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了幾天, 上完星期四的課又開始發呆. 而宇風也一直沒消息,不知道她是否正忙著找工作,

也不知道她是否因為遭受了許多挫折而情緒低落不想出門? 想歸想,無從;也無法求證.只

是; 一邊數著日益減少的日子, 眼看著和宇風見面的機會與可能也一天一天的消失,不禁心

了起來.

幸而不用搬家,也不用上課的阿信並沒有 '' 回故鄉 '',他還待在 308 , 而且總是不時的出現,

陪著我聊天;發呆, 吃飯. 減少我心中許多徬徨無助的焦慮.

轉眼週末又過去了, 只剩最後一個星期就真的沒課上了. 其實課程早已結束,剩下的也只是

末考而已.考完等拿到畢業證書之後, 也就該和大學生活說掰掰了. 一直沒回家的阿信終

於也在昨天回家了.面對夥伴們一天一天減少以及宿舍一間一間空出來的事實,我也把自己

房裡的東西都打包成箱寄回南投. 身邊只留下必用品, 幾件換洗衣物還有捨不得離手的''漂

鳥集''和''小王子''. 雖說捨不得離手, 但卻不太敢再翻閱. 很怕再重溫一次由喜到悲, 由充滿

期待到幾乎完全落空的心情.只能緊緊握著; 看著封面,回想著自己曾因這兩本書所獲得的喜

悅與感動.

考完最後兩個學分的期末考後, 拿到畢業證書那天的中午, 大家又很有默契的集合在 Pink

宿舍閒聊.而原本也住在這兒的齊哥則因家裡有事先回台北了. 一進客廳, 大家熟悉的各自

窩在椅子上, 不是很有精神; 幽幽的聊著. 也許是心底那份終需面對離別的情緒做怪吧?聽

說住四樓的老大終於可以畢業, 昨天已經開心的收拾住了六年的房間, 搬回台北去了.

而每次來這兒都會看到的'' 精神象徵 ''電動二人組因為延畢則提早回家, 放暑假去了.那老

方前兩個空蕩蕩的位子, 看起來竟透著幾分的冷清.

「不知道誰會最先去當兵?」 阿華懶懶的說.

「希望是我, 早死早超生嗎!一直拖著, 那種心情不旦痛苦, 而且還很浪費時間!」小強一臉無

的說著.

「對呀! 聽說最快七月就會有一梯了耶!」 軒哥說.

「希望大家都可以中獎!」 小強說.

「都無所謂了吧?」 我笑笑.「前後應該也不會差太久吧?」 我考上的是政戰官, 入伍的時間

都固定在7月16號, 所以我猜想應該也會有人和我在同一時期入伍才對.

「你最好了啦, 當官去了! 可別太舒服, 養出一身肥肉來喔!」 Pink 說.

我笑開了: 「很難吧? 我天生吃不胖的!」

「這倒也是!不過日子一久; 應該多少都會有點改變吧?」 Pink又說 :「大部分的人在當完

兵或結婚後都會變的, 不論是體型還是個性.」

「真的嗎?」 小強不太買帳的扁扁嘴.「體型改變到是無所謂啦. 我希望大家的心都不要變

才好. 至少別變太多! 別忘了我們已經說好要常常開同學會的!如果有人變的太過分, 我

可是會受不了的!」

「放心! 物以類聚!」 軒哥開口:「變不了的!」

「嗯, 我也這麼覺得. 俗話不是說 '' 本性難移'' 嗎? 錯不了的!」 阿華也笑著說 : 「別忘了

要常連絡, 每次換地址或電話的時候一定要記得通知大家. 特別是結婚這種大事, 誰沒

通知; 敢偷偷結的話就給我小心一點 !!」

大家聽到阿華的 '' 威脅 '' 都笑了.

「對啊 ! 其實結婚也可以算是種另類的同學會; 對不對?」 Pink 說.

「這話很有道理!」 小強說.

「嗯, 那在所有的人都結完婚前, 就以''吃喜酒''來當同學聚餐好啦!」 軒哥提議.「等大夥都

結完了, 再固定一年辦一次聚會; 怎麼樣?」

「也不錯, 就暫定這樣吧!」 阿華附議.

「想不到真的畢業了. 真的要離開這裡了.」 Pink 說, 語氣聽來有濃濃不捨.

「對呀, 這棟房子不單只是你們的宿舍,簡直是我們工工系的基地. 這沙發根本就是被我們

幾個坐爛的!」小強拍了拍屁股下有點舊的沙發笑著說.

