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風 :

        好久沒和你聯絡,近來可好?這段期間,寒假結束了;新年也過去了;而我最愛

爺爺也在初五那天去逝了。  

        雖說還在新年期間就必須面對這樣的傷慟時是令人錯愕。但在內心深處的我;

已心懷感激!感激上天讓爺爺開心的和我們吃了年夜飯;過了年;感激上天讓爺爺

睡眠中沒有痛苦的離去。

        我不會說人生無常,因為生,老病,死,本就是 '' 常 '',只是自己正逢求學當兵

人生階段;無法有更多的時間培在他身邊。每每想起,總令人不捨。但是,多少的相

時間才算是夠呢?也許永遠也沒有夠的那天吧?不過回想爺爺曾給的教誨,還有我們

孫倆 '' 無心''卻是一起創造的記憶,已經夠。

       送走爺爺後, 感覺自己也老成不少。說不上是為了什麼,就是覺得自己的那顆心

突然沉靜了,老了,不再輕易因情緒而有太大的起伏。

       忙完爺爺的事,軍中的工作量也越來越多。雖說已是老鳥,但還是不得閒。 最近

又接了一個音樂會的節目。想到這可能是自己退伍前辦的最後一個大型活動,便有股

之 ''盛大舉行 '' 的衝動。就當是為當兵的日子畫下完美的句號好了。

       時間真的過的不慢,只剩不到 100天我就要退伍了。而一樣也在倒數著回家日子的

你,最近過的怎麼樣呢?等你消息!

祝                      不冷

                                    子勻                 1993.        3.          6.


其實說自己心境變老了,是有點太過。應該說是變成熟了吧?學習著坦然的面對死亡,

接受它附帶而來的改變,把失去的有形影響;轉成無形的支柱和動力, 讓自己更堅強

的往下走。是的,是更成熟了!人是渺小的,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抵擋不了命運的力量。

無論是多麼用力的希望著,無論花了多少的時間等待著。 無法強求,只能順其自然,接

受它所給予的所有種種。將壞的消化排除,將好的吸收,轉換成能量,緊緊守著, 如此

而已………

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礙於齊哥的關係,我無法放手去追求宇風。而現在卻是因為害怕

會完全失去宇風而不敢勉強她。所以我只能這麼屈服於命運丟給我的困難,無法改變嗎?

我和宇風真的是兩條平行線,永遠都無法有交集嗎?



子勻你好 :

       收到來信知道和你很親的爺爺走了,替你感到非常難過,也能體會你內心的不捨。

但,如你所言:生老病死本就是人生 '' 常 '',而能坦然的面對,無怨無悔,則更是一

昇華,你是超然的!

       春假已經結束,不過島上的春天並未到來。仍是冷的我每天瑟縮著去上班。記得

年也是到了5月中吧?突然由冬天跳入盛夏,令人完全的措手不及。你數著只剩不

100天的日子,而我也還在劃著那一個又一個的 X。來這兒轉眼即將兩年,雖然像是

凍在小上;無法動彈的過著平凡的日子。但這原本被期待是個全新的開始和創造不凡

的機會,是沒被浪費的。也許不是轟轟烈烈的;但它所教于我的卻是更綿密的,更深

遠的體會。因爲無處可逃,所以學會面對一切,接受一切。自我抑制對慾望的渴求並且

在挫折下讓自己成長。在極端的負號裡,尋找極端正號的存在和力量。有種涙中帶笑的

快感。這瑣碎的許多都繁華都市所無法得到的沉澱省思。總之,這是段很値得無法

被取代的經驗!不知你是否能懂?

        所以基於 '' 苦 ''了好一陣子之故,回台灣後應該不會立刻找工作,也許先休息一段

時間,和現實社會環境接軌後,再好好思考往後的方向。

        你呢?一退伍就會立刻加入上班族的行列嗎?這個社會環境對你來說, 彷彿是剛畢

業般的陌生。只不過,已是兩年歲月的消逝。當兵,真的是一個好大的分號,一個模糊且

冗長的地帶。對未來沒什麼明確有力的幫助,卻不得不去。而事後又能讓每個男生對軍中

生活不斷回味,是不?真是個矛盾的過程和結果!

        我也在東引當了兩年兵呢!相信這段甘苦參半的記憶,一定也會在我的生命裡成為

相當重要且美好的一個過程的!

祝                        安好

                                宇風                     1993.     4.    8.

