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圓缺

回南投後沒什麼重心的過著日子. 除了陪爺爺下棋閒聊,偶爾幫小妹解答一些課業上的

問題之外, 就這麼發著呆; 讓電視影像在眼前晃過,或收音機裡的音樂從耳朵流洩而過.

不去預設當兵後的情況, 也不想再試著和宇風聯絡. 就, 順其自然吧!!

順其自然的結果, 我在16號如期的入伍.進了北投復興崗政戰學校做為期12 週的訓練。

理了一個三分頭, 除了矬, 還是矬!!幸好宇風是一定不會來探視我的,心裡壓力減輕不少.

雖說是新兵訓練, 但畢竟是'' 政戰官'',所以並不會太''操'',連摸到真正的槍的機會也沒幾

次.大多是室內思想教育課程. 和必須長時間待在室外訓練的軒哥他們比起來, 我已是很

''涼''的了!

 

給宇風

       入伍 10天了.理了個不算太短的平頭,不知你是否能想像的到那種矬樣?現在的我

在北投受訓.週末放假的時候應該都會就近到姑丈家休息吧? 如果你真的很想看看我

的''矬''樣的話, 可以來信告知,我必當全力配合!

       轉眼已畢業一個月了, 不知道你是否已找到喜歡的工作; 還是仍在尋尋覓覓呢? 

       據說小玫 ( 阿華女友 ) 目前正在阿華父親的公司上班, 地點也在台北, 也許你可以

她玩. 班上的同學目前只有我和軒哥, 小強已入伍,其他的人都還在'' 等待 ''.無法找工

作,也不能撒開的玩, 這也算是一種折磨吧?

       別忘了找到工作或換地址時, 都要來信通知一聲喔! 說了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考驗

才正要開始呢,對不 ? 

         再聊 !!

祝                         順利 

                                     子 勻              1991.   7.   26.


宇風; 收信愉快 :

       每天過著朝六晚十 的超規律生活, 沒什麼習不習慣的. 雖說是受訓, 但並沒有如電

情節般的被'' 欺負 '',每天都在教室上課; 連槍都沒什麼機會摸到.老實說; 還算過的不

啦!

      前兩天放假時和齊哥又約了見面, 兩人還去看了場電影! 不過因為只有兩個人, 一點

鬧不起來, 真懷念以前一群人窩在齊哥宿舍瞎混的日子. 雖然沒啥建設性, 但真的是很

令人難忘呢!

       對了, 齊哥又問起是否仍有你消息之事, 我只能據實以告.之前也曾說過,我是真的不

清楚你們之間曾發生的事情,也不知你為何沒與他連絡.我只知道茫茫人群裡能相遇,相識,

成為好朋友, 這是多麼的不容易. 畢竟曾努力過,曾彼此相依過,就再給齊哥一個機會;接受

這個朋友吧! 我知道自己的立場其實也是挺薄弱的, 但, 仍希望能盡一點點的力量,更希望

能盡棄前嫌, 給他捎個消息; 好嗎? 

      受訓已過四週,還剩三分之二的日子, 在軍中的我, 也期待著能收到你的消息!

祝              好

                              子勻                    1991.        8.        12.

子勻; 

       收信快樂!!

       一直很忙, 忙著找工作, 所以沒給你回信; 別介意喔!!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某個地

方關心著我, 正如我也在某個地方努力的試著融入現實的社會。 就算沒能常常聯絡,

對彼此的熟悉絕不會因此而變淡; 而減少.如同你說的, 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考驗才剛

始,哪需在意這10 天半個月的沒消息呢?!

       猶豫著該走哪一條路. 最不用花腦筋的, 最有挑戰性的, 最平凡的, 還是最有把

握的?在這個時候, 興趣似乎已不被列入考慮的因素選項之一了. 也許長大的第一堂

課就是學會妥協吧? 

       不過別替我擔心,我會調適自己,選擇最恰當的那條路的.而答案,應該也呼之欲

出了.也許; 就在下次收到我的來信時吧?

       關於齊哥的事, 你不必替他努力或多說些什麼了.友誼的存在與維持除了有那份

心之外,還需要有'' 行動力 ''.他若真有心想找回往日友情, 又何需煩你通知我呢? 我並

沒有搬家呀, 我的地址和電話他也一直都有的. 這樣, 你應該懂了吧? 而面對已有女友

的他, 我是不願主動與之聯絡的, 這緣由, 你應該也能了解吧,能體會吧?

       知道你理了個小平頭, 雖然很好奇, 但還是算了, 別讓我看到比較好! 就讓我心裡

一直存在著你昔日的 '' 英姿 '' 即可, 別破壞了印象; 你覺得呢?

       就這樣囉, 好好的; 乖乖的受訓, 下次再聊吧

祝         一切順利
                               
宇風           1991.       8.          18.


宇風 :

       又是一個週末結束,不知該說是快,還是慢. 受訓的日子已過了一半. 如果現在還

在唸書的話, 應該也準備要回學校註冊開學了吧?

