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阿信就在我家過夜. 晚飯後兩人坐在院子裡的水泥地上, 對著滿天的星斗閒聊. 而在

聊之中也確認了他和小米已經分手的事.

「反正就相隔兩地嗎! 我在中壢唸書, 她在台北上班, 又遇到條件不錯的人追求. 經過一番

扎, 她決定選擇另一個人. 當然不是因為我不好, 只是另一個人更適合目前的她而已. 」

阿信停了一會又說 : 「其實也無所謂啦, 只要她快樂就好. 」

「你不痛苦, 不生氣嗎?」 對阿信的 '' 豁達 '' 我感到訝異.看著他那兩道濃眉; 不是應該會

有很激動的反應才對嗎? 還是礙於在老同學面前不好意思表現出來??

「說不痛苦不生氣也都是騙人的啦! 」 阿信笑笑; 「不過又能怎樣? 我還年輕嗎! 過幾年,等

變成上班族後也會去搶別人的大學女朋友啊! 」

這回答聽來有點 ''復仇 ''的味道,不過也挺有道理的.我們的確都還太年輕,能就這樣 '' 定 ''

下來, 廝守一輩子的到頭來又會有幾對呢?

「你咧? 還在等那個姜宇風嗎?」 阿信抬起有型的下巴對我點了點.

我笑了, 笑的很深, 只是嘴角卻在最後被拉成一條緊抿的線.

「很痛苦是吧? 幹麻不放棄?」 阿信扁扁嘴又說 : 「她也真奇怪, 你又不賴, 幹麻不要你?!

會不會其實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

「不可能!」 我反射性的回答, 這點我是很有把握的,因為我在她的信裡看到孤獨和堅強,沒

被照顧疼愛的幸福感受.

「那麼肯定?」 阿信笑了.

我也笑了, 不好意思的; 「是很肯定!」 忍不住的; 我嘆了口氣, 「是我不夠好吧?」

「不夠好? 那要怎樣才叫夠好?」 阿信挑挑眉.

「真的知道就好了.」 我也在等著這個答案, 等了多久了呢? 不過幾個寒暑罷了……

「其實, 說距離不是問題的這種話都是騙人的!你看我和小米.而且我覺得當初齊哥會贏你,

和他家住台北離宇風很近應該有很大的關係. 兩個人之所以會變成男女朋友,那股強烈想

直在一起和隨時可以見到彼此的動力, 渴望, 都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沒辦法時常在一起,

慢的就會分手, 而既然沒辦法一直在一起, 也許, 根本就不需嘗試著開始, 是不是? 」

「是嗎?」 我有點呆滯的開始思考.

難道宇風真的會因為我無法一直在她身邊而乾脆選擇不要在一起嗎? 她總說和寂寞已成

了好朋友, 其實, 她應該是很不喜歡寂寞的吧? 而總是說要守著她的我,卻從未真的在她

身邊守過她. 永遠只是遙遙的望著, 盼著, 等著. 看著她在孤寂環境裡日益堅強的站著,一

個人孤獨的站著.

「我也不知道, 只是猜測. 畢竟我對她的了解沒你深. 總覺得她給我一種很不一樣的感覺,

的行為模式,她的抉擇, 都和我對女生的認知有一段差距.一般女生會因為太過脆弱而

選擇依靠別人, 但是, 我卻覺得她是那種因為太過脆弱而故意選擇把自己磨練的更堅強

的人. 」

我在心裡點著頭, 是啊 , 阿信說的的確很像宇風的個性.

「對啊, 所以我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她不願意,也不會依靠我, 雖然不忍心看她一個人獨自

面對一切問題,但她總是說她很 OK的.聽到這樣的回答, 雖然不捨卻也不知道該辦. 」

「其實只要她不伸出手, 你永遠沒辦法碰觸到真正的姜宇風的. 她把自己關起來了, 除非

她願意打開那扇門, 否則沒人進的去她的內心世界.」

我看著阿信, 笑了笑. 無法反駁或否認任何一句話.也許因為阿信是局外人才能看的那麼

楚吧?! 我的眼睛已被感情矇蔽, 而我的腦子早已塞滿宇風所有的記憶,無法思考,至於

我的心, 我那可以看見真實的心, 也只看的到宇風, 層層疊疊的, 無限的宇風.

「所以, 我該放棄; 是嗎?」 我輕輕的說出做不到的話, 抖著的一顆心, 竟有點痛. 「 因為她

願為我打開心門 . 」

眼前突然閃過那棟充滿幸福光暈的屋子, 還有握著鑰匙, 對我一邊笑著一邊走遠的宇風.

「看你囉! 除非你自己做決定, 誰也勉強不了你的. 其實也不是一定要你放棄. 你也可以

要她做決定啊 !畢竟她對你真的不錯, 所以在她的心裡, 你一定是個很特別的人的!」

我又笑了, 特別; 是啊, 只要知道自己在宇風心裡和別人不同, 比別人重要, 即使只有多

那麼、一點點, 都會讓我滿足的笑了.

「但是, 總不能就這樣一直耗下去吧?」 阿信又補了一句.