 

記得很久前宇風曾說過;為了日後有難忘的美好回憶特地和兩個好朋友做了許多瘋狂的

事,而那段記憶在事後回想時將擁有雙重的意義。是記錄青春的過程,也是對摯友的無

限回憶。其實、每個今天;每個現在;都是日後的回憶。只不過它們可能會因不太特別;

而很快被塵封、被掩沒。而我費盡心力的守著宇風,原本盼望的是得到一個好的''結果'',

如今看來,變成 ''過程''的機會似乎越來越大了………

其實一直都知道追求完美的宇風,是不會容忍自己犯錯;或讓別人為她做不該做的事的。

已知道我們都揹負了友誼的包袱,無法輕易放下,卻仍堅持著,只因內心一直有個聲

告訴自己,即使將有所犧牲;那也是値得的。因為宇風本來就値得,但我忘了;宇風

不會讓我為她有任何犧牲的!是種精神道德上的潔癖吧?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只是故

意忽略。但,我還能忽略多久呢?直到用盡最後一分力氣,還是直到宇風不再給我任何

消息和希望?



宇風 :

        有種不甚真實的恍惚感,我終於脫下軍裝退伍了!帶著不知不覺累積成一大箱的

行李回到南投老家, 想到不再屬於任何單位, 不再有任何編號代表自己, 還真不太習慣.對

那逝去的 22個月,有著濃濃的不捨. 雖然自己曾那麼殷切的數著日子, 盼望著可以早日離

開軍中的生活, 重獲自由!

       雖然 16號才退伍,但身為家中唯一男丁的我, 是不敢妄想要休息多久的.不過對找

作也沒十足的把握, 加上潛意識裡還想再繼續唸書,所以真的有點茫然. 當然,也不能因

這樣就停在原點, 還是得打起精神往前進的.

       也許,下封信就會有新的消息了吧?

       你也快放暑假, 快回台灣了吧?再數完最後這一個月的日子你就自由了.真的替你感

到開心. 我會在這兒等你回來; 等你回來後一定要見個面, 好好聊聊,可以答應我嗎?算算, 

我們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呢! 是不是有點久了呢? 你可還記得我的長像?這話似乎問的有

點傻氣, 別笑我! 在你面前我一向都是帶著些許傻氣的.

        等我的消息;也等你的消息。

                     子勻              1993.            5.              18.

退伍後在家吃了幾天閒飯, 便決定 ''出外打拼 '' 去!第一個躍上心頭的便是'' 中壢 '' 這

地方. 對於中壢, 我有太多的牽絆和感情. 雖然老友們大都已不復見, 但我還是想回到

那個悉的地方, 當做自己重新開始的起點.其實潛意識裡只是想著這麼一來就可以繼續

守著我的承諾, 守著宇風罷了.

回到 C 大和即將畢業的阿信, Jack 見過面, 說好找到房子前先借住幾天. 便去報名了就

練課程以及報考了C大助教的職缺.在辦公室裡遇到一個研二的女學生,還聊了一會 . 

她知道我正在找住的地方, 就熱心的提供訊息, 原來她也是外地來的,就住在 C大附近專

門出租學生套房的親戚家.因為目前還空了一間套房,便問我要不要去住.懶得再花精神找

房子的我; 就這麼答應了. 這個新室友叫吳佳如, 不高不矮的身材,秀氣的臉上有一對親切

的眼睛. 直直的及肩頭髮; 有種俐落的神情.

因為還在上就業訓練課程, 所以課程外的時間多數都花在看書準備助教的考試上. 懶得

出門吃飯, 常常都只是一個人窩在宿舍隨便吃吃了事. 而住在親戚家的佳如常三不五時

的來敲門.有時只是問候,看看是否缺了什麼,有時會順便帶點她伯父;也就是我的房東,給

她的點心來請我一起吃偶爾也會和她聊聊以前在 C大念書時的往事.總不脫是和以前那

群夥伴們所做的的英勇事蹟.而佳如也會說說她念大學時的一些趣事,每每總是一屋子

的笑聲 , 後來想起才發現 ,大多的時間都是佳如一個人開心的說著,而我只是笑著聽.也許

自己真的悶太久了, 還不習慣跟別人分享內心的真正世界吧 ?  

就這樣安頓下來, 一邊上著課, 一邊看書準備考試. 生活過的還算充實. 有時去找阿信玩, 

陪著他倒數去當兵的日子.有時和佳如閒聊,或拗不過她的邀約;一起去看C大電影院裡的

20 元電影.(有學生證則免費)除了擔心會考不上助教缺外, 其實也還算愜意!

只是在夜深人靜, 面對真實赤裸的自己時, 那個有著淺淺微笑的影子, 仍盤據我的腦海. 

