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風 :

       收信快樂!

       終於忙完了晚會, 一切都順利結束. 一個多月來的準備,彩排; 辛苦友都有了代價 (長

非常滿意)現在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前兩天放假回家休息陪爺爺聊天下棋, 突然發現爺爺老了許多.身體狀況也似乎不太

好, 還真有點擔心.有時看著他坐在那張搖椅上連動也不想動的樣子真令人難過.而我能做

的,頂多也只是多陪陪他. 儘管常常只是沒有對話的在一旁發呆.

       你呢?最近好嗎? 又是一段時間沒有你的消息. 是生活太過忙碌充實以致無法抽空寫

信; 還是日子異常無聊, 導致你懶的再贅言一次呢?

       其實, 你無須寫些什麼精采的內容, 即使只是短短幾個字, 讓我知道你有記起我;也就

了. 因為被遺忘是最孤單的寂寞. 那份寂寞會讓所曾有過的快樂都濛上一層涙霧的!

       等你消息..

祝                     好
                                          子勻                    1992.       元.     2.


折好信紙; 黏好信封貼上郵票, 心裡淡淡浮起一層憂鬱的感傷.原以為遠走他鄉的宇風會

孤獨寂寞的需要自已的安慰. 沒想到; 自己才是那個需要被安慰的弱者.究竟是我太脆弱,

還是宇風太堅強呢? 理性的我一再的催眠自己,宇風一直沒再交往新的男友, 這表示她的

心裡是有我的, 所以不需太難過.但感性的那個我, 卻又一再的提醒自己,不願在我面前顯

露出脆弱一面的宇風; 其實是見外的. 我並非住在她心裡最重要的那個區塊………

曾和部隊裡一個年紀相仿的長官聊過宇風的事, 以一個完全的局外人來說,他想不透為何

我對宇風如此堅持. 讓他看了珍藏的宇風唯一一張獨照 ; 他也只淡淡的笑笑, 沒說什麼.

然自己自始就是一個人孤軍作戰, 但至少還有不鼓勵但會扯扯齊哥後腿的阿信在一旁

聽我發牢騷. 相較之下;現在的我真的是更孤單了.

子勻 :

       謝謝你的卡片和祝賀, 無論是準時還是遲了;都無所謂的. 那份伴隨船隻搖搖晃晃而

來, 送至我手中的溫暖才是重要的.

      這兒的生活的確頗無聊, 單調. 一再重複地過著沒有什麼變化像功課表般的每一天,

心似乎也快被磨光了.每天散步的小徑也已從陌生變成異常熟悉.連在哪個彎可以遇到

誰都是可預期的未來. 說寂寞; 也不全然是.身邊總有好多人圍繞著, 說笑著. 應該說是心

靈上的空虛吧? 尤其在關上宿舍的房門獨處時. 

       沒有熟悉了解自己的老友, 連笑起來也覺得空泛. 懷念用眼神交談, 用微笑交心的

日子. 你我相隔一個海峽, 常常積累了許多的話語, 但每每提筆;想到這段連我自己也算

不清楚的距離時, 又無力的放棄. 也罷, 再怎麼激動的情緒, 無論是喜是悲; 經過了漫漫

海浪, 也不喜不悲了吧?

       你一直都在的, 在我的心裡. 別擔心, 不說了是一輩子的朋友?! 我沒有忘記你, 也

沒有忘了想起你.只是, 只是試著不讓自己再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讓一切悠然; 無牽掛.說

過彷彿是來這兒修身養性的, 越來越有這種感覺. 壓抑, 淡化易感的情緒, 追求另一種境

界, 另一種成長. 試著不必掩飾, 不必隱藏, 讓一切變成無形.

祝                   好
                                      宇風            1992.    元          8.

  PS : 月中將會搭船回台灣, 過完年才會再回到東引, 有信, 有事, 請寄到桃園家吧!!