「這裡有太多的回憶了, 太多的第一次, 太多的 ''總是 ''還有 '' 一起 '' ..」 軒哥迷濛著雙眼,

輕輕的說著:「總是在這兒集合, 總是在這兒開會, 一起做報告, 一起熬夜. 總是會在客廳裡

到玩電動的豆皮和老二. 總是在這兒分享每一個最新的消息, 無論是開心的還是痛苦的.

被當了; 被 K了,要來這裡和夥伴們說一說,一起罵一罵才算出了氣.有了喜歡的對象,也要來

這裡徵詢大家的意見,聽聽餿主意.收到女孩子的情書沒得意的來這裡讓大家羨慕一下怎麼

可以?! 真的交了女朋友; 當然更要帶來這裡讓大家認識; 成為我們的一份子,連和女朋友

分手了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先來這裡。就像充電器一樣,來這兒繞一圈就有力量再開開心心

地過下去。」

聽著軒哥不怎麼用力淡淡的說著這麼深刻的話, 胸口不禁一陣緊縮, 鼻子也酸酸的. 我不敢

抬頭; 只能用力的看著地板.是啊, 那麼多的 '' 總是 '' 和那麼多的 '' 一起 '' , 那麼多的回憶.

突然想起宇風說的話: 那棟充滿幸福光暈的屋子, 就存在你的心裡! 我想, 這間屋子, 應該就

是了吧?! 它的確充滿了幸福光暈, 而且, 宇風和誼璇甚至還在這兒住過一晚呢! 是的, 她是

真的來過……

「別再說了, 眼淚都快被你逼出來了!」 小強說.

「誰要哭啦?」 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是阿信. 「就知道你們一定都在這兒.」

「你怎麼來啦? 不是回家去了?」 我問.

「對啊, 不過我記得大部分的人今天都會來領畢業證書, 所以又回來, 想跟大家再聚一聚.」

信笑的開朗, 理所當然的說.

「幹麻啦? 又來一個催淚的!」

「這麼脆弱阿?!」 阿信還是一臉的笑.

「是感情豐富!」 小強翻著白眼說.

「別那麼悲情嗎!換個角度想想, 以後不用再死背書; 可以當個'' 自在的大人''了,不是很棒

嗎?」阿信又說.

「哎, 當大人之前還得先當兩年的''小兵''呢!」 阿華說.

「對啊!」Pink 接腔. 「想到要離開我的音樂兩年, 就笑不出來了!」

「希望不要遇到魔鬼班長才好.」 小強說.

「你以為在拍電影啊? 哪來那麼多的魔鬼班長?」 軒哥笑著說.

「總之,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度過這兩年, 兩年後一定要來辦個同學會; 別忘囉!」 Pink 說.

「嗯, 沒問題!」 大家都沒異意的點著頭.

「我也該回家了.」阿華說. 「你們咧?」

「明天吧? 不然就後天.」 Pink 說.

「我也差不多, 反正最遲就 6/30 , 大後天 .房租到期日囉!」 小強笑嘻嘻的說.

「大家都差不多嗎! 我也是.」 軒哥說.

「我會先去台北, 在姑丈家住幾天再回南投.」我說: 「齊哥還約了我, 到時候要出來見面一

起吃飯.」

「嗯. 那就珍重再見了; 大家!」 阿信說.

這天在Pink宿舍和大家解散後, 直到我去台北前, 真的沒有再遇到大家了. 當時並沒特別

意; 但事後回想才發現, 是啊; 平常分手時每個人總只說著: 先走囉, 或掰掰, 而已.不過

天不知怎麼著, 大家都說了 : 再見, 要保重喔, 等等的話語. 似乎潛意識或冥冥中, 早已

知道那是最後一次聚會了.

而一直等不到宇風電話和消息的我, 在租約到期的 6/30那天; 也拿著小小行李到台北姑

丈家做客. 姑丈開心的要我多住幾天, 沒事的話也不必急著回南投. 我笑著點頭說好,不過

心裡也頗高興, 而且偷偷的期待著; 也許能藉此機會在台北和宇風見面!

在姑丈家整天閒閒沒事的晃了兩天, 第三天 7/3 , 終於忍不住趁出門散步時打了電話找

宇風, 不過她的室友卻說她不在, 不死心又打了電話到桃園, 她家人竟說她已經去了姊姊

家住!

原本充滿期待的心情又跌入谷底. 真的是無緣嗎? 不敢問歸期, 只能掛了電話. 想到曾說

過要和齊哥見面的事, 鬱鬱的又投了五塊錢撥了齊哥汐止家的電話.

