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了信之後, 一如往常的開始等待回音. 但, 也一如往常的, 等不到.

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寄錯地址, 或宇風傳錯了地址. 甚至; 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 

只是一場很真實的夢,也不無可能。 

然而,畢竟自己已經過了衝動的年齡, 也很肯定和宇風之間這份無須再努力即會自然

存在的情誼. 所以; 雖然懸著一顆心, 卻也尚安然的過著日子。不好一直打擾宇風, 也

不想再一直打電話給她,慢慢的只順其自然的在特殊節日裡傳給她祝賀的簡訊,然

後,再收到她回傳的祝福。我了解我們彼此不可能再有太密切的聯絡,或像以前一樣

可以隨心所欲,天馬行空的聊著天,因為我們各自維繫了一個快樂的家庭, 身負更重

大的責任; 不只是當年一份與朋友之間單純的友情而已,不需言明我完全能體會她的想

法。但是,雖然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緣由, 心裡總覺得鬱鬱的;有種吃了藥,病卻沒好全

的不暢快感!

因為就像十幾年前一樣,對於宇風,我永遠只有一肚子沒有答案的問號。雖然一再告

訴自己不要再追問任何答案了,我還是想問......

我想問她,如果當年我比齊哥先認識她,比齊哥先進入她的世界,她是否會選擇我?

我也想問她,16年前的耶誕前夕她是否帶來了問題與答案,只是沒問出口,所以也不

需說出答案?

還有還有,那天下午站在馬路對面看著我和陌生女子牽手走過眼前是否讓她心痛?

我更想問她,面對我那些年來的付出,她是否曾經心動,是否曾經愛過我?

這些藏在我心底最深處的問題在經過十多年後又重新浮上心頭,只是,我可能一輩子

都無法說出口。而這十多年來想見她一面的希望雖從未消逝,但應該也是無法被實現

的吧?即使已經找回那根風箏的線..........

也許在允許的請況下選擇放手,什麼都不做,才是最需要勇氣的!

放手,不讓曾有的美好回憶給自己帶來悲傷,就讓一切停格在最閃亮的霎那。

 

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常常需要到處開會或推廣環保活動的我又有了回母校 C 大的機

會. 雖然之前已經回 C 大好幾次了, 不過這次卻有種不同的感覺. 也許心裡淡淡的有

著幾許期待吧 ?

期待能和宇風不期而遇. 這想法也許有點無稽. 但; 只是想想, 也是很令自己開心的! 

畢竟已經十多年沒見面了, 真的很希望能看看她,就像看看老朋友一樣。但是沒勇氣

循著地址登門造訪, 只能寄托在 '' 不期遇 '' 了.

到 C 大正值中餐時間, 便在已改變不少; 卻仍很熟悉的校門口附近隨便吃了東西,然後

就到校內會場準備兩點開始的研討會.

忙了一整個下午, 還和學生做了問答交流.很開心自己又為地球多盡一份力量.不管是

多麼微小.到了5點多, 整個過程才算完全結束.收拾好資料,乘著春末夏初的微微涼風

慢慢往校門走去. C 大的校園不算很大; 當然也不是很小。走過一條長長的林間小道, 

穿過一排教室後,就會出現一大片的綠色草地.空曠的, 沒有蔽蔭的, 常有三三兩兩的

學生喜歡坐在那柔軟且算乾淨的草地上聊天. 偶爾也會有校外人士到這兒散步, 或打

球, 或發呆, 或帶著小朋友玩丟球,玩飛盤,甚至是練習騎腳踏車.不急著離開,我特意放

慢腳步,讓自己也能感受到這和諧幸福的溫馨情境.一邊做著深呼吸,一邊看遠遠的那

頭,有個小男孩正繞著一個坐在樹下看書的女人騎腳踏車.我想,應該是他媽媽吧? 那

小孩開心的騎著,每當經過媽媽的面前時;總可以看到兩人相視而笑.媽媽有時還會舉起

大拇指; 表示鼓勵.那小男孩便會因此笑得更開心.

不知不覺,我停下腳步. 隔著一整片綠地遠遠那頭的鼓勵微笑怎會如此熟悉 ? 微捲的

長髮灑落在白底粉色碎花的洋裝上;柔柔的襯著有著淺淺微笑的臉龐, 而那看書時的

悠閒神態,更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宇風. 真的太像, 太像了,可是怎麼可能?

我笑笑, 為自己的''想太多'' , 但, 卻又無法克制的想再走近一點,想再多看幾眼,就算

不是她又何謂?只要很像, 也就夠了.

就這樣, 像被強力磁鐵吸引著似的, 我朝那個方向一步步緩緩靠近.而隨著慢慢縮短的

距離, 原本懷疑的情緒也慢慢轉為肯定. 儘管已經相隔十多年,儘管彼此之間還隔一大

片綠色的草地. 遠遠的, 在遠遠的距離之外; 我還是認出了她.