宇風終於要回台灣了, 有股想去''碼頭''接船的衝動.不過當然只是想想,在遙遠的南投想想.

其實, 如果自己是 ''自由之身'' 的話, 應該也沒勇氣真的衝到碼頭去吧?我不忍心看到宇風

勉強的對著我笑, 也不忍心讓自己再多承受一點可能被婉拒的痛苦; 哀傷.畢竟已經一年沒

面了, 雖然對宇風的一切都還是那麼的熟悉. 但隱約中, 又好像多了幾絲的陌生. 加上沒

她的允許, 我始終不敢逾越那條線,無畏的進入她的生活之中, 只覺得我們之間真的越來

越遠了.

算著日子, 知道 20 號之後宇風肯定會在台灣的, 於是開始打電話給她; 想聽聽令人懷念

的微揚聲線.無奈, 或不巧, 打了三次都找不到人. 不是出門了; 就是去住了姊姊家沒回來.

雖然一直都知道幸運之神並非站在我這邊,但接連著一年找不到見面的機會也真是太令

人無言了.也許這是命運的暗示; 很明白的暗示著我和宇風之間的緣淺.不過固執且堅持的

我是絕不會輕易向它屈服的 !

見不到面又如何 ? 能心靈相通才是可貴的,我堅定的告訴自己.

宇風 : 

       回到台灣好幾天了吧? 我想, 你應該正忙碌著和家人朋友們相聚聊天, 試著用最短

的時間找回最多的感覺吧?

       打了幾次電話到你桃園家,只是很不巧的, 你都不在.而我又受限於工作時間無法隨

的 call 你,所以只能眼睜睜的讓這個週末就這麼流逝. 如今最保守,也最穩當的辦法,只

能等你來信和我約定見面的時間了. 假日我都是有空的 ; 如果能排的進你的行程的話…

      下星期就是過年了, 這也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三個新年. 時間過的真的很快. 雖然這話

來老套, 但卻是事實. 記憶中自己一直都在等待, 也一直覺得等待的日子著實難熬.不過

一回頭, 竟已是 800 多個日子的飛逝, 不禁啞然. 我們有交集的日子, 已經過了那麼多了

嗎?為何在我腦海裡只有屈指可數的少少幾天和片段的記憶呢?

       也罷, 無法改變的事實也無需勉強去追問答案. 過去就過去了, 我該把握的是未來才

對. 誠摯的希望未來的日子能有更多, 甚至數不清的和你有真正交集的回憶!

       之前才忙完元旦的新年晚會, 現在又要忙過年的春節晚會, 有點不太像在當兵的感

覺. 相較於辛苦的軒哥和齊哥他們, 自己真的有點太幸福了. 現在的你, 幸福的定義又是

什麼呢?

       期待你的消息!!

祝                     快樂
                                       子勻            1992.      元      27.


等待的日子滲雜了焦躁與不安. 期待著幾許可能的喜悅, 但冥冥中卻害怕等到的答案一

樣是令人失落的否定.

不好意思再打電話去打擾宇風家人; 儘管一直沒有宇風的消息轉眼又是週末,而年; 也快

了. 回到家裡看著媽媽還是一樣的忙進忙出. 我也一旁幫忙打掃;一邊擔心著會不會錯

過宇風的信, 一邊猜想著宇風會不會打電話到家裡給我.不過記憶中, 宇風是從未打過南

投家電話找我的.

在家過了除夕, 發出生平第一次的紅包給爺爺還有爸,媽, 小妹. 雖然數目不大,但真的有

種自己是大人了的感覺. 尤其看到身體微恙的爺爺笑的那麼滿足, 更是開心!好希望自己

也能親手送給宇風一個紅包,這景象; 光是想想就讓我覺得好幸福呢!

初一下午收假回部隊之前, 第一件事就是先在公共電話亭打電話找宇風.我很確定這一天,

一定是在家的!

電話沒響幾聲就接通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