'' 喂, 你好, 我找方禹齊. ''

'' 子勻喔? 我就是啦! '' 原來齊哥也沒出門.

'' 我現在在台北, 明天有空嗎? 不是說了要出來見面? ''

'' 明天好啊! 我剛好也約了素楨要見面, 一起吃飯吧! ''

'' 方便嗎? '' 想到要面對陌生的''素楨'',我有點不好意思去當電燈泡. 這感覺在從前必須

同時面對宇風和齊哥時是從未有過的.

'' 當然方便, 沒關係的! ''

'' 嗯.那就明天見囉! ''

'' 好, 沒問題. ''

回到姑丈家, 找不到宇風的我只能給她寫信;躱到暫時屬於我的客房,拿出信紙,
卻又不知

從何下筆;從那兒說起. 感覺上彷彿已經很久很久沒和她連絡, 沒見到她了. 但心裡的那份

情愫並未因此變淡, 只是沉澱的更深, 更深了………


給飄忽的宇風 :

       許久沒連絡, 還好嗎; 最近 ?

       等不到你的來電, 來訪, 試著找你, 也無法連絡上. 心情已從焦急轉變成失望和無奈.

不禁問起自己, 我們真的是無緣嗎? 連當兵前想再見你一面也是奢望嗎?

       目前我住在台北姑丈家, 不過再過幾天我也要回南投了. 所以應該又會錯過能夠和

你見面的機會了吧?心裡悠悠的猜想著, 所有故事的情節不都是這樣形成的嗎? 在錯的

時間遇到對的人;而在對的時間卻總等不到那個記憶中的身影.

       所以,是不是永遠也沒有對的人會出現在對的時間呢?是不是永遠都只能對現實妥協

呢?

       我知道, 也很肯定自己是一點也不願意這麼做的! 所以我只能,也願意繼續等待.

       離開學校前曾遇到齊哥, 他在台北的家已搬到汐止, 換了電話和地址; 特別叮囑我要

告於你, 希望能和你保持聯繫. 我一直都不清楚你們兩人之間當初分手時真正的狀況和

問題.只是當個盡職的好同學; 傳話人而已.可以的話, 也給他捎個消息吧!

        想想; 這要求出自也在等你消息的我的口中, 是不是有點諷刺呢?! 哈哈…就讓我用

笑帶過吧~~

       工作找的如何了呢? 希望一切還順利,沒讓你對這個現實的社會感到失望或無力才好!

祝                       快樂

                                       子勻                  1991.           7 .   3.


隔天中午依約到台北和齊哥見面. 三人在速食店吃漢堡 ; 喝可樂閒聊.不知怎地 , 看著齊

哥和素楨的互動, 腦海裡卻滿滿都是宇風的影像.心裡突然有種莫名的感覺,好像自己寧願

齊哥仍和宇風在一起. 至少這麼一來; 就可以再見到她.而看著取代宇風位子的素楨,在思

緒最深處的角落裡; 竟是有著幾許愿懟的. 儘管她並非第三者,儘管她只是個無辜的女孩.

其實仔細想想, 齊哥算是被拋棄的人, 所以他再交新的女朋友並沒有對不起宇風啊! 只不

過,我還是無法全然釋懷……雖然都已經過了半年多.

和齊哥大略提了一下那天在宿舍大家的約定, 齊哥一臉陽光的說: 「'當然沒問題!」

談笑間, 兩人好像又回到 C大那間有著大大客廳的宿舍, 熟悉的感覺一點也沒消失! 開心

的聊了大半天才想到自己不該當太久電燈炮, 便藉口說要去買書先離開了.分手前齊哥還

特別強調別斷了音訊;還有, 只要上台北就一定要 call 他 等等. 我笑著點頭答應, 對我來

說這都是做得到, 沒問題的!!

離開速食店並沒有真的去買書, 直接搭了公車回姑丈家. 一進門姑姑就說家裡來了電話.因

爸媽知道我 7 / 16 就要入伍了, 所以希望我能早點回家多陪陪爺爺.

雖然明知當兵是早晚的事, 而心裡也一直都有個底的. 但在聽到家人的提醒時, 還是不免有

許的緊張與排斥浮上心頭. 畢竟那是一道很高的牆, 一旦進入, 便將與外面的世界隔離;不

說離開就能離開的.

既然父母都打電話來了,當下決定隔天就回南投多陪陪爸媽和爺爺. 只是這麼一來; 入伍前

的是見不到宇風了.

                                    ~~十七章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