「嗯, 我知道啦!」

「不過, 真的做了, 你也得有心理準備喔!」

「啊?」 我突然意會不過來, 「什麼意思?」

阿信一付理所當然的表情, 「被甩, 永不再連絡, say 拜拜的心理準備啊!」

我呆了幾秒. 「喔,不會啦, 不會的!」 我又說了自己一點也沒把握的話.

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對宇風而言是特別的, 只是不知道是否特別到足以讓她愛上我; 一

心一意的只想和我在一起. 我真的該要求宇風, 逼她做決定嗎? 我能承受任何可能的結

果嗎?

隔天送走阿信後自己也在傍晚回到部隊. 一顆心卻平靜不下來; 浮躁不安. 在期待著改

的變的同時也害怕著那個改變是自己所不願面對無法接受的. 不過, 正如阿信所說的,

總不能就這樣一直耗下去. 也許自己真的該再試一次. 也許現在的宇風; 真的會接受我

感情, 願意接受我。

我希望自己不只是沒被想起, 我希望自己能時時被惦記著, 更希望自己能不用理由, 想找

她的時候就可以找她,自在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 甚或光明正大的要求她把在台灣的時間留

一半給我 ! 從認識到現在,對她而言我一直只是個沒有牽絆沒有承諾的 '' 普通朋友 '' . 這

樣下去會變成一個怎麼樣的未來呢? 會不會, 根本就沒有未來呢?!

是不能再耗下去了. 這段日子以來, 她不再和齊哥聯絡,卻和我成為交心的朋友.也許, 也許

真的有希望.她不排斥我,而且也沒有接受其他的男生,這應該就是對我最有利的情況了吧?!

心裡已做了決定,卻遲遲無法行動.害怕失敗的陰影緊緊壓迫著我. 會不會到最後連一輩子

的朋友都做不成呢? 這應該是我最害怕的了………

所有想說的話 , 和所有可能會發生的結果都在心裡排演了不知多少遍 , 仍是沒提筆的勇氣.

熬到週末, 決定先打電話和宇風聊聊, 先了解一下她的近況和心情再說. 

週六下午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電話亭, 便等不及的給宇風打了電話. 只是不巧……她出門了, 

說了晚上才回來. 只好回家晚點再試一次. 也對; 許多話彷彿都是在黑黑的夜裡才有勇氣

出來的, 儘管無法看到彼此………

一邊陪著爺爺看電視, 一邊盯著時鐘. 7 點, 8 點, 9 點, 終於在快十點的時候, 爺爺打著

欠回房睡覺去了, 我才拿著無線電話回房間.

手指飛快的按了那早已刻在腦子裡的 9 號碼, 數著鈴聲, 一聲, 兩聲, 三聲,

〝喂, 〞

果然是宇風.

〝宇風嗎? 我子勻.〞

〝嗯, 子勻啊, 什麼事?〞

〝沒什麼事啦, 就聊天..〞我有點心虛的說著.

〝好啊, 你在家嗎?〞

〝對啊, 週末沒事都會回家 .〞我頓了幾秒又說 : 〝你沒出去玩啊?〞

〝嗯, 快回東引了, 要開始買存貨準備寄回去.在那裡很多東西不是買不到就是要花1.5

的價錢去買. 只好全都用寄的啰.〞

〝那麼多東西你怎麼搬啊?〞

〝在台灣就找侄子幫忙, 到了東引,學生會幫我搬回宿舍的.〞

是學生, 不是男老師喔? 〞我笑笑說, 其實心裡抖的厲害.

〝哈 哈, 怎麼可能呢!〞宇風笑的開朗, 沒有半點掩飾的尷尬.

'' 怎麼可能'' 這話如此肯定, 像定心丸似的安撫了我那跳動過快的心臟.

〝為什麼?〞我淡淡的問著.

〝不喜歡那種感覺, 也不想被誤會. 找學生幫忙, 只要請他們吃東西就可以了, 多好!〞

宇風還是一樣的見外,只是這次的對象不是我.

〝那; 如果我也在那兒,你會找我幫忙嗎?我試探的問了一句.

〝當然啰!不但會找你, 還會煩死你呢!〞宇風笑著說.

聽到這樣的回答, 我也開心的笑了. '' 被煩死'' , 一萬個願意啊!在宇風的心裡我的確是

特別的!

〝那你什麼時候要搭船回東引呢?〞

〝28號吧? 只要天氣沒太大的變化.〞

今天是15號, 只剩十幾天, 又要和宇風相隔一個海峽; 各自在不同的島上生活了. 能見面

機會只有下個週末,卻開不了口要她來南投,而自己也沒勇氣說出想去桃園找她的話.

〝所以,這次還是見不到你了?〞我有點不捨的說.

〝嗯, 應該是吧, 慧芯也要去美國了, 下星期天和她約了要見面, 所以應該沒辦法了吧?〞

〝嗯, 知道了.幸好沒開口, 不然又是一整個難堪.〝回到東引別忘了寫信喔!〞

〝好, 我會記得的!〞

〝那, 就再見了.〞

〝嗯, 明年見啰!〞宇風笑笑.

〝嗯 , 明年見.〞我有點難過的回答. 明年, 又是一百多個日子的等待.我不禁佩服起自己

來.是啊!真是佩服!!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