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曲終


還記得去年元旦, 大夥兒去了三峽做 '' 心靈解放 '' 之旅, 今年沒連成三天假, 又加上要

準備很多的考試.所以同學也不敢再提去玩的計畫. 又加上12月23號才剛和 M大聯誼過;

儘管不怎麼有趣, 當然, 這是對我們而言, 只除了齊哥. 聽說,他好像真的和M大的主辦人

成了男女朋友. 兩人每天晚上熱線不斷. 所以就算尚未成功,應該也快了.當然這都是來自

Pink的轉述,我聽了也只笑笑, 點點頭. 雖然心裡有股衝動,很想找齊哥問清楚.事實若真是

如此的話, 先恭喜他有了 ''新的'' 女朋友, 然後再送他一記拳頭 ! 因為我是真的無法相信

宇風在他心裡竟如此容易被遺忘; 被取代. 是因為得之太容易,所以才會不夠珍惜嗎 ? 為

何那份想挽回的心只維持了短短的兩個月? 

        
宇風 : 

       最近好嗎? 又是新的一年, 不知該用歡欣的心情迎接它的到來, 還是該用戒慎恐

度面對.

       這真的是最後一年了. 不; 應該說是半年吧? 6月畢業後, C大,便會成為過去式,一個

充滿美好回憶的 ''過去式 '' . 當然囉, 除非我考上 C 大的研究所. 

       每天逼自己不斷的唸書, 雖然有點辛苦, 不過為了 '' 美好的前程 ''也只好忍耐!原本

家教已經決定不再去了, 全心放在功課上, 希望到時候能有好的成績. 

       這一兩個星期又開始忙著應付期末考, 以及交報告.相信你的情況應該也差不多吧?

還是要背一堆生字, 人名還有故事的劇情嗎? 抑或是只需交報告和劇本呢? 別忘記有空

時也想想我這個老朋友吧, 寫幾個字, 或打個電話, 都是可以的!

       寒假假期短暫,你會去打工嗎?還是只在家裡輕鬆渡過呢?寒假時我還得去上補習班

課程, 所以應該只會在過年前兩天才回南投吧?

       等放假時再告訴你詳細情況吧! 如果可以,也許能見個面, 出來散散步, 或聊聊天.

在那之前, 咱們一起努力唸書打倒期末考吧! 


祝                  快樂                                             

                            子勻      元          10.

PS : 今天領到了考預官的准考證, 時間是 2 月 7 號, 在北一女. 齊哥剛好和我一樣也是

在同一考區的.屆時你若有空, 也許可以來探望一下辛苦的考生.

         


子勻 ; 收信愉快!!

       期末考終於結束, 也開始放寒假了.寒假裡沒去打工只到處閒晃. 台北, 桃園,姊姊家.

對了; 還得去學校排下學期英文系的畢業公演.不想再負責任的我原本只答應演一個路人

甲的小角色, 沒想到導演換劇本後竟把我從路人甲變成了 '' 男主角 ''! 推託不掉的結果,

只好拼命背台詞~真是頗痛苦.現在終於了解自己以前光說不''背''的工作有多麼輕鬆了...

       信中提到有關去考場''探望''一事恐不甚適當, 我應該是不會去的啦!不過還是祝你

順利,希望你能考上預官, 不用當個小小兵.     

       那天突然去找你, 給你添麻煩了! 你千萬別太在意第二天必須去參加活動不能陪我

的事,我不介意的. 不過害你沒能盡興的玩, 真的是很抱歉 !! 其實我也很怕自己這樣突然

的出現和無理的要求會造成你的困擾.但我還是去找了你,請原諒我小小的任性.不過,以後

應該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了,我會學著控制自己的!!

       由於寒假期間會''行蹤不定'', 所以你要給我的信還是寄到台北吧! 我也會留桃園

家的地址和電話給你, 以防萬一有需要.


祝                    考試順利       

                                   宇風             1991.       元        21.


  PS : 別抽太多煙, 對身體不好的喔!!
         
 

當自己從信箱裡拿出這睽違一個多月的來信時, 心裡是非常高興的, 不過在看完信的那

一刻,卻只剩下微微的無奈與痛苦. 感覺上,宇風似乎在為我們倆劃清界線似的.我可以想

像她正面帶微笑一步一步的往離我更遠的地方退去,而我除了往前追之外,還有其他方向

可以選擇嗎?不, 應該是我根本不願意選擇其他方向的吧?

考完試的第二天在宿舍樓梯遇到大包小包搬東西進來的齊哥,才知道原來小黑隔壁的

同學搬走了, 而想好好唸書準備考托福的齊哥便搬進這棟宿舍了.

看著也來幫忙搬家的齊哥新女友 '' 素楨 '' , 我禮貌性的笑了笑還幫忙搬了不少書和櫃子

等雜物. 和齊哥兩人搬完東西坐在床邊休息時, 那勤勞的素楨又拖起地來,一點也不嫌累.

看著笑的很靦腆的齊哥, 心裡悠悠的想著, 這就是人生嗎?

充斥在生活週遭無數的希望與目標,讓每個不同個性和有不同需求的人去追求尋找.因爲

無知,可以重來, 因為不了解自己,可以改變目標,因為環境的不允許,也可以輕易放棄.甚至

只是因為耐不住那不斷侵蝕自己的孤獨感,也可以成為隨便找個人來陪的理由. 還有許

許多多的因為,造成了許許多多的所以.為什麼大家總是無法看清自己,看清目標.然後堅持

著,等待著那最適合自己的唯一, 反而寧願在一次又一次錯誤的付出中尋找最適合自己的

未來, 不願意花費所擁有的時間耐心等待?也許,人生本就該不斷的犯錯,從錯誤中成長。

堆積出一個個迥異的生命,沒有完美的線條。只是我真的太固執, 亦或者是,太傻了吧?!

