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風 :

      忘了數過多少船期, 只知道, 希望一直是落空的. 等不到你的來信, 微熱的台灣,我的

心卻透著一股涼意.

      猜想著, 也許你也和我一樣,只是懶病發作, 懶的提筆, 看看自己桌上,不也積壓了4,5

封老友的來信還沒回嗎? 隊上的長官總笑我對 '' 回信 '' 這件事太慎重其事, 太在意了!

是啊, 對於和友人書信往返; 維持情誼, 一向是我最熱衷的事了. 所以雖然偶爾會懶病發

作, 但卻從不曾忘卻可能正焦急等我回音的老友們. 而在這當中,你的優先順序永遠是被

排在第一位的, 儘管; 你根本沒有來信………

       相隔了一個台灣海峽, 時間和空間上的距離, 加上我正在當兵, 無法自由行動的身

分, 讓你我之間越來越遠.於我,你是日漸模糊的, 而於你, 我又是否早已完全消失了呢?

      我連回想往日快樂回憶的心情都沒有了, 只無法克制的擔心著, 在你心裡我是否連

個模糊的影子都算不上了呢? 儘管你不只一次的告訴我 ''只要有心; 真摯的心, 我一直

都會在的! 而你; 也一樣. '' 

      最近又開始忙著辦隊上的夏季旅遊活動. 這次是為期兩天的宿營之旅. 所有大長官

都會去, 所以必須戰戰兢兢的仔細策劃. 彷彿不成功, 變會成仁似的 !! 如果無法回信給

我;  就為我祈禱吧!!

祝               好

                            子勻               1992.          5.        20.

子勻 :

        你好, 好久沒給你寫信, 不好意思, 讓你久等了! 只能說懶病似乎是會傳染的,隔著

海峽一樣能受到影響.

       是啊; 沒錯! 你數著能夠為你帶來回信的船期, 而我的確在這小小的島上倒數著可

以回家的日子. 在這兒; 不是完全的不快樂. 只是太過與世隔絕, 無法在家人團聚時一起

營造溫馨回憶,也無法在老朋友們集合時共享快樂.只能站在好遠好遠的圈圈外, 遙遙的

望著,想像著. 正如同你怕被遺忘的心情一般, 我也怕自己被遺忘, 甚至是遺棄呢!

       當初會選擇這份工作就是不向現實妥協, 同時也是向現實妥協的結果, 到不是為了

要成就或成為''不凡'' 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 只是在單純的向前走的同時希望能有多那麼

幾許的獨特歷程。所以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到東引來的. 當然, 我也還是

一樣會為無法時常回台灣而偶爾難過. 因為, 這都是必然的過程. 我相信,身在其中時的確

是有著些許的痛苦,但我也相信將來回想起這段日子的時候,定會成為另一種帶笑的記

憶.

      我相信自己在你心裡永遠不會消失, 而你在我心裡也永遠佔有一個無法被取代的角

落. 也許有天都會成為彼此一份隱形的記憶. 但它們都不會被遺忘, 頂多,只是被塵封了;

沒被想起.而當記憶被喚醒的那一剎那 ,一定能即刻回復曾有的溫度,不會因時空而造成

隔閡的.我相信, 一直都相信! 所以你也別再胡思亂想了, 知道嗎 ? !

       你說要辦宿營, 真令我羨慕, 有種好像回到校園生活的感覺. 要好好籌備喔! 我相信

你一定會辦的有聲有色非常完美的! 加油!!

       最近的東引不但一點也不冷, 反而好像直接跳過春天階段就這麼進入了炎夏, 陽光

白閃閃的照的大家都睜不開眼了.而再過幾天我也即將把這一學期 '' 數 ''完; 就要搭上回

家的船了. 

       忍不住的開心著, 是啊, 像個小孩似的開心著!

祝                           順心

                            宇風                   1992.        6.          7.




除了必須完成每天固定的工作外, 還得撥空聯絡, 策劃所有有關七月中宿營的事項. 忙

的不亦 '' 累 ''乎之餘,也猶豫著該如何對宇風提出邀請,因為這是個可以帶家屬或友人一

同參加的活動.營長知道我對宇風的感情, 便一直慫恿著我要找她來,笑說想見她的 '' 廬

山真面目 '' , 我雖然點頭說好, 其實心裡是一點把握也沒有的.對宇風,我從來沒有什麼

把握的. 不敢要求, 不能要求, 不願要求. 我只期望在最後的最後, 宇風會順其自然的來

找我, 和我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不是被要求, 被勉強, 是發自內心的想見我,而來尋我.

那麼我所有曾付出的努力和等待, 也都將值得了.

宇風 : 

       暑假終於來了, 你也可以搭上回台灣的船; 好好享受兩個月豐盈的假期了! 盡情的

看書; 看電影,聽 ICRT; 陪陪家人;和朋友相聚.也許只是一個人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街頭發

發呆, 走走以前時常經過的人行道.或探訪令自己懷念不已的地方. 這一切應該都會是你

台灣後迫不及待想做的事吧?

        我為你感到幸福,也為你感到開心 ! 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兩個月的時間,充滿電後

可以讓自己有足夠的能量面對另一個新學期的開始, 知道嗎!

        最近一直在忙的活動,所有準備工作也大都告一段落了. 只剩最後名單的確認.長官

們貼心的讓所有參加的人都可以邀請眷屬或友人一同參與, 所以已婚的都是攜家帶眷,而

未婚的則找來相知的好友共襄盛舉. 