       真的很懷念以前的日子, 不過往者已矣, 實在不該花太多時間去緬懷的, 是不?

       已習慣了這裡的生活步調, 5:30 起床, 10 點熄燈. 雖然熄燈後往往仍和同袍們蹲

在門廊前天南地北的閒聊, 而白天上課時; 也總偷偷地寫著信. 這就是人性吧! 每當做

著不該做的事, 總會特別的開心, 特別的起勁 . 有種彷彿又回到求學時的恍惚,那一剎那

間; 心情是飛揚的.只是在低頭看見自己一身 ''綠''的同時,跌回現實的挫折感便浮上心頭 .

       時序已進入 9 月, 你找到工作了嗎? 是否已經變成上班族了呢?

       也許下次放假時可以出來見個面,一起吃飯或只是聊聊天,你覺得如何;ok嗎?

祝             順利   & 快樂

                                   子勻             1991.    8.  31.

這天一樣上完課, 和大家排隊等著發信的時候, 負責的學長突然笑嘻嘻的問我 :

「子勻, 你有朋友在東引當兵啊?」

我轉著眼睛, 一邊想著不知道是哪個同學這麼悲慘...:「沒聽說啊.」

接過信來映入雙眼的竟是熟悉的飛揚字跡,忍著滿腔疑惑與莫名的害怕回到宿舍. 抖著手;

拆開了信封.

 

子勻;

       收信快樂!

       當你收到這封信, 看到上面寄信人的地址時, 內心一定充滿了訝異吧?! 而在拆

開信封;知道寄信人是我時, 也許,會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呢 !! 幸好,看信是不需要發出

聲音的. 而這短短的閱讀過程; 應該也多少可以緩和你的情緒吧?

       是的, 我已找到了工作,成了上班族. 這是一份我最熟悉也最有把握的工作. 只

不過這也是一份在遙遠小島上的工作.我必須搭上軍艦,依天候的不同花上 8~~13

個小時, 甚至更長;無法預期的乘船時間到只有四百多個人口的小島當國中的英文

老師. 而且一年只能回台灣三次.

       我到東引已經快三個星期了.當然一切都還在熟悉中.包括學校的制度;一起教書

的夥伴,人數很少但都很單純的學生們, 以及許多數不清的大小瑣事,還有那一條又一

條不知通往何處的彎彎小路.

       聽說這兒的人們很淳樸, 聽說這兒偶爾會有對岸游過來的 '' 水鬼 '', 還聽說這

兒的冬天可能會下雪.我想, 我會慢慢找到答案的.

       這是個很大的改變, 卻也是個挑戰, 是個難得的經驗,我會好好珍惜,好好體會;

好好把握成為 ''不凡'' 的可能.

       你寄到台北的信已由我的前室友轉寄過來了.而以後要和我聯絡的話 , 就把信

寄到這裡吧. 在這兒沒有私人電話, 只能完全靠通信囉 ! 再聊 !!

祝              無恙

PS : 別為我擔心, 我很好的.


                                 宇風              1991.      9.  20.


看完信還是微抖著,無法相信,不想相信, 甚至拒絕相信!

不願相信宇風竟離開她的家人, 朋友, 離開我, 離開充滿回憶的地方一個人到遙遠的

東引當老師去了. 原本想見她一面就不容易,而現在面對一年只能回台灣 3次的事實,

我想; 要再相聚, 應是蜀道難了……

她真的是為了理想為了挑戰自我嗎? 還是不想再面對這煩擾她的一切, 來個真正的,

徹底的重新開始,順便再和絕對的孤寂為伴呢?

這算是給我的另一種考驗嗎? 還是要逼我完全的放棄呢? 又或者, 宇風其實已選擇

了放棄我,及我們之間所有的可能, 放棄接受我的努力, 躱到一個大部分的人不願去

的地方. 過真正全新的生活?!我真的是充滿無力感, 不忍心責備她,  卻也說不出誇

獎的話.靜下心, 冷靜的思考著, 我想 , 目前的她需要的應該是支持吧? 一個人隻身

到遙遠的小島, 應該更需要朋友的! 這種決定絕非輕率的行為. 宇風必是經過深思,

有她的考量. 我, 也許想太多; 想太複雜了. 若宇風真要躱我, 放棄我, 她便不需再

給我消息,讓我知曉她的狀況了. 是的 ! 一定是這樣的!而我會有如此激動的反應和

激烈的情緒, 應該都只是因為壓抑不下內心的失落感吧?

種從未有過, 強烈的失落感. 我的心, 像是被挖走了一塊似的; 空了. 輕飄飄的,

空盪盪的, 卻又沉重的讓我透不過氣, 而原本壓抑在內心深處滿溢的感情也因為這

個洞, 不斷湧洩而出.

風箏的線, 能被拉的那麼遠嗎? 隔著海洋, 隔著天空, 我對宇風的堅持與付出; 會

不會一不小心, 就被無法預測的風吹散,吹亂, 繼而消失無法存在呢? 原本就飄忽

的宇風,真的離我越來越遠,幾近模糊,無法臆測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