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不凡的宇風 :

       收到信,看到信封上的地址, 的確是令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一時無法回神。

       東引, 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待腦子恢復正常運作後才想到, 是了,那是比所有阿兵哥們最怕抽到的''金馬獎''更

遙遠的小島,是不是;宇風?

       像我們這樣的大男生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 你卻慨然前往. 相較之下,吾等也

顏!!

       你說,為了挑戰自我;為了珍惜不凡的可能.的確,這是像宇風會說的話,會做的事.只

是有多少人能真的說到做到呢? 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 家人,朋友.到一個幾乎全然陌生

的地方, 這需要的實在不只是勇氣而已吧?

       你的不凡,讓我佩服,讓我語塞,也讓我心疼. 一片混亂的我,其實是有點語無倫次的.

要讓我從這麼深的''驚嚇''裡鎮定下來,也許看完一封信的時間是不夠的.但卻又急著想和

你說說話,請見諒!下封信,應該就可以恢復正常了吧.

       印象中東引是個人煙不多的小島, 各方面的物資都非常不足,天氣也非常酷寒,怕冷

你,喜歡看書,聽音樂的你,該怎麼度過呢?不忍再多想;一定要多保重!!

      祝            平安

                           子勻            1991.         9.     27.

宇風 : 

       滿腦子塞滿東引和你的過了幾天,突然驚覺;對你而言,早已經在那兒過了一個月

了;是不?

       不知你是否已適應了新環境的生活步伐或模式 ?儘管我連心理上都尚未適應這

個事實.

       一肚子的問號被滿腹的關心壓抑下來.不忍問你太多 ''為什麼 ? '',況且那些為什麼

似乎也都不重要了, 無法改變什麼事實了.我只擔心隻身在外的你是否有任何需要幫忙的

方.缺了禦寒的衣服, 缺了精神糧食,或缺了熟悉你的人給予關懷.無論是哪一種,都請不

客氣;不要見外;請讓我知道.我一定盡力幫你完成的 ; 好嗎?

       再一個星期, 我也將下部隊帶兵去了.屆時將抽籤決定分發地點.不過都會以靠近自

己的家鄉為主. 所以我回南投服務的機會是很大的.能在靠近自己家鄉的地方當兵, 應該

是很大的幸福吧?!

       下部隊前的幾天假期本以為可以去找你的, 現在卻連打電話給你都不可能,這改變

的是太大,太突然了.雖然這已經是個事實,卻仍忍不住的在心裡懷疑著,抱怨著.放心,我

會調適自己的.畢竟,對你而言,所面對的問題與需適應的改變比我多的多了,是不? 所以我

真的不該再多說些什麼灰色的話語了。

      看著你送我的唯一一張照片, 那個站在有著整片綠色爬籐的圍牆下; 笑的燦爛的你.

許; 你就是要在這樣的大自然裡才能開心的笑吧? 原始淳樸的東引,也許真的可以讓你

有真正的;快樂的,全新的未來。只是,我仍希望你的未來裡能有屬於我的一個小小位子.

         等著你的消息.

祝                     平安

                         子勻                   1991.       10.   1.

子勻 ;

       收信快樂 !!

       轉眼一個月已經過去, 慢慢也習慣了這兒的步調.每天早上7:30 升旗典禮,中午睡

個小午覺.下午 4 :40 放學.彷彿又當了一次國中生般的,有種很親切的熟悉感.學校

同事, 就是下班後的鄰居和朋友. 再簡單不過的關係.這兒的人都很熱心,對來自台灣的

和另一位國文老師都非常的照顧.

      島上只有幾間小小的雜貨店和 2間水果攤. 當然; 都是學生的家長開的.買東西時總

像在做家庭訪問, 有種說不出的尷尬感. 

      這兒的確什麼都沒有.連我最愛的 ICRT也收聽不到,只能聽著自己帶去的錄音帶.至

於還想添些什麼倒也沒想過; 也許等過一陣子想到了再說吧!

       你不用替我擔心太多, 我是個大人了,會照顧自己,會讓自己快樂的融入這種平淡的

活.不必像在台北一樣急促的趕著;追著,也是種買不到的幸福呢!