不想忍受可以避免錯誤,圓就是圓,不需要用橢圓代替......

我心裡唯一存在的玫瑰對齊哥來說, 可能只是一片樹葉吧?因偶然的一陣風飄入了他的

生命之中, 而當風再度揚起, 那葉子又悄悄的遠離.

有根的玫瑰, 深深的種在我的心田. 落葉無根, 當只能隨風而逝.

無法照顧宇風的齊哥, 選擇被素楨照顧. 而選擇堅強的宇風, 卻又被追求完美的個性牽絆

住,無法接受我的感情. 這, 就是人生.有著永遠無法讓齒輪咬合的遺憾. 總是缺了一塊, 卻

又傻的只想找回那個角.不知道原來,它自始就是這樣的, 沒法補合; 沒法完整的……

又看了一次宇風的信. 至少她還留了家中電話給我. 這也算是信任吧? 她也會在意我的

心情;怕我找不到她. 甚至擔心我抽太多煙, 卻又善良的不當面說破怕我不知該如何自處. 

突然好想宇風, 很想打電話和她聊聊天,也許可以順便告訴她齊哥已經有新女友的事.記得

那天幫齊哥搬家時他曾說過,不知該如何對宇風提起這件事.言談之中暗示著要我幫他轉

達這個消息. 心思細密的宇風的確是有知道的必要.我相信她一定不會想和有了女朋友的

齊哥再有太多可能會引起誤會的接觸.她不是那種允許自己造成別人困擾的人. 只是這種

差事真是吃力不討好, 也許還會讓宇風對我產生誤會呢!! 行動力不足的我就這麼猶豫著.

一直到了晚上10點58分才匆匆抓了 一大把銅板跑向常去的那個電話亭.直覺告訴自己宇

風應該還在台北,撥了02的電話,響了四聲; 被接起了.

'' 喂, 你好. '' 是個陌生的聲音.

'' 你好, 請問姜宇風在嗎? '' 我滿懷希望的問著.

'' 嗯, 請稍等一下. ''

太好了, 我不由得笑了, 沒想到自己的直覺有時還挺有用的!

'' 喂, 你好. '' 等了幾秒; 宇風終於來了, 一樣的微揚聲線.

'' 宇風, 我子勻啦! ''

'' 喔, 有事嗎? ''

'' 嗯, 沒事, 看看你好不好. '' 我瞎扯著, 心裡其實有點擔心, 關於齊哥的事真的不知

該如何啟齒. '' 今天也去學校排戲嗎? ''

'' 沒有啦, 陪姊姊去亂逛, 玩了一天. ''

'' 真好. '' 我笑笑說.

'' 還好啦! '' 宇風也笑著回答.

'' 那你什麼時候會回桃園呢? ''

'' 週末吧? 下星期一開始要去學校排戲, 所以也只剩週末才有空回家. ''

'' 嗯, 你最近還有和齊哥聯絡嗎? '' 我突然改變話題; 決定速戰速決.

'' 沒有耶. ''  

我想也是…………………

'' 你知道嗎, 齊哥有了女朋友囉! 而且他上星期還搬進來我們這一棟宿舍呢 ! 他住 507 .

搬家那天他女朋友也有來幫忙, 還很辛苦的幫齊哥拖地哩! ''我沒啥組織的一口氣說完

卡在喉嚨的話. 等著宇風任何可能會有的反應. 生氣, 哀傷, 驚喜, 訝異, 或; 只是聽到一

個與朋友有關的消息.

'' 真的啊, 很好啊! '' 宇風的回應聽起來有點遙遠. 不知道是不在意, 還是不想在意.

淡淡的語氣, 直接的句號.一點也聽不出情緒的起伏.

'' 是啊, 是很好.''看不到宇風的表情,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我頓了幾秒, 試著轉換空氣.

'' 過年時有空的話可以去找你玩嗎? ''

'' 如果我剛好在家又沒事的話當然可以呀. ''

宇風的回答永遠都是包含著希望的, 但, 會不會到時候剛好都 '' 有事 '' 或 '' 不在家 ''

呢? 我有點悲觀的想著.

'' 嗯, 那就等我去找你喔! ''

'' 沒問題!! '' 頓了一下宇風又說, '' 你是下星期要考預官吧? ''

'' 對阿, '' 很開心宇風記得和自己有關的事, 儘管是一點點也好. '' 是下星期. ''

'' 準備的怎麼樣啦? ''

'' 還好啦, 我也不知道 , 反正永遠都是看不完的, 看多少算多少囉!! '' 我像想找藉口的

小孩似的回答著.

'' 嗯, 盡力就好啦! 我不能去考場看你,要加油喔!! '' 宇風笑著說.

'' 好, 我會的. ''

'' 那就這樣囉, 改天再聊! 掰掰!! ''

'' 嗯, 掰掰……''

又是不了了之的掛了電話.不過至少把齊哥交代的事辦完了. 回過頭想想; 我永遠都無法

勉強宇風, 或對她提出什麼要求的. 只能傻傻的等, 被動的受. 只要不被拒絕就夠開心的

了, 不是嗎?? 而實際狀況上, 自己不是早就該放棄, 早就該退到普通朋友的界線之後的

嗎? 我到底還在撐什麼? 還在求什麼? 還在期待什麼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