       地點是再炎炎夏日仍會覺得涼爽的 '' 武陵農場 '' , 我們都會自備交通工具接送參

加的人員. 屆時我將會開父親的車子, 不知你, 是否能抽空參加呢?

       這樣的邀請,也許太突然 . 但我是真新希望你能出席的. 不要想太多, 也不要有什麼

壓力或心理負擔.只是和一群友善的人出遊罷了.衷心希望你能好好考慮,別讓我失望.也讓

我們有見面的機會, 好嗎?

       時間在 7 月 11 號. 知道你才剛回台灣, 一定會有很多行程, 但我仍期待你肯定的回答.

若真為難, 也別介意, 我能理解的!

      總之, 等你消息!

祝                      快樂

                            子勻            1992.          6.          27.


知道宇風應該快回台灣了, 所以把信寄到她桃園家.希望她能有最充裕的時間安排,或考慮

這件事.只是7 月 11 應該是她回來之後的第一個週末, 到時候一定有很多人 '' 擠 '' 著要

見她, 所以我能排進行程的機率實在是不高, 心裡早已經有接受'' 委娩拒絕 ''的準備了。

但仍懷抱著一絲絲的希望等著宇風的消息.只是一直等到 7 月 9 號還是沒收到宇風的信.

終於忍不住; 在晚上的休息時間撥了她家裡的電話.

'' 喂, 你好, '' 是宇風接的電話.

'' 宇風嗎 ? 我是子勻. ''

聽到那久違但一樣熟悉親切的聲音,有種不會形容的感動. 彷彿一切都沒改變,我仍在 302

樓下不遠處的電話亭, 而宇風也還在台北出租的小房間裡和我聊著天一樣.

'' 我的信你收到了嗎? ''

'' 收到啦! 一回到家就看到了. '' 宇風的聲音聽得出帶著笑意, 我也笑了; 安慰的…… .

'' 那, 你可以來嗎 ? '' 我小心的, 擔心的問著.

'' 沒辦法耶, 星期天我姊姊要請全家人一起吃飯, 我一定要去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 原本高漲的緊張情緒頓時退去, 轉變而成的是帶著空泛的茫然. 是啊, 

我怎麼可能贏的過對宇風而言最重要的家人呢?

'' 嗯, 那就算了, 沒關係啦 ! '' 我還是打起精神回答.

'' 對不起喔 ! ''

'' 沒關係啦! 真的沒有關係! '' 不知怎地只說得出這句話, 其實, 是有關係的………

'' 反正暑假很長, 應該還有機會可以見面的! '' 宇風開朗的說, 不過我想, 她只是為了安

我吧?

'' 嗯, 對呀, 一定會有機會的! '' 嘴裡雖然這麼說, 心裡卻不甚踏實. 早已不敢細算究竟多

沒和宇風見面. 只知道, 已經很久; 很久了!

'' 我假日都會回家, 要找我, 可以打家裡電話. '' 我提醒宇風.

'' 好, 我知道了. ''

'' 別忘了, 保持聯絡! '' 我又叮嚀了一句.

'' 嗯, 沒問題! ''

'' 那, 就這樣囉, 拜拜! ''

'' 拜拜 ! ''

果然是委娩令人無法生氣的拒絕.也罷,至少她是為了和家人聚會,不是單純的因為不想來.

雖說根本不敢抱什麼希望, 但真的知道宇風不能來後,那份失落感還是很沉重的壓在胸口, 

悶的什麼事都不想理, 或乾脆,自己也別去了.去了又有什麼意思呢? 和以前一樣白忙一場, 

看別人開心而已.想歸想, 身為軍人, 那能說不去就不去? 只能照原計畫開著本來要載宇風

車載營長一家人, 當個小司機, 鬱鬱的 '' 玩 '' 了兩天. 也不是全然的不好玩啦,畢竟自己

也 '' 精心策劃 '' 了許久. 只是原本可以得一百分的, 現在只剩 80 分, 總覺得很可惜.

而活動結束後整理著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又是一陣空虛!看著大家都成雙或成群的拍著合

照,自己只能 到處插花, '' 破壞 '' 別人的合照, 真是不勝唏噓啊!

沒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約宇風,也沒有長假可以北上找她.雖然終於生活在 '' 同一個

上 '' , 卻仍然無法見面. 而七月; 也就這樣過去了. 八月當然毫不遲疑的跟了上來. 

沒有牽絆的兩個人, 不知該如何啟口說出想見面的話. 也一直沒收到宇風的消息.日子

猶豫中一天天消失, 原本焦急的情緒, 竟認命似的平靜下來. 想起之前宇風說的話, 約定

了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所以就算一個月, 兩個月沒消息, 彼此仍是存在於對方心裡的, 不

會忘記, 頂多; 只是沒被想起……

沒暑假的日子, 悶著頭當兵.有暑假放的善良研一生阿信,竟一個人撘了公車來南投''探望'' 

我, 這也算是在平凡無味的日子裡一個很大的驚喜和感動了!至少阿信還記得 '' 想起''我

啊 !

接到電話後, 開了老爸的車到車站, 遠遠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心裡竟有著莫名的激動.

'' 這次怎麼一個人來, 沒找伴兒? '' 記得上次阿信找了滿滿一車的同學一起來,好不熱鬧!

'' 一個人也不賴呀! '' 阿信彷彿意有所指的歪著頭說.

'' 是啊! '' 腦海不由得浮起宇風自己一人在外島承受孤單的景象, '' 不過, 能有個伴的話

就更好了! ''

'' 所以我來找你啦! ''

這句話讓我正眼看了阿信,卻不敢說出心裡預設的話.阿信回看了我一眼,笑笑,沒再說什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