阿信知道我身邊常出現一個叫佳如的女生後,便不再問起宇風的事. 而對於佳如 , 我也從

未說過我和 '' 她 '' 之間的故事.但這並不代表我忘了或決定放棄曾有的努力,我不是又回

到中壢了嗎?我只是不忍再想起,也不忍再給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脆弱的想著.也許,

該讓我心中的那個問號就這樣在空中飄著, 隨風吹搖動著,別帶回任何答案,至少這樣''希

 '' 便會一直存在著………

不過, 在確定她一定已經回到台灣的時候, 我還是打了電話給宇風.不是想多說些什麼,只

想讓她知道, 我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握在手裡的線, 我始終無法放開.

運氣很好的, 宇風接了電話.而在聽到那數不清睽違多少個日子的聲音時,我發現自己竟

脆弱的想掉淚.

我, 真的是好想她啊!

〝宇風, 我子勻.〞

〝子勻, 你好嗎?〞

〝還不錯啦!只是打電話跟你說一聲, 我現在住中壢, 正在準備考試.〞

〝考試啊? 要加油喔!〞

〝嗯, 我盡量啦!你還沒開始找工作嗎?〞

〝對呀, 再等等吧. 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呢,〞

〝會去台北找嗎?〞我想,宇風應該也會去自己最熟悉的地方重新開始吧?那,我還要留

在中壢嗎?

〝嗯, 那裡機會比較多吧?〞

也許, 我也該往台北去吧? 如果宇風不在這兒………

〝嗯, 那有新的變動, 再告訴我!〞

〝好, 你也一樣!〞

打完電話慢慢走回宿舍,耳朵裡還回蕩著宇風的總是帶著笑意的聲線,腦海也自動浮現

宇風那熟悉的臉,嘴角不自覺得微微上揚。心裡開心的想著經過兩年時光的分離,我們

終於又回到如此接近彼此的距離了!正獨自感動著卻在走廊遇到佳如,原本滿宇風的一

顆心, 頓時冷卻.

「去散步啊?」佳如笑著說.

「嗯.」我點點頭, 無心多說. 看著眼前無辜的笑容, 我突然有了莫名的罪惡感. 留下有點

愕的佳如,回到房間, 鎖上門, 什麼也不想的把自己丟到床上.

是佳如毫無攻擊性的笑容和態度讓我忘了武裝自己,才會讓她進入我孤獨很久的心吧?

我並沒有忘了宇風, 一直都沒有. 我也沒有喜歡上佳如, 真的沒有!對我來說, 她只是個

時常出現在我身邊, 偶爾陪我說說話的朋友, 就像小玫, 香香一樣的朋友.

而對她來說, 我, 也許不只是個一般的朋友吧?因為我可以在她望著我的眼神裡看到依戀,

在她和我的對談之間聽到略帶模糊的暗示. 我, 當然只能裝傻以對.因為我的心, 早已給了

宇風, 拿不回來了.

距離,距離真的是個很大的問題. 我無法走進一直離我很遠的宇風,也即將抗拒不了近在

邊的溫柔.

阿信的小米, 因為距離問題被搶走了. 而我 ,難道也將因為同樣的原因被拉離宇風的身邊 ; 

去接受另一份感情嗎?

我有辦法接受別人的感情嗎?我又有辦法忘了宇風嗎?我不是說了要一直守著她嗎?怎

可以有放棄的念頭呢? 宇風心裡一直都有我的, 我知道的!

可是為什麼我們卻一直無法在一起呢?

這其實是個早有答案又同時無解的問題吧?我故意漠視它的存在 ,一方面又無法拒絕的

接受佳如的關心. 就像是在苦澀的咖啡裡加入奶精一樣.讓我在嚥下咖啡的同時多了些許

的溫醇. 不過, 奶精, 是無法單獨存在, 被享用的………

 

佳如還是一如往常的不時出現, 靜靜的陪著我, 而無法回應的我, 只能默默的接受.不忍傷

的心之餘,其實也已習慣這種有人能陪著自己的溫暖與微微的幸福感. 不是濃烈的情緒

反應, 只像呼吸般, 淡淡而自然的存在著.

磨人的痛苦自腦海升起,這不就是我曾有的盼望嗎? 盼望能成為宇風不能沒有的空氣和

水.我到底在做什麼呢?我的信念, 我的立場, 我的承諾, 都動搖了; 是嗎?

不能再這樣下去, 不能!是該徹底做個決定的時候了吧?我必須見宇風一面;儘快的……

我需要一個肯定的答案, 我必須把飄在空中的問題拉回來, 我必須面對它,和宇風一起!

考完助教的面試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雖然不是很有把握, 但是彷彿還有點希望. 總之,不必

再看書,可以好好休息,也可以正視問題, 試著解決了. 於是我拿出紙筆, 靜下心給宇風寫下

在心裡早已打了千百回草稿的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