己對宇風的想念.

不管宇風的心裡是否仍有我的存在……

正發著呆, 電話突然響了. 11點 01分, 我笑了笑, 該不會是宇風吧?

'' 喂, 我是子勻, 你好. ''

'' 子勻, 是我啦! ''

'' 嗯, '' 我呆了, 真的是宇風.那熟悉的聲線, 總是微笑的表情,彷彿能透過電話線似的衝出

的記憶 ;浮現在眼前. '' 宇風 ?! '' 我竟說不出其它的話語….

'' 對呀! 睡了嗎? '' 那仍是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輕的說著.

'' 還早呢! 我都很晚才睡的. '' 就算睡了又有什麼關係,任何時候的我,都是為等待你而存

的! 這是你永遠無須懷疑的………

'' 嗯, 明天下午, 你有空嗎? '' 宇風的語氣透著一股不安和靦腆.

'' 當然有. '' 一百萬個當然有!!!

'' 我可以去找你嗎? '' 靦腆之外又多了一點笑意.

不知怎地, 聽到這句話, 除了開心,竟還多了一點心疼的感覺,想起許久前宇風說過的話;

當她太過寂寞需要朋友時,會來找我. 

'' 沒問題的, 只要你到了, 打個電話; 我就會去車站接你. ''

'' 好, 我大概傍晚或 6, 7點左右到吧? 下午排完戲就去坐火車.只是不確定幾點才排完. ''

'' 沒關係的, 我都在. ''是的,我一直都在,儘管你早已放了手上的線.其實,我始終未曾離開.

'' 那就, 明天見囉! ''

'' 嗯, 沒問題! ''

'' 掰掰!! ''

'' 掰掰!! ''

掛上電話, 彷彿從夢裡醒來一般; 我還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 宇風真的要來找我!!

雖然心裡有種不是很好的預感;因為宇風帶著笑意的語氣裡好像透著幾分的憂鬱與遲疑。

這是以前從未曾感受過的, 她總是有著微揚的聲線, 總是帶著微笑,總是對自己的一切

充滿堅定的自信………

不過,不管她是否心情不好, 只要她願意來找我, 一切都不重要了, 不是嗎?


第二天一直無法專心上課, 整個心思全被 '' 宇風要來 '' 佔滿. 連齊哥再一旁叮嚀著明天

活動要注意的事項時, 我也有聽沒有懂的只彷彿記得是一早 7 : 30 在火車站集合. 對了,

還有要記得把機車加滿油吧?好不容易捱到傍晚, 匆匆吃了晚餐又窩回宿舍.阿信看我''行

色匆匆'' 問我又怎麼了.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又為了宇風一頭熱似的興奮著,隨便掰了理由

說自己要趕作業就關了門. 房間下午已經打掃過了, 用力吸吸鼻子, 嗯, 沒什麼菸味.宇風

會不會發現啊? 她又會不會在意呢?心裡不禁想著……

一直等到 7:40, 電話終於響了. 是宇風. 我又可以騎著那加滿油的 ''小偉 ''去接她了.掩

飾不住開心的情緒,我飛快的到達宇風身邊.一樣熟悉的背影,還有只用一邊肩膀背著小紅

書包.也許是冬天到了,長的更長的頭髮並沒有被紮成辮子,只隨意散落肩上;

背後. 那因為看到我而笑開的臉; 嵌著兩顆略帶憂鬱神情的眼睛. 

宇風並沒有因為和齊哥分手而更快樂; 我鬱鬱的告訴自己.

「去我宿舍嗎?」 我問宇風.

「嗯. 」 宇風輕輕點點頭.

「上車吧!」

不到 10 分鐘, 宇風已經進了 302  , 坐在我房間放了坐墊的地上.

「要聽音樂嗎?」

「好啊, 隨便都可以.」 宇風笑笑說.

我找了最近很常聽, 很喜歡的 Nat King Cole 的精選集. 大多是很溫柔帶著懷舊風

情的老歌.我想宇風應該也會很熟才是. 放好帶子, 也在一旁坐下. 一開始就是大家都

聽過的  :

Unforgettable
                       Unforgettable , that's what you are
                       Unforgettable , though near or far

為自己不小心藉由歌詞所洩露出的心情感到些許的手足無措, 但, 又何妨,是的,宇風之於

我,就是如此的 '' Unforgettable '' , 無法忘懷.

不知該和宇風聊些什麼, 不知該怎麼做才能讓她開心起來.也不敢開門見山的問她為什麼

會想來找我. 只能呆呆的陪著她, 看著她若有所思卻仍微笑著的表情.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

就算什麼都不讓我知道,但能一直這樣陪著她, 也是可以;無所謂的………

「這首歌好美, 很久沒聽到了.」 宇風輕輕的說.

「嗯. 有些英文歌的歌詞都只用簡單的幾個字, 就表達出很貼切很深遠的涵意,真的很棒! 」

完才驚覺這不是宇風曾對我說過的話嗎? 

宇風和我相視一笑說: 「對, 像詩一樣.」

也許是說到她喜歡的事, 宇風笑的更深了一點, 兩個眼睛也亮了起來.

「你今天下午都在排戲啊?」

「對啊,算是陪大家吧.其實我只負責編劇而已.有空就去一旁幫忙.有時還要當場改劇本

呢!」

「英文劇本嗎?」 話才剛出口, 就覺得自己像個白痴.

「對呀!」 宇風還是沒事似的笑笑. 說著站起來走向我的書桌, 像個小孩似的東看西看,

然後就在我的椅子上坐下.

你們的教科書都很恐怖耶! 好奇怪的科目.」宇風邊說邊翻著我桌上的書.經濟學,工業管

理,力學…….老實說, 我自己也不是很感興趣啦!

「那能跟你們比, 讀小說; 散文當教本. 應該算很幸福吧?」 我故做羨慕的說.

「才不呢! 每次段考的時後都要背好多個故事,外加每個角色特質跟一堆記不起來的單字,

有的時候真的是快要精神錯亂了呢! 」

看著宇風故做無奈的模樣我也笑了, 和宇風四目相接; 她歪著頭, 彷彿更仔細的看了我幾

秒後又說: 「你真的打算留長頭髮嗎?」

我摸摸自己長到脖子和肩膀交接處的髮尾,不好意思的說 : 「沒有啦!只是好玩, 想試試不

一樣的感覺」

宇風兩手托著下巴, 靠著桌子又說: 「你看起來好像和以前有點不一樣.」

「有嗎?」

「嗯, 」

「比較帥嗎?」 我被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嚇到, 但已收不回來.而聽到這話的宇風則給了個驚

訝的表情後,大笑了起來.沒有肯定; 也沒有否定.看著她閃著光的雙眼; 我也笑了; 滿足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