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回首雲淡風輕 

暑假結束了, 沒考上助教缺的我, 上完就業輔導課程後不好意思當家中米蟲太久, 在工廠

找了個和環保有關的工作, 成了上班族. 一方面也和佳如順利的交往著, 沒有刻骨銘心的

激情,沒有令人心醉的狂喜,只是平淡的交往著,像是多一個自己相陪一樣.很安全的,沒有

壓力的.只是, 我真的需要多一個 ''自己''相伴嗎?我要的不是'' 唯一 ''嗎?只是那個'' 唯

一'' 好像已經被自己放棄, 也無法追回了吧?

總在與佳如四目相對時不由自主的描繪著,眉毛再挺一點,鼻子再高一點,眼睛再深情一點,

笑容再淺一點,還有,頭髮再長一點………然後,記憶中那個熟悉的身影便會出現在眼前.

我當然沒有辦法忘記宇風,原本以為只要離開那個宇風存在的圈圈就可以慢慢淡忘那曾

有的一切,但卻發現那些記憶太過深刻,以致無在,隨時都會悄悄出現;盤據我的思緒.

所以即使我已經放了手中的線,我仍是沒辦法和佳如一起聽會讓我想起宇風的英文歌.

法和佳如一起去吃C大巷子裡大碗公的麵;即使她很喜歡。我沒辦法帶她去復興鄉,

有一朋友相陪.我沒辦法克制自己伸手拿回她在書架上找到的''小王子''.沒辦法和

論她也很喜歡的 '' 漂鳥集 ''.甚至沒辦法再和她踏進車站前的那間速食店;那個我等

午最後卻只能在心裡和她說再見的地方, 真的沒有辦法………

因為宇風還住在我的心裡,一半的我;曾經是為她而存在的. 所以一半的靈魂還在不知不覺

想念著她.而我也終於確定自己不是''習慣''宇風的存在才不願放手.我是真的愛著她的。

在這種情況下所談的戀愛當然不敢奢望能有多好的結局.其實佳如是個很好的女孩,體貼又

事. 她當然不是為了''代替''宇風而存在的, 自己也曾說過絕對不會因為寂寞而隨便找個

伴,永遠不會!

佳如只是剛好在這樣的時間出現在我的身邊罷了. 所以, 我始終無法全心付出, 因為宇風一

直都在, 每當想起和宇風重疊的那些回憶, 我總會發現自己的嘴角帶著幸福笑意,而在抬

起眼臉看到佳如的剎那,便會跌入情緒的谷底。


時間的洗滌, 讓曾有的痛苦全部消失 , 只剩日益鮮明的甜美記憶. 也因此讓我更加想念宇

風 . 我開始想知道那天宇風為什麼沒來. 我試著寄了兩封信給她想找到答案. 只是卻一直

沒有回音. 這一點都不像宇風會做的事.記得以前自己也曾有幾次試著要她表明態度,或直

接接受我的感情而宇風選擇消失. 雖然總會因此而有一, 兩個月沒她的消息, 但是在經

過一段時間的等後,宇風總會帶著淺淺的笑; 再度出現於我的生命之中.只是這次真的不

同,已經快一年了, 的是好久好久了. 難道 , 她也決定背棄當一輩子朋友的承諾嗎?


就這麼拖著, 猜著, 過著日子. 轉眼又是六月. 佳如即將畢業, 也已經在她新竹家的附近找

工作, 所以必須離開中壢.知道這個消息,面臨一定會來的改變,我竟沒有什麼明顯的感覺.

不捨,當然還是有的. 但,倒沒強烈到希望她別回去新竹.心裡只淡淡想著; 就順其自然吧!

而在那個佳如和同學一起去吃 '' 謝師宴 '' 的中午, 心血來潮的我跨上 ''小偉'',決定往宇風

家騎去. 說不上來為了什麼, 應該, 也不為什麼. 只是突然很想去看看,就算只是在門外站一

會兒也好. 那是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也許是壓抑了四年沒見面的思念需要找個出口宣洩吧?

令我訝異的是, 四年了, 沒想到那毎個路口, 每個彎, 都可以熟悉的, 不需思考就順利前進.

