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回到會場讓自己被環保議題包圍,只不過耳朶裡雖然塞滿了英文;但在心裡卻只有
 
滿滿的宇風。她溫暖的眼神、微翹的鼻子、總是帶著淺淺笑意的嘴角、有時隨著腳步輕
 
飄;有時被綁成兩條辮子的長長頭髮,還有那個總是裝滿重重的書,卻從不曾讓我幫忙
 
背過的紅色背包。記憶中熟悉的模樣,竟如此輕易的就浮上心頭。我想,應該是這些年
 
來假裝不在意的自己,根本從未忘記過惦著她吧?

好不容易演講終於結束我匆匆離開會場,還沒走到外面就迫不及待的又撥了宇風的號碼。

'' 喂,我子勻。''

'' 嗯,忙完了嗎? ''

'' 對,已經結束了。 ''

累積了十幾年的情緒和話語,在這一瞬間全湧向胸口,湧向喉嚨,卻找不到一句適當的
 
開始。沒有一句是適當的,其實;也沒有一句是不適當的了吧?雖然從不敢奢望真的
 
能再見到或聯絡上宇風,但在心裡對這重逢的一幕到也排練了不下千百回。只是在面對
 
真實的這一刻,所曾有的假設都派不上用場了。只覺得自己彷彿像漂流在海裡的人;隨
 
手亂抓著, 卻怎麼也抓不到浮木般的緊張。努力嘗試著找回呼吸的頻率;就這麼撈著可
 
的,安全的話題,誰知最後說出口的竟是:

'' 你小孩多大了? ''

是啊,像和陌生人聊天似的,最安全的話題。

'' 小一了,你的呢? ''

'' 姊姊小二,哥哥大班了.''

從沒想過會和宇風聊著這樣的話題. 在記憶裡一直都是飄忽,不甚真實的宇風, 突然 '' 人 ''
 
化了似的平凡起來.

'' 比我的小孩大一歳呀? ''

'' 應該是吧? ''突然有種慚愧的感覺 ,這彷彿代表著我比她還早結婚,比她還早放棄彼此間
 
的可能.不過這些枝節都無所謂了吧 !? 無法改變 , 也不能改變什麼的, 不是嗎 ?

'' 你住在中壢哪裡呢? ''

'' C大附近. '' 宇風的語氣聽來平和.

'' 真的嗎? 我上台北前也是住 C 大附近的. ''

'' 嗯, 我記得. 你給我最後一封信的地址是 C 大附近沒錯. ''

最後一封信, 心裡突然跳出一個隱藏許久的問號. 該問嗎? 現在, 不適合吧? 再多的問號,
 
比不上再度找回宇風這個老朋友重要的. 但, 我還是挑了腦袋瓜裡離嘴巴最近的一個問題.

'' 你, 為什麼會想找我 ? '' 我顫抖著, 等著任何可能的回答. 只聽到宇風用那一貫溫和,帶著
 
微揚聲線的語氣說:

'' 因為我說過要和你做一輩子的的朋友啊! ''

只是為了那麼簡單的原因, 是啊 ! 說了要當一輩子朋友的 !我怎麼會那麼傻呢? 那麼傻,
 
問出這個笨問題! 感動的情緒讓我紅了眼眶.宇風從不曾懷疑的相信自己, 相信我. 我怎
 
可以忘了呢?!

'' 嗯. '' 我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忍著激動的情緒輕輕的回答, '' 我知道了. ''

'' 你和大學時的那些朋友都還有連絡嗎? ''

'' 當然有啊! 大家還是一樣, 都沒變. '' 想起那群不時聯絡的老朋友們, 我不由得笑了.

'' 真的嗎? 那很棒啊! '' 宇風的語氣充滿欣喜.


~~是啊, 這不就是當初你堅持不接受我的原因嗎?
     因為你的堅持, 讓一切有了接近完美的結局~~

'' 是很棒, 大家都有了小孩, 開同學會的時候熱鬧的不得了呢! '' 我笑笑說.

'' 我可以想像, 一定很好玩! '' 宇風也笑了.

'' 對啊. '' 停了幾秒, 我又問了個傻問題. ''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留著長髮嗎? ''
 
'' 沒那麼長了, 長長的頭髮是浪漫的年輕人才適合的. ''

'' 是嗎? '' 我竟有點失望. '' 變胖了嗎? ''  才剛說完, 自己先笑了.