歲月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跡, 一樣略瘦的身材, 一樣有著故事的眼神.那昔日略

帶稚氣的臉只是多了幾分成熟和慈愛溫柔的表情. 所以, 我當然可以認出她; 那曾佔據

我全部思緒; 全部生命的宇風.我為自己真的能再見到她而激動著,但是,卻停下了腳步,

猶豫著是否該再往前走; 走進她的世界. 就這樣站在毫無遮蔽的綠地上呆望著,忘了自

己有點'' 失常 ''或 ''失態 ''的行為可能會引起路人的側目, 甚或讓''她''發現我的存在.

又不捨離開;也無法離開,我的雙腳已被釘在這片十多年前數度與她相遇的草地

上;不移動了。突然; 那男孩騎向從教室大樓走出來的 一個男人, 那男人有斯文的氣

質;似相識的親切面容. 在看到小男孩後露出陽光似的笑臉. 他,應該是 ''爸爸''吧?也

就是風的 ''他 ''了.

樹下的宇風收起書, 一邊拍拍裙子一邊站了起來. 微笑著走向父子倆. 爸爸對媽媽笑著

說了幾句話, 兩人牽著手, 慢慢跟在騎著腳踏車的小男孩身後走向大門.

我被眼前像畫也像故事的景象感動著, 為宇風開心著. 她找到了能給她真正快樂的依

靠, 擁有自由無憂的幸福. 我真的很開心, 真的!

一晃眼, 騎在前頭的小男孩想回頭說話卻被路上的石頭絆倒. 爸爸一個箭步上前扶住

了腳踏車, 然後陪著男孩再繼續前進. 走在後面的宇風原本緊張的表情在看到小孩沒

事後; 便露出鬆了口氣的安心笑容.而在那一瞬間, 也許感覺到我太過專注的視線, 她

眼神飄向了我.遲疑了一秒,第二秒,我看到了十幾年來未曾改變過總會因我而 ''加深 '' 

的微笑. 那熟悉的,親切的, 包含了一切不需言語; 比記憶裡還溫暖100 倍的微笑.

我也回以深深的笑容, 充滿感動的; 對她點點頭, 揮了揮右手. 宇風笑開了, 也輕輕揮

揮右手.眼裡閃著幸福的光彩, 轉身跟上那對快樂的父子; 迎著風, 那微微飄動的裙擺, 

還有微捲的長髮慢慢的, 慢慢的, 消失在我眼前, 但已刻進我的腦海. 我還是笑著; 無

法停止的笑著. 那原本吃了藥, 病卻沒好全的不暢快感終於不見了.

20年了, 這佔了我人生 1/2 的光陰, 宇風一直都住在我的心裡,儘管我已將之低溫

冷藏,但那曾有的一切都仍清晰如昨日. 而能看到她開心的笑著, 幸福的生活著, 便再

也無所求.風是無法被追求,也無法刻意等待的. 它總是自在的來, 隨欲的離去.雖然無

所不在; 卻也無法被輕易擁有. 在驚覺到它來臨時的剎那, 其實它也已經慢慢離開.所

留下的, 只是那曾被風輕輕拂過的溫柔感受, 所能做的,也只是將那份感受牢牢的鎖在

記憶深處; 再慢慢的回味。

我不需要再去追問那許多的問號,只要宇風是幸福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終於能欣然接受命運給我的所有歷程,胸口溢滿無限感動; 為自己,為宇風。其實; 

我根本不需特意將宇風低溫冷藏或故意迴避對她的思念. 記憶從未因此而變質或消

失,因為她是宇風啊! 獨一無二; 曾經馴養過我的玫瑰. 我也不需為了沒有和她做過

許多 ''一點點什麼 '' 可以當做回憶的事而懊惱。因為每每回首, 那燦爛的, 令我會心

而笑的片段裡都有宇風. 從未刻意營造, 卻都已深刻的留在心裡。記憶裡的點點滴滴,

無論在當時是令人痛苦的,或是充滿喜悅的,如今; 都成了讓我嘴角帶笑的美好回憶.

對於那段追風的日子,我從不曾後悔過. 那段青春, 那段執意的過程. 對宇風 ; 我是充滿

感謝的!感謝她讓我擁有如此濃冽無法被取代的記憶.

而那群說好要混一輩子的死黨們當然也是我無悔青春的一部分. 那些令我驕傲的回憶, 

許平凡無奇,都將是我永遠的珍藏!

我緩緩轉身走向回家的方向,走向屬於我的幸福的家。今天我將開心的告訴妻子,我

曾有過的青春故事!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Tracer 的頭像
TimeTracer

Time Tracer

TimeTra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