也許, 是在夢裡來過太多次了吧 ?! 只是身後少了宇風那似有若無存在著的雙手輕輕抓著

衣服的感覺. 迎著微熱的風, 一邊不禁幻想著, 宇風會不會剛好在家呢? 如果來打開大門

宇風看見我; 會像以前一樣, 帶著那淺淺的笑; 迎向多年不見的老友嗎?

一陣胡思亂想很快就到了宇風家. 不過大門已換了顏色. 而以前映像中右上方的 '' 姜寓 ''

換成了 '' 陳寓 '', 我熄了火, 跨下車往前查看門牌號碼. 是啊, 是這地址沒錯啊!

宇風搬家了嗎?

腦袋裡轟的一聲, 像是耳鳴, 又像是突然被掏空似的一片空白, 風箏的線真的斷了.真的!

本無所謂的心開始猛烈跳動著,我抖著手按下門鈴, 開門的是個婦人.

〝你好, 請問本來住這兒的姜先生是不是搬走了?〞

〝是啊, 去年就搬走了.〞

〝搬到那裡, 你知道嗎?〞我緊張的都快結巴了.

〝不清楚耶.〞

果然是這樣的回答.

〝喔, 謝謝你.〞禮貌性的點點頭, 往後退了幾步.

我的風, 真的消失, 再也找不回來, 沒辦法回來了.

彷彿直到一年後的現在才驚覺宇風真的已經離去的事實, 我的心難過的痛了起來, 像被利

刺過般的痛著.看著又被關上的大門, 一股遲來的難捨離情翻湧而上. 用力的呼吸 , 卻仍

感覺不到空氣似的暈眩著, 我眨著發熱的眼眶, 嚥了下微緊的喉嚨,低下頭不忍再多看一眼

沒有宇風的家; 轉過身跨上車, 離開這唯一能和她有所聯繫的地方, 心裡不斷的呼喊著一句

話 : 永遠失去宇風了!

忘了是怎麼回到租房子的地方, 只是讓 : 我永遠失去宇風了! 這件事漲滿我已經空了的

心.之所以會這麼難過, 也許是因為在心裡的最角落總以為:只要自己願意,隨時可以找到

風, 找回那條 '' 暫時 '' 被自己放了的線。怎知殘酷的現實竟讓自己發現; 連那最後的一

希望也消失了. 我們甚至沒有說 '' 再見'' !

真的消失了, 沒了, 什麼都沒了. 地址, 電話, 宇風…………

只剩無盡的後悔, 還有, 還有將伴著我一輩子的回憶.

 

從那一天起再也無法抑制, 無法掩飾心底那份極度的落寞, 只能放縱自己反覆的在僅有的,

但仍清晰如昨日的些許記憶裡, 尋找宇風的身影.

回憶著宇風曾說過的,惦記著更多只浮現在她眼眶沒被說出的。

To forget a friend is sad. Not everyone has had a friend.

忘記已經是令人傷心的事,那放棄朋友的我呢?我該承受多少的悔恨呢?

一次又一次的翻看著小王子和漂鳥集,一首又一首地聽著和宇風重疊著記憶的歌,什麼

都都不能做的我,只能讓一根又一根的煙燻乾我懸在眼眶的淚水。

原以為自己可以瀟灑的放手, 追求新的開始. 誰知一年後的自己竟仍陷在裡頭 .

當兵時總傻傻的幻想著等宇風回來後可以和她一起做點什麼, 一點點也好. 也許只是一

散散步, 或者只是坐在一起閒適的發呆, 一起看看書, 一起聽著歌, 一起搶著翻看那張似有

若無的存在著的歌詞,也許; 偶爾還可以跟著哼唱. 一起看重播 N 次的老電影, 一起對著

老梗開心的笑. 或是聽聽她形容東引到底有多冷, 有多單純.也可以聽聽我說說軍中的一些

趣事.只要我們在經過歲月的流轉後真的能在一起 , 只想擁有那簡單的幸福,真實的紀錄

著生活,點點也好. 而那 ''一點點 '' 的願望, 現在卻永遠也無法實現了.

畢業了, 必須回新竹上班的佳如不捨的要我答應每天給她電話 , 每個週末去找她; 或等她

找我. 我竟無法給予肯定的承諾. 只是笑笑; 要她好好工作, 別想太多.