'' 哈哈….'' 宇風笑的像個小孩似的. '' 沒有. 還是一樣, 差不多吧? ''

彷彿吃了定心丸似的, 安心下來. 宇風一定得像宇風的 !不知道爲了什麼原因我傻傻的跟
 
自己堅持著 !

'' 以後找你就打手機給你,是嗎? '' 老實說, 我是不想遇到宇風的 '' 他 '' 的.說不上為什麼 ,
 
只是單純的不想.

'' 嗯, 你也可以寫信給我啊! 我喜歡看信! ''

是的, 是宇風. 一點也沒變的宇風.

'' 那你就把地址給我吧! ''

為了宇風這個 '' 老朋友 '' ,偶爾捨棄電腦, 來點小小的退化亦無妨啦!

  '' 好, 等等我就用簡訊傳給你吧! ''

'' 嗯, 那,我要回公司了, 下次再聊囉! ''

'' 好. 拜拜! ''

當天在回公司的路上就收到宇風傳來的簡訊.裡頭除了地址外還細心的又留了一次電話號
 
碼. 之後, 雖然一如往常的看公文, 做著平常該做的每件事. 但只用了一半的腦子運作, 另
 
一半全裝滿了宇風, 除了舊的, 還加上了新的問號.

我仍不敢相信宇風會和我連絡, 那份找回老朋友的喜悅令我高興的想大叫. 只是; 這卻是
 
無法跟任何人分享的''秘密''. 但我仍忍不住微笑著跟內人說有個失連十幾年的老朋友
 
突然聯絡上了. 至於是個怎麼樣的朋友, 則沒有多說.

我獨自沉溺於尋回宇風的喜悅之中, 整晚無法入眠. 而那句曾湧上喉嚨的話也一直盤旋於
 
腦海; 揮之不去. 該問她嗎? 不能問她嗎? 我不斷思索著, 問與不問對於事實, 其實已沒有
 
什麼影響.只是想知道答案; 想知道原因罷了.好讓我把懸在心頭 14 年的疑惑放下; 不再猜
 
測, 好好兒的; 過下去. 無論當初的決定是對是錯. 是的, 只想知道, 為什麼?

隔天黒著眼圈卻仍精神奕奕的出門上班. 迫不及的等待下午的到來. 我單純的想著, 在和
 
天宇風打電話給我的同樣時間打電話給她, 應該就可以找到她, 而且不會造成麻煩吧?!

終於事情忙到一個段落, 該開的會也開完了. 拿出手機, 撥了宇風的電話. 我決定勇敢的面
 
對自己的心情. 況且, 闊別十多年後只靠昨天那短短幾分鐘的交談根本不足以解我所有的
 
惑與~~想念~~請容我這麼說…………

不過我決不會讓宇風改變自己目前的生活. 我已經快 40 歲, 懂得珍惜平凡的幸福. 只是;
 
我也無法漠視自己內心最深層曾有的, 不確定是否已完全消失的渴望, 那被獨一無二玫瑰
 
馴養的渴望.我只想知道玫瑰是否很快樂的過著每一天. 只想找回一點點往日帶著酸苦但
 
福的感覺, 那屬於青春的感覺, 一點點就好! 然後, 我會乖乖的回到自己應有的軌道, 也
 
著將宇風放在一個適當的地方, 重新為彼此定位, 重新出發. 是的, 就是這樣.

'' 喂, 你好. ''果然是宇風接的電話.

'' 宇風, 我是子勻啦! ''

'' 嗯, 什麼事? ''

''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 我小心的開始.

'' 好啊! ''

'' 還記得我最後一次寫信給你, 要求和你在中壢車站前的速食店見面嗎? ''

'' 記得. ''

'' 你可以告訴我, 為什麼沒來嗎? '' 回想起那天的景況 , 熟悉的心痛和鼻酸竟湧了上來 .
 
剎那間彷彿又回到 14 年前的那個下午, 一個人坐在落地窗前焦急的看著每個從眼前走
 
過的陌生人, 尋著宇風的身影.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消失, 內心所有的期待也跟著一點一
 
滴退去的失落感 ; 那一切竟清晰的恍如昨日.

等了幾秒, 宇風輕輕的說 :

'' 我去了. ''

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會是這三個字, 腦子一陣嗡嗡做響. '' 你去了 ? '' 是的, 我訝異的只能
 
說出這句話。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等待著您的"追風99"、"追風100".......,巴不得一口氣將故事讀完。
  • 非常謝謝你對''追風''的支持, 這兩天一定會 PO出第99集 ^^

    TimeTracer 於 2010/12/15 19: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