       這裡一個月只有三班船, 帶來島上所需的物資和信件. 所以你給我的信,也會搭著那

大而緩慢的軍艦而來. 接著, 再將我寫的信送到台灣; 你的手中.當天氣不佳的時候,

便會無限期的停駛, 直到風浪變小沒有危險時,船才會再度駛出。這樣了解嗎?有一種時

光退回到20或30年前的感覺,對不對?只能等待,只能祈禱,一味的心急只有讓自己更加痛

苦而已.

       面對這陌生的一切,不禁讓我想起一首歌的歌詞: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我想,我會把這兒當成''修身養性 '' 的地方. 既然''急不得 '',那就慢慢來吧!我會試著

讓一切變得更好的!

祝                下部隊快樂

                    宇風               1991.   10.    8.

宇風 : 

      收到來信, 看看日期, 竟已過了一個星期. 正好是你生日的這一天. 想當然,你也

只能收到我遲來的祝賀了.

      包裹裡的小星星, 應該已有幾百顆了吧.本想折滿一千個再送你當生日禮物的,無

奈我過大的手有點拙, 只能有這樣的成績, 還請笑納 !!

       新兵訓練結束後回中壢和阿信見了面, 兩人在屋頂上吹著涼涼的夜風閒聊. 我告

訴他你到了東引當老師, 他竟比我更驚訝的直說''不會吧!是不是把澎湖聽成東引啦?''

經過我一再的確定保證後;他才相信,並說你真是個 ''奇女子 '' .

      是啊, 連大男生都不願去的地方, 你一個弱女子竟豪不遲疑的前往,這的確是値

得我們佩服的.

      東引島上的百姓雖然稀少, 只有三, 四百人,但卻有數千的阿兵哥.像你這樣的

孩,應該會很容易被注意到,可得好好保護自己.為我,為在台灣有更好條件的青年們;

好嗎?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東引當我服務的地方. 我一點也不會

在意那惡劣不良的環境.只要能和你一起呼吸同一個島上的空氣,知道你就在不遠的那

邊上著課,所有的所有,都會變成甜美的,幸福的 !

      無奈,現在的我只能隔著海峽想像,在遙遠遙遠之外的宇風正在做什麼呢?那些孩

子有你這樣一個老師,真是幸福 !學校的老師們能有你這個同伴,鄰居, 室友,也真是幸

福 !我真的好羨慕他們 !!

      在島上過了中秋節,過了生日,有什麼感觸嗎? 以前在文章裡看到 ''離鄉背井 ''時,

總淡淡的;沒什麼特別感覺.現在卻令我想起你.這應該是完全符合你的情境吧?

          不忍問你是否會想家, 是否寂寞,

          你,會嗎?

         生日快樂; 宇風 !!

                                子勻              1991.     10.    15.

宇風 :

       上回信裡忘記告訴你,我已分發到南投團管區司令部.離我家算是很近的.每逢假

日都能回家陪陪父母和爺爺.

       在軍中的工作多是文書方面的處理, 對我而言應屬輕鬆有餘吧? 只是才剛報到不

久,一切尚在摸索熟悉中. 

       許久沒有你的消息,不知是新環境和工作讓你很忙, 還是船期又誤了時間呢?沒有

電話,只能傻等,這種心情真是難熬. 學校裡的死黨們終於都當兵去了.軒哥去了澎湖,而

最後一梯的齊哥,也在這個月中新兵入伍去了!大家都有了不同的開始,分散在台灣的各

個角落.有種很虛,很無力的感覺.原本朝夕相處的兄弟們都散了,要待何年才能再聚,重

拾那份不須言語的默契和友誼呢?

       這種感嘆,想必同樣的也存在你的心裡吧?! 屈服於無情時光巨輪的,只能用一輩

子去回想懷念.能抗拒那份力量進而控制之的,便能再創另一璀璨歷史.

       我一向對自己都有著無比信心的. 我相信自己, 所以也相信自己期待的未來.或

快,或慢.但,應該都是會實現的吧?! 

       你呢? 你的未來是如何規劃的呢? 你又將在東引停留多少的歲月呢?青春只有一

次, 可千萬要好好的把握啊! 

       有空別忘給我捎個訊息, 告訴我你的近況吧!

祝              平安
                           子勻                 1991.        10.    27.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