是的, 無法再給承諾. 我曾信誓旦旦的說過要守著宇風一輩子都做不到了; 還能承諾什麼

呢?我已不再完整. 去年那個下午,當我放手讓宇風飛走的時候, 一部分的自己也綁在那

線上, 隨之飄離, 再也回不來了. 就順其自然的, 讓這份感情慢慢的淡了吧. 我冷靜的告

自己.

也許感受到我的無心, 佳如流下了眼涙. 殘酷的我竟不覺得心疼, 只有抱歉. 我想我的痛覺,

給宇風了吧? 

沒有老同學相陪 , 沒有佳如的牽絆, 沒有宇風 , 我也不想再留在 C 大.這裡曾經是我所有

快樂源頭, 而如今卻只變成一個讓自己每天沈溺於回憶的地方. 總該向前走吧! 找個可以

全新開始的工作, 將過去的種種, 都 '' 放下 ''。

運氣很好的; 幾個月後我找到了一份台北工作. 對於即將離開中壢, 竟有 '' 鬆一口氣 ''

的感覺. 是啊,終於可以好好的重新開始了! 不該一直依靠回憶過日子的. 無論它們有多

美, 多誘人. 總得往前看的,是不?

在到新公司報到之前剛好有幾天的假期, 所以決定回南投看看爸媽, 順便也到墳前跟爺爺

'' 報告'' 一下近況. 雖然下定決心不再對過去有任何依戀, 倒也不是要用力的把一切全都

忘記. 只是; 就讓它們淡淡的存在著, 像宇風一直以來給我的感覺 , 悠然的,不刻意的,淡淡

的 ;在我心裡最深, 最安全的角落存在著. 於是,在要去台北的前一個晚上,彷彿是要和過去

說再見似的, 我把那裝滿宇風所有信件,包括曾被貼在 302門上毎張小紙條的盒子從書架

拿下來,  按照日期, 一封一封的看過一遍.第一次收到宇風的信的雀躍,第一次向宇風暗

示自己的感情, 卻得到安慰回應的失落 . 明知道宇風已經和齊哥在一起, 仍義無反顧的堅

持著願意在一旁守著宇風的專一 . 而在他們分手後以為宇風將完全屬於自己, 卻又只能承

受希望落空的無奈………

所有的回憶像電影般一幕幕清晰的上演著, 交替著. 這幾年來的快樂, 悲傷, 期待, 失落,也

都再經了一次.

事過境遷後的現在仔細想想, 其實我從未真的那麼在乎齊哥的存在 , 彷彿早就認定他一定

和宇風分手似的, 默默的在一旁等著那天的來臨, 然而在他們分手後我卻未能讓宇

''義無反顧 '' 的愛上自己時, 才算是面臨了真正的打擊吧 ?! 人情事故的包袱及壓力讓我們

之間有道永遠也跨不過的鴻溝. 我不相信她和我之間沒有愛的存在. 只是太輕了以致說不

口, 而也太沉重了,所以我將永遠無法忘懷.宇風堅持要維持一份沒有 ''男女之愛''的友情,

我只好一人承受這份''愛戀 ''所帶來的痛。儘管她總是冷靜的,甚至帶點冷酷的對我的

感情,吝於給予一點溫柔的幻想. 我還是喜歡她, 就是喜歡她,眼裡無法看見別人存在;

滿滿的都是她, 耐心的將所有關於她的毎一個小小記憶堆砌起來, 讓這份感情堅固的無法

被侵入, 被破壞, 被抹滅。

我想, 我的確做的很不錯, 我不是為這份沒了主角的感情而放棄佳如了嗎?

不過, 明天起, 我不會再讓它來影響自己了; 不會了. 相信宇風如果知道我做了這個決定, 一

定也會給我讚許的微笑的.

五年了, 該放手了, 真正的放手. 我用膠布將盒子牢牢封住, 在上面簽下了今天的日期;

1994. 9. 29. 就讓這段帶著殘缺的美好過程, 低溫冷藏在記憶的最深處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freda71
  • 我來了,好地方就留下腳印,以後也記得去過哪些地方pv
  • ^^

    TimeTracer 於 2010/09